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血脉气数
    吴凡道:“厉害,只是一坛精血,就能够隔空与我对话。”

    “武祖,不要嘲讽别人,这是你经常跟别人说的。你现在嘲讽我,一点意义都没有。是啊,我就是靠一坛精血存活于此间,你却是能够轮回转世,到底还是你技高一筹,即便我窥视到了重生之法,也始终不如你了呢。”那声音说道。

    吴凡道:“谁厉害,谁没那么厉害,现在提它又有什么意义。我很想知道,你在玄蓝城到底有没有行大巫之法?”

    “并没有的。我们一直是在这里分了个高低,在我死前,将我一生钵盂传承给了我女儿。又留下了一坛精血。仅此而已。云儿能够整合整个巫族,灭杀你,也是我预料之外。或许,这是咱们同门师兄弟两的归宿。”那声音说道。

    吴凡道:“我跟你是师兄弟?”

    “看来你转世了,很多事你都忘了。我是巫妖转世而成,继承了巫妖的一些先天预思之能,也就是一些巫法。你是真正的人类男子,血气强横,比普通妖兽的血气值都要高。我们被称自己为天帝的人收为徒弟,但我们都未曾见到他的真面目。他传授我们以力证道之法,同样也传授了我们修元神念力术法,我们一起习练的这道法被称为宇洪大道,暗指宇宙洪荒之大道。我本是巫妖转世,血气值可不弱,一开始,我的目标便是以力证道,修炼武术基本功与基本动作,踏踏实实修炼。而你,一直都是以力证道,至始至终未曾动摇,而且还对天帝传授的进行了改良,成了你的天武道法。一万年过后,你我皆有成就,可在星辰万界之中,杀个对穿。而后,我不服你,你也不服我。我们的对决再所难免。”那声音说道,顿了顿,又道:

    “你喜好游走四方,挑战一切你认为比你强的修士,整个星辰万界,都将你当成了是噬武如命的疯子,别人法术在强,在你武道的攻击之下,都只有败的份。而我,并不喜欢与人挑战,我喜好帮助周边的人,我因此将我所继承的巫法动用了,用来救人。而且也传授了一些品行端正,心底良善的人。

    因此,才演化出了巫族的七大脉系。而后来,我与一个凡间女子恋爱了,她有了孩子,那一段时间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当云儿出身后,我并与她一起精心照养。在她十六岁那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而你,回来要与我对决,你说你的天武道才是天下至强杀道,我的巫法是末流。”

    “哦,这就是武祖要与你对决的原因?”吴凡问道。

    “对了一半。哎,武祖一生好战。在外面,他已经找不到敌手,他已经打遍了佛道、鬼道、魔道、仙道、妖道、修罗道等万千道门的高手,去了各界打杀,这一战便是整整万年不止,几乎每一天,武祖你都在战斗中渡过。最后,他没有敌手了,就想到了我。他想要打败我之后,就去仙界甚至神界打,打完之后就直接冲到三十三天之外,与天道对决。”

    顿了顿,那声音又起:“还有一半你会找我对决的原因,便是我的奴仆白仆,白仆野心勃勃,他想要我们两败俱伤,吸化我们的血脉,虽然你的血脉他无法搞清楚,但你表现出的强悍,令他早就心怀不轨。白仆是个精通血脉传承的人,乃是天帝安排在我身边的,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其实,我与你所习练的道法,都是他自己想要修炼,我们两个只是试验品,只是他没有想到,我们两个都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他决心灭除我们,才有了趁我与她有了女儿的时候,将白仆安排在我身边,明面上是奴仆服侍我们,但不过是个探子而已。”巫主声音有些愤慨。

    吴凡道:“那老东西,还给我一份地图,幸好老子并没有去看。”吴凡将地图丢到地上摊开,一会,巫主声音:“这是要通向幽冥鬼海之地的幽冥王府禁地,若不达鬼王境的修为,任你修为层次高于鬼王多少,一旦陷入其中,你魂灵与肉身就一定会分开的。你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看来白仆这个老贼,不干掉不行啊,不然一直会来骚扰我等。”吴凡说道。但却没有扔掉那羊皮卷地图,日后有机会去幽冥鬼海就不用东找西找浪费时间。

    巫主声音:“你还对我女儿率领巫族人众灭了你而感到不愉吗?”

    “我是吴凡,并非武祖。至于你所言武祖被灭的事,我脑海中完全不会留下多深刻的痕迹。我来这的问题应该搞清楚了,你的旧奴仆,我会帮你干掉他。”

    “我并非是要你干掉他,而是要你小心那上界天帝。”巫主。

    吴凡道:“他既然用你和武祖做试验品,没道理不搞一搞他安排的探子,抹除他,就相当于毁了他一对眼睛。他要么滚下来找我算账,要么就安排出另外一双眼睛。”

    “不,不能这样做。”巫主声音急切。

    “巫主,你怕什么,你已经不存在了,不是吗?”吴凡说道。

    “不是怕,一旦你杀了白仆,你就不会知道你的血脉是什么,只有清楚了自己的血脉传承,才能对抗天帝。”巫主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