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9 了恩怨
    南都右宫城的城中央,是一个大广场,中间有个人造湖泊,四处有立柱,雕龙刻凤,场上并无异兽守卫,只有一些穿着铠甲的壮士守着。这城中央是南都右宫城护城阵法的阵法之源藏匿处。从外面是看不到什么的,其表面上是一些青石砌成。

    因为太过突然,这里并没有被封锁,南都右宫城之中,就有许多看热闹的人往城中而去。吴凡此刻就在南都右宫城,他是要找到冰蕊宗的白凌冰,就是当年遇到的冰儿。冷无天的事解决之后,吴凡就要去为白凌冰的事走动,毕竟之前有些约定在,到现在也没有去完成的。在那天山茶铺,吴凡并没有遇到白凌冰,只是,她妹妹白凌雪在那充当小二。吴凡此刻是戴着一个斗笠,让白凌雪上了茶后,当即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冰儿呢?”

    白凌雪是个聪明的女人,一见之下,整个人都很激动,只是她没有表露出来,只对吴凡道:“客官是需要我们天山的冰挂呀,店里呀,可没有呢,只有茶。冰挂呢,客官可以去我们天山看看的。”

    吴凡听她这样说,看来白凌冰现在在冰蕊宗之内,当年她已经被冰蕊宗视为叛徒了,这几十年来被抓回去了,或许结局比较悲惨。吴凡便又在桌上画了几个字“境况很惨?”

    “我们天山有夏季风的,此刻冰挂有可能会融化呢。”白凌雪的话音有些哽咽。吴凡听懂了白凌雪的意思,白凌冰在冰蕊宗之内随时都有可能融化消失。吴凡当即用衣袖擦拭掉桌面上的水字,而后端起那碗茶一饮而尽。一把搭住白凌雪的手,立即道:“跟我走!”吴凡已经飞冲出天山茶铺之外,将白凌雪扯到了身后。

    “雪儿,你不想要你姐姐活命了吗?”一个声音传出。吴凡听之,那是几十年前听到的。吴凡愤然一剑斩下,青光连天,将天山茶铺许多客人给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许三世已经下令封锁了南都右宫城,毕竟是紫林神尼挑上门来了,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了,那些到了城中央看热闹的,都被许三世下令赶走了。

    吴凡一剑毁天山茶铺,天山茶铺之中,有不少人冲出,要拦截吴凡。吴凡以神念出击,来一个坠落一个。那个喜欢躲在暗地里发声的人,走了出去。吴凡第二次看到这人,这人便是天山茶铺三当家的。当年走得匆忙没有给他一剑,此刻正好四处城门被封锁,吴凡一下子也不能立刻冲出城外。吴凡当即一剑射出,冰蕊宗三当家的倒也了得,吴凡沧龙剑飞射速度极快,他也十分轻松地避开了。

    吴凡冷笑,背后天武神刀一出,幻化百丈,一斩,那老人也十分鄙视,轻轻往一边避开。他以为避开了就会没有事,但,当他发现周边场景变幻了,才知道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冰蕊宗三当家的已经被送到了别的空间之中。

    吴凡道:“白凌雪,放心,我与你姐姐有过约定,无需担忧。茶铺之中还有多少冰蕊宗的弟子?”

    “没有了,三当家常年在暗处故弄玄虚,许多宗门的人不敢再茶铺内闹事,就少了很多在茶铺坐镇的。”白凌雪道。

    吴凡道:“如此甚好。走!”

    在众目睽睽之下,吴凡带走了天山茶铺店小二,送茶美美白凌雪。

    城门封锁,吴凡打探了原因。这让吴凡眉头皱起。吴凡先以野蛮冲撞之法,强行冲破城门,快速御剑飞行千里,将白凌雪放下,让她等候,便即返回。吴凡现在的御剑飞行的速度是相当可怕的。返回南都右宫城的时间,不过一会儿的事。吴凡同样野蛮冲撞进入城中,这让许多守城之人,还有妖兽护卫追着吴凡。但吴凡的速度太快,很快到达了城中央。城中央被封锁,那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南都右宫城早被南宫柚定下不可御剑飞行的规矩,那许多看热闹的人是不敢飞空而起看的。

    但吴凡却没有这个顾虑,几十年前都干过这事,现在干起来,真是熟练得很。

    吴凡就那样立在空中,看着城中央南宫柚与紫林神尼两个女人。吴凡没有想到两个女人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恩怨。

    紫林神尼神魂九级修为,南宫柚星灵九级巅峰修为。相差九个级数。紫林神尼脸上一脸淡定,南宫柚脸上一脸悲愤但无丝毫畏惧之感。一个是满是轻视,一个是置生死之外。两个女人同时出剑。紫林神尼道:“柚子妹妹,可惜了。”

    南宫柚没有搭话,飞剑出击的同时,她整个人也往前冲击。紫林神尼道:“哎,成全你!”又一剑飞射而出。紫林神尼第一把飞剑与南宫柚的飞剑对撞。紫林神尼的飞剑被击碎,四处散发出一阵阵寒霜冰气,紫林神尼脸色大惊。南宫柚那飞剑继续前刺。

    紫林神尼不得不将飞出刺南宫柚本尊的那把飞剑,转而刺向南宫柚的飞剑。但南宫柚那把飞剑再次击碎紫林神尼的飞剑,碎片四处飞溅,又出现了阵阵冰霜之气,这次更加浓郁,久久未散去。那一剑,带着一股冰冷寒意,整个城中央,都似坠入了冰窟之中。紫林神尼惊呼:“冷锋!”

    冷锋是冷无天的成名飞剑,传闻早就与窥虚海东荒天狼妖王对决的时候,冷锋就碎裂,现在却是在南宫柚手中。冷锋,准仙器级飞剑。冷无天当年御用最多的飞剑。此刻连破紫林神尼两把飞剑,而后刺穿了紫林神尼的肩窝,紫林神尼上半身立即被冻化,不能动弹半分。

    紫林神尼整个身子往后快速倒退跌落,在地面之上砸出了巨大深坑,使得南都右宫城的护宫阵法都有所破坏。南宫柚已经追了上去,抓住紫林神尼就连扇她几个耳光,掌掴其嘴巴。南宫柚怒道:“你这不安分的尼姑,你是无情冷血动物,你没有人性,我儿子是无辜的。你是不会知道当死去丈夫,不得不将孩子送走的痛苦。你永远也不知道一只羔羊被盯上的恐慌。”南宫柚连甩几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