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9 算账
    烟豹扑击,身出一对剑翼,双翼抖动,一阵烟风冲击符剑宗左侧山门。那守门人员当即被烟风卷走。左侧山门禁制被触动。洪蒙妖姬之泣穿射而过,一切禁制全数消散。

    吴凡见洪蒙施展妖姬之泣时竟然有如此威势,不禁暗暗叫好。洪蒙道:“我们边走边说过往之事。我知道,吴兄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吴凡道:“正是如此。”

    洪蒙便边前行边叙述,当年来到符剑宗的时候,因为洪蒙外在形象十分好,符剑宗宗主展白认为洪蒙绝非常人,问及一些战事,洪蒙一一述说,顿时惊为天人,便将洪蒙列入上座,充当起军师一职。

    后因符剑宗对别派发动的侵略战争,引起另外几个宗门的反扑,洪蒙这个军师提妖姬之泣上阵,一剑便射杀那几个宗门的宗主,几乎是在瞬间就完全扭转了局势。这几十年来,洪蒙既充当军师又充当一将军,地位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有实权。

    洪蒙如今统帅符剑宗炼魄六级以上弟子两万,在符剑宗可谓相当有话语权。这两万人马直接冲入了符剑宗左侧山门,所奔袭的方向,就是符剑宗的炼器区域。符剑宗主要靠卖飞剑与养护飞剑的丹丸,还有一些炼器材料为营生,其余便是通过侵略战争来获取。窥虚海之中的道门,不像外面的那样,这里的道门不分一级二级三级,没有上级道门的约束。只要北寒冷无天南都许三世,南海紫竹林紫林神尼,这窥虚海三大势力不动,这几千个甚至上万个道门之间斗来斗去,都不会有人管。窥虚海之外的一级道门是无法插手窥虚海的事的。

    道门之间斗来斗去无人约束,道门内部的争斗那更不用说。

    洪蒙率领人众冲入符剑宗的炼器区域,妖姬之泣所过之处,尽是片片血花翻飞。吴凡听着妖姬之泣的哭声,不禁说道:“洪兄,这样使用妖姬之泣真的对吗?”

    洪蒙道:“吴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一百万年前的项霸王是何等英勇,逼迫妖族签订百万年不战的协议。此妖姬之泣功不可没。妖姬之泣,当饮兽血才对。但,我却发现并非如此,妖姬之泣,是妖姬当年因为项霸王被人类污蔑,痛饮一亿传布流言蜚语之人的血,才成就了此妖姬之泣。她不想伤害项霸王的同类,但却又不愿意听到项霸王的同类污蔑项霸王。而不是项霸王用此剑诛杀无数妖兽,才成就此剑的。”

    吴凡道:“好吧。霸王道法也无视业力一说。”

    洪蒙道:“没错,我所杀,都是该杀之人!”洪蒙妖姬之泣继续前进。

    吴凡不禁提丹田之气道:“出一千极品道器级飞剑,全数人马臣服洪蒙。满足这两条件,便可停止这场战争,望符剑宗诸位道友细细思量利弊,一刻后作出决定。”

    吴凡说完,洪蒙立即令部下暂停手,妖姬之泣也悬停于空。

    但这符剑宗炼器区域之内的弟子,没有一个理会,反而趁洪蒙这些手下停止了,飞射出不少飞剑,杀死了几百人。洪蒙怒吼:“不识好歹,当诛!”

    吴凡见状,没有再说什么,背上天武神刀,一刀往前斩出,一会让那许多炼器弟子传到了另外空间之中。

    洪蒙见吴凡这烟色大刀如此神异,不禁多看一眼,道:“洪兄此刀为何?”

    “一把破刀,一开始还斩杀了一些人,现在貌似除了能够斩开一些空间送走一些人到别的空间外,似乎就不会搞别的事了。”吴凡实说。

    说着之时,前方一排排剑雨激射而来,一个声音传来:“洪蒙,你如此行事,是不是心太急了?”

    洪蒙道:“不急,已经几十年过去了。展白,你有野心,但性格有些软弱,你有眼光,却还不够长远。这符剑宗,由我带领,才能有更大发展。”

    “痴心妄想!”展白双手一推,一拍剑雨激射而出,他自认为这一排雨剑,足以让洪蒙消失。却哪知道,洪蒙边上一个他没有见过的人,提起一把烟色大刀,横空一扫,那一排威势无匹的剑雨,就那样消失不见。

    展白大惊不已,他自从修炼到星元期修为,也未曾遇到这种诡异的大刀,看样子那烟色大刀又未曾吸化掉他的雨剑,而是被引到了别个空间。

    吴凡此时说道:“在南宫右都城发生的事,相信你应该知道。一千把极品道器级飞剑,才能解决我与你符剑宗的问题。”

    “是你?就是你害得我宗经营收入不稳?”展白看着吴凡,不禁大怒。要不是南都右宫城的飞天剑楼出了状况,展白认为此刻符剑宗所吞并的道门至少是现在的一半多。不然,他也不会同意阮青与秦紫提议追击吴凡的事。

    吴凡听展白如此说事,不禁阴沉道:“看来你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没有错。当时我付出了全款,一分不欠飞天剑楼,你们竟然派人出来打劫我?幸好吴某命大,还是有那么两下子,要不然你们一定会觉得我的出现太好了,为你们创收了不菲的财富。人啊,在认为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一些本应遵守的就会无视,一些损人利己的事就干得毫无愧疚,只问你们内心安否?你们这样做过多少次?”

    展白一时无话,吴凡又道:“把自己的错误无视,嚣张地认为那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这种人是不可谅解的。剑去!”吴凡沧龙剑飞射而出,速度之快,超出展白的预料。但展白也算是有星元期修为之人,一出手,便有法光闪现,一道银灰光幕及时抵挡住了沧龙剑对展白的穿射。

    吴凡现在面对星元期修为之人,已经无丝毫压力。他踏步往前,身剑气场出,往前推进一波。吴凡便即念化力,一个野蛮冲撞撞击展白,吴凡第一次撞击星元期修为之人,感受到星元期之人肉身的强悍。但,念化力之后的吴凡,其近战攻杀能力更加强悍,拳拳出击,展白便筋脉寸断。最终,展白来不及施展法术攻击而被吴凡以他未曾料想到的速度给打了个晕死,等他醒转时,一切都已经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