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 壁画
    这十二幅壁画所展示的,吴凡一一看懂,记在心中。他此刻也没有什么疑问,白发老人在宫外的说法都与壁画描述一致。而且,神念一扫这些壁画,并非幻化,也不是最近才弄上去,而是有些年月。至于多少年,吴凡就没有这种品鉴艺术细胞了,估不准,他内心认为大概很久以前的。

    吴凡对老人道:“好,我放过此城!”

    但那老人却道:“武祖要是还不相信,大可去巫主禁地走一趟。”

    吴凡道:“正是如此!”说完,吴凡便即蹬地腾空而起,他冲破了这武史书殿,继而破开宫殿之巅,整个人当即到了宫殿上空。吴凡此刻感觉自己全身血气之力充盈,比之当年在赤妖山遇到的任何妖兽的血气值还要高超。

    老人立即追出,大喊道:“武祖,这是去巫主禁地的羊皮图册。”吴凡回头隔空吸起,将其接在手中,并没有去看。而是立即飞空,到得此玄蓝城的高空,立即说道:“带我去巫主禁地。”牛头怪两声哤哤叫,兴奋地往玄蓝城外走去。那老人脸色变得极度狰狞。

    他身后立即出现八个人,中年、青年、少年都有,他们一齐喊道:“爹,就这么放过此人了么?那么九弟与九娘的死就这样算了吗?”

    “你们想办法引他到羊皮图上的巫主禁地去。”老人双目立即爆射出精光,将拄杖猛地一甩,挥袖而走:“既然你都忘了你的过去,那么还是让你永远不要重生最好。”

    吴凡跟着牛头巨怪走出了玄蓝城外,牛头巨怪往东狂奔而走。待得吴凡与群兽消失的时候,白发老人站立在城门之上,对着城外那被吴凡杀死的美少年所在地,流下满脸老泪。他双目仇恨之火,如来自地狱鬼火,所看到的,尽数变成灰飞。但他不敢用这种眼力去看吴凡,因为吴凡身上所爆发出的那种血气,能够毁去他的双目。这是白发老人难以抹除的阴影。他所展示给吴凡看的那十二幅壁画,并非那样。然而,吴凡此刻并不知道壁画有问题。

    吴凡与群兽在往东方狂奔之时,一个少年人出现在前方。那少年人一身褴褛装扮,看上去病怏怏一般。吴凡现在也一样的衣衫褴褛,但全身精气神完好。吴凡依旧是让群兽停下,踏步走向那少年人,而后问道:“方圆十里并无人烟,你,出现在此,目的何在?”

    吴凡的话音很冷,那少年人就似被惊吓一番,立即往一边跑去,吴凡喝道:“站住。”但那少年人却不听,反而加速狂奔。吴凡目光阴冷,低喝:“神念,攻!”那衣衫褴褛少年人整个身子倒了下去。

    吴凡四处望了望,没有出声。而后继续按照两牛头巨怪带领的方向狂奔而前。

    行至百里之地,一个青年人出现,他并没有跑,而是对着吴凡说道:“要去何方?”

    吴凡回答:“巫主禁地。”

    “方向错了。”那青年人道。

    吴凡道:“何以见得?”

    青年人道:“巫主禁地之前由一北斗七星石林组成,其上空如有一朵如人头骨一般的阴云,它万里之内,呈现的是那灰暗的天空。你看南部之地,便是一片灰暗。”

    “为何要告诉我?”吴凡问道。

    “我所修道法,乃是为人指路之道,往道友谅解。”青年人说道。吴凡看着这青年人穿着服饰一般,面目淡定,不禁道:“天下道法万千,为人指路之道却是今天所闻。却不知道道友如何得知往南之地,便是巫主禁地。”

    “我在这个世间之中,已经有了无数年月,故而清楚这个世界之中的每一个角落。”那青年人道。

    “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更为辽阔,既然你修为人指路之道,到星辰大海去,为亿亿修士指路。”吴凡冷冷道,一道神念攻杀而出。这个青年当即倒下。青年人不知道吴凡为何不去验证一下就杀,难道说他宁愿相信那些妖兽,也不愿意相信他一个人类么?

    吴凡杀掉这个青年人,内心没有波动,他再次往四处望了望,依旧是没有发现什么。吴凡继续跟着牛头巨怪一起狂奔。他宁愿相信这些他一见到就更有亲近感的妖兽,也不会相信这巫主禁地空间的人类。这些妖兽,在吴凡看来,就像是夔虎雄狮那些野兽。吴凡心底对那白发老者已经动了杀机。

    行进千里,两个青年人在吴凡与群妖的前方抽泣,其哭声就如地狱鬼哭一般。使得牛头巨怪等立即胡乱扭动起来,一头头妖兽的身子在听到这两青年的哭泣声后,都扭动着,最终砰砰之声发出,全数倒地。

    每一头妖兽的倒地,就令吴凡的脸色阴沉一份。吴凡站立在原地不动,微微眯起眼睛,就像是在狩猎一般。

    那两青年的哭泣之声加重,但吴凡依旧不受任何影响。吴凡开始踏步而前,踏步滚雷当即翻滚而起,吴凡所过之处,尽起一片片烟尘。

    那两青年脸色有些变化,当即分化出更多身形,而后其哭泣之声震天,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然而,依旧对吴凡没有任何作用。吴凡继续踏步滚雷而起,缓缓说道:“请停止你们愚蠢的行为,吴某所经历的事,并非你们所能知道。”

    那两青年并不服,当即化出更多的身形,各种哭声充斥四方,空中的雷鸣响声,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吴凡踏步滚雷之响。那两青年同时出声,似男似女:“你并非武祖,因为如果是真武祖,就一定不会往这个方向去巫主禁地。”

    “吴某并非是好愚弄之人。”吴凡出口,声波传出,炸响而开,将当空的雷鸣之声炸开。吴凡凭借强悍的血气值,提丹田之气的气机绵长至极,将当空所有雷鸣之声给炸开。

    那两青年所化出的那许多身形,就像是一个个水泡一样,炸开而后消散。那两青年的眼耳鼻口当即流出鲜血。

    吴凡就在这时候,瞬间到了两青年身前。一足踢起,将一青年肉身踢成碎片,再一足,将另一青年肉身踢成碎片。有两个虚幻的青年人当空漂浮着,目光恐慌至极。吴凡摇头道:“你们的父亲,是故意要你们死。保留你们一个命魂,让你们看清一切。”

    吴凡随即探手而出,将其命魂封印,丢入储物戒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