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 对冲星河!
    成功接手符剑宗,洪蒙意气风发,大赏所有弟子,并在吴凡的建议下。在符剑宗的炼器广场,举办了新符剑宗庆祝盛宴,符剑宗上下,处处有酒有肉,就跟俗世举办婚宴一般,当然除了这些,还有灵石红包.

    这灵石红包的发放,是需要符剑宗的弟子再盛宴途中出来比赛,依据排名而发放。被打败的要唱一首歌,同样可以领取到灵石红包。那些灵石红包由符剑宗的美女弟子来发放。这些美女弟子,在吴凡的提议下,都穿上了红艳的旗袍,她们在广场中央,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符剑宗上下,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么玩。洪蒙一样感到惊讶不已,那些长老与符师对吴凡此举一开始是相当反感,甚至动了暗中刺杀之心。但事实证明,吴凡此举对于符剑宗这种缺乏精神文明享受的宗门来说,太新鲜太有意义了。符剑宗上下因此而更加团结一心,这也让他们感受到宗门正在不断强大起来,一种荣誉感,一种凝聚力,融化了他们的心,让他们从此心连心。

    盛宴过后,吴凡收到了左永苏传来的信息,脸色立即沉下来。吴凡当即找到洪蒙:“洪兄,你应该知道可以传送到北寒仙宫的传送阵吧。【】”

    洪蒙道:“远在几亿里的北寒仙宫,吴兄要去那做什么?”

    吴凡道:“你只管告诉我你知道不知道那传送阵在哪?”

    “知道,从我们这里千里之外的山拓山,有一处古传送阵,可以直接传送到北寒冰宫一万里外。”洪蒙道。

    “具体方向?”吴凡道。

    “东北千里之外,山拓山。”洪蒙说道。

    吴凡道:“洪兄,就此告辞。”

    洪蒙立即道:“吴兄,你这样太不够意思了吧?你帮我拿下了符剑宗,你有事却不跟我说?”

    吴凡道:“正因为你刚刚拿下,根基不稳,你就必须要留在这里。而我此去北寒仙宫,是因为我有近百年想见到却见不到的女人在那里,这与你并没有关系。如果我此次战死北寒仙宫,我相信洪兄知道了,一定会为我报仇。冷无天,乃神魂期修为,胜算不大。洪兄,我们之中,总要有一个活出头来,那才不枉那三年挖矿的时光。我不会忘记,相信洪兄你一样不会忘记。”

    洪蒙听吴凡如此说,激动地上前将吴凡相拥,道:“兄弟,保重!”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尽情施展霸王战道,在窥虚海之中纵横捭阖吧。兄弟,保重!”吴凡蹬地腾冲天际,剑光朝天一指,直接破开符剑宗护山大阵,吴凡整个人冲击到了云层之上,而后快速往符剑宗的东北方向而行。

    洪蒙望着上空,被吴凡的一番话,给激得热血沸腾,刹那间,他手中出现一把凝聚而成的长枪,往前一刺,枪尖出现烟点,俨然破开一虚空。

    洪蒙霸王长枪投掷而出,划破天际,洪蒙立志:问鼎窥虚海!

    吴凡驾驭沧龙剑,急速飞行,很快就到达了符剑宗东北方向的山拓山,果然发现一个圆盘结构,不过,这个圆盘结构,与之前遇到的星辰传送阵,有些不一样,它显得更为复杂一些,外层内层的凹槽或凸环,更为精密,打造它们的材料,也显得更为灰烟,气息上更为古朴苍远。

    吴凡将星辰杖投掷而出,直接插向圆盘石中心,很快,这些圆盘凹槽或凸环便即运转起来,一道道星蓝光幕也渐渐腾升而起,那许多粒子漂浮而出,给人一种视觉冲击之美。吴凡踏入其中,星蓝光幕螺旋上升,吴凡整个身形被带起,而后消失。

    当吴凡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达了北寒仙宫一万里之外。古传送阵传送几亿里,用时一时辰不到,如果换了普通的星辰传送阵,这几亿里至少也得半月。

    吴凡走出传送阵之外,便毫不犹豫往前冲飞而去。

    闭月羞花两女,在洛诗发出攻打北寒宫命令之时,便即找好了方位,东南方与西北方对立,两人右臂指向前方,同时射出一线蓝光,直接穿越整个北寒仙宫,在北寒仙宫中心点处汇合。

    而后,两女高声娇喝:“对冲星河!”

    但见北寒仙宫的中心点处,立即出现一个漩涡流,漩涡流越来越大,就似一蓝色星河出现在北寒仙宫,北寒仙宫周边一切星元,被这个漩涡流吸取。而北寒仙宫诸多阵法禁制,其能量之源,便是来自这些星元,一般人都无法破去的阵法禁制之源。

    一旦阵法之源的能量都被吸尽,那这阵法便会崩溃。对冲星河,乃是洛神观看星河流转而创立的一种神通。洛神乃是当世少有的天纵奇才,他大部分神通都是自己创立。闭月与羞花得他真传,第一次施展出的“对冲星河”神通,便在半时辰之内,吸尽北寒仙宫所有星元。至于其余由灵石为能量源的阵法禁制,在两女面前,那更是小菜一碟。

    北寒仙宫,护宫大阵因为其阵法之源的星元被吸尽,自行崩塌。闭月与羞花便立即与洛诗一道,走向北寒仙宫的正南门。洛诗对两女道:“杀尽杀尽!”

    “是!”两女如幽灵一般,瞬间进入北寒仙宫正南门,她们前方是一片流星剑雨,北寒仙宫正南门守卫才感觉到护宫阵法崩塌,根本还没有料及到有敌人这么快就攻入,他们被流星剑雨挑起一丛丛血花,倒下时,他们双目都是睁开的。

    一片流星剑雨,一丛丛血花绽放。

    北寒仙宫从正南门开始,开满了血花。

    洛诗从一片片血花之上缓缓飞进,她双目阴冷:“这便是不让他好过的代价。”

    一个红发中年立在北寒仙宫上空,他已经发现了北寒仙宫范围之内所有以星元布下的阵法禁制,全数崩塌,那些由灵石提供阵法源力的阵法禁制,不足为提。他很想知道那三个女人是来自何方,为何有如此能耐?他的心镜秘术能够在几亿里外窥视三女样貌,但无法知其根底,除非引入自己的梦境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