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 白小花
    出得无边山山体之时,四处一片明亮。吴凡与群妖全数高声呼喝,迎接这突破了无止境的黑暗而出现的光明。

    呼声停止之时,吴凡见前方站着一个口吐鲜血的青年人。吴凡当即神念出击:“死!”那青年倒地,吴凡走近,一足将其踢成碎片,捉了其一命魂封印住,而后丢入储物戒之中。

    吴凡继续率领群妖而前,因为在穿越无边山的时候,群妖因为那村庄之内的哭声,有不少留在了无边山体之内。当眼前青年人被杀死之后,后方无边山全数消失,那些妖兽也就暴露出来只是都是闭着眼睛。吴凡一声“醒”,令其全数醒转,它们醒转之后便即呼啸连连。

    吴凡又道:“走!”

    牛头巨怪在前,吴凡或前或后随行,群妖随后。群妖与吴凡又推进一万里。一个中年人站在前方。吴凡二话不说,当即瞬移而前,以野蛮冲撞之法将其肉身撞毁,其窥虚体飘忽而出,被牛头巨怪吞噬。

    又推进一万里,又一个中年人出现。他周身有如胖大海一般的丝线漂浮,他在这些丝线之内,完全不受吴凡突如其来的冲撞力影响,赢得了说话交流的时间。他对吴凡道:“执迷不悟,定当死于非命。”

    吴凡道:“用你的命来证明。”吴凡神念出击,沧龙剑同时飞射而出,神念震荡其识海,沧龙剑穿其眉心,彻底毁其紫府。此人倒地,吴凡踏步而前:“最烦的就是装逼犯,没能力就别阻拦。”

    玄蓝城之巅,那白发老人囔囔道:“武祖、巫主,都不可动用神念攻击的啊。此人到底是谁?”这老人全身颤抖,八子已去七,只剩下老大了。他立即想要做出应对之策,但他又缓缓闭上双目,眼袋显得越来越大。

    吴凡与群妖往前行进十万里,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吴凡一直都没有看那白发老人给的地图,一直都是以牛头巨怪的指引为准。吴凡不知道这些牛头巨怪跟那个武祖或者巫主是什么关系,既然这个世界的人和妖兽都认为自己是武祖,那就得充分利用这一点,反正冒充一下又不掉块肉。

    十万里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座雪山。雪山之上,一个中年人飘然而下,他边上跟着一个少女。少女姿容一般,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修为。那中年人道:“武祖,我是玄蓝城城主白仆的长子白一,这是我的女儿白小花。我不想拦你,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能力拦你,只想你成全一件事。”

    吴凡道:“还真是识时务。但,我如何相信你?”

    白一道:“因为我爹生性淫邪,有**病态。我不希望我的女儿被老贼玷污,所以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前方一万里范围内,是巫主禁地的禁制范围。因为我们白家是巫主的奴仆,我可以用我的血,关闭这些禁制。”

    “你认为我没有能力破这些禁制?”吴凡道。

    “不,武祖完全可以,但在无数年前,武祖没有破,那是因为武祖知道,一旦破除这里的禁制,这个世界将会完全被炸裂,会影响到外面所有的世界,那样会造成亿万生灵的死灭,武祖所行之事,会杀戮却并非滥杀无辜。”白一说道。

    吴凡道:“巫主禁地周边的禁制,竟然还有这种说道。但,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你让开,你们白家的事我并没有兴趣。”

    白一立即跪地:“武祖,求你把我的女儿带入巫主禁地之中吧。我愿意身死,换我女儿一切安康。”

    吴凡道:“曾经,有一位父亲,他并没有跟我说什么,立即做出牺牲的准备。我因此保护了他的女儿。如果你真的诚心,不会说那么多废话。让开!”

    白一道:“哈哈,武祖还是依旧。白一前进或后退都难解开如今困厄,当死!”白一当即往前飞掠,触动了巫主禁地的万里禁制。那万里范围之内,立即有黑色烟丝呈现,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骷髅头在黑色烟丝之中冒出,就像是幽冥之中被困住的无数幽灵。

    白一放血,他全身各处都有血流而出,血红丝线一出,那些禁制波动渐渐平静下去。而白一的女儿白小花,没有任何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个先天智障一般。

    吴凡冷冷看着白一所为,内心是没有任何波动的。吴凡是不信任白仆一家,而且那白仆有这么猥琐么?吴凡现在所关心的是,白一是不是在设置什么陷阱。再看看边上白小花,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根木头一般。这当真是你的女儿么?

    当白一整个身子炸裂而开的时候,那些血丝化作了星星点点,那万里之内的骷髅头渐渐消散,那黑色烟丝随之消失。

    白小花这个时候才开口道:“我爹以血祭方式关闭这万里内的禁制,而启动血祭的人是我。也必须是我,不然这万里禁制根本没有办法关闭的。不要以为我的心是铁炼的。你以为,我会求你带我去巫主禁地吗?我自己有脚,我也不想欠你的人情。”白小花此刻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往前快速跑去。

    吴凡此刻已经说不出话来,这已经表明白一所为是真,只是说话方式与林天宝不一样,但最后行动还是一样。吴凡没有说话,往前踏步,进入了万里禁制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