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 驯服
    吴凡念化力之后,全身气血充盈,血力气息弥漫而开,帝江后裔在空中胡乱颠簸,忽而上下飞奔,忽而左右横冲,但吴凡始终骑在它背上,不断一拳一拳打在它身上。每一拳打下,都将帝江后裔肉身打出一个巨大深坑,但帝江后裔的肉身就像橡胶做的一般,不久之后,就会渐渐恢复。

    吴凡也早发现这种情况,但吴凡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弃攻击。他一手抓着它的一只翅膀,一手在它身上一拳又一拳打下。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帝江后裔全身已经被打得血红肿胀,它发出了悲哀的乐音,背负着吴凡,在空中翩翩起舞,这是一支表达它内心悲伤的舞蹈。吴凡是没有体会到的,依旧是一拳拳轰炸而下。念化力的吴凡,现在一拳至少可以轰毁一座小山。一个月连续不断地攻击,使得肉身强悍的帝江后裔已经感到了阵阵剧痛,在这么打下去,它认为自己将会被打死,然而想要甩开背上可恶的人类,却怎么也甩不开,它头一次遇到吴凡这种人,它已经开始感到了害怕。

    吴凡在它跳动悲伤的舞蹈时,一样没有停止对它的打击,只是随着它的动作越来越慢,吴凡就没有打得那么频繁,听到它不断发出了悲情乐音,便对它说道:“神鸟帝江,就问你服不服?”

    帝江后裔扭动肥胖身躯,左右两边三脚有节奏踏空,表示服了。吴凡没有看明白,又一拳打下:“看来你还不服。”帝江后裔此时发出了如婴儿一般的哭泣声。吴凡一愣,上古神鸟后裔会哭?吴凡当即将转化血力的念力转化恢复,神念一扫,终于扫视到了帝江后裔的识海,就在最前端一个有点像人头发所形成的漩涡那里。

    吴凡没有立即将神念入侵。而是先将全身气血转变,力化念。如此,吴凡整个人便是一强大神念的结合体。这一变化吴凡也没有花多少时间,很快就释放出三百六十道神念侵入了帝江后裔识海之中。吴凡才发现帝江后裔的识海,与人类识海完全不一样,人类的识海,其色如清水或乳白或金黄。但帝江的识海,却是一片火红,就像是火罗宗周边的海那样。

    但吴凡完全不畏惧,三百六十道神念,在同一时间猛地砸入了帝江后裔识海之中。帝江后裔整个肥胖的身躯猛烈震荡,它当即停止了悲情的舞动,也没有发出悲伤的乐音,而是发出了阵阵婴儿哭泣之声。

    吴凡三百六十道神念入侵就似三百六十把飞剑,侵入了帝江后裔识海之底。吴凡发现了一个与帝江后裔外形一样,只是它的前端有耳目鼻舌,脸看上去圆圆胖胖的,十分可爱。不过,这张可爱肥胖的脸上,嘴巴张开了,眼睛流泪了。

    吴凡完全不理会,一道神念接着一道神念,侵入了可爱肥胖脸之中的眉心。一入其眉心,吴凡三百六十道神念,全力压制住了它原有神念。吴凡一道最强念力,进入了帝江后裔元神的最深处,占据了其中枢位置,从而主导了它。其余三百五十九道念力,才一一散出帝江后裔的元神之外,继而撤离其识海,从其眉心出来,回归吴凡念力结合体。

    吴凡便将转化成神念的血力一一转化还原。此刻的帝江后裔,悬停在空中,尽是一片茫然之态。

    吴凡便一念而动,低喝道:“往前!”帝江后裔立即老实往前。要它往后便后。吴凡渐渐地发现,帝江后裔识海中的元神,其实很虚弱的,而且,这帝江后裔似乎也一样懂得念力与血力之间的转化。

    回想起一开始帝江后裔的猛烈撞击,吴凡立即问道:“帝江,你也修炼过天武道法么?”那帝江后裔左右两边的三足,立即在空中踩踏,显得很有节奏。吴凡此刻神念控制了帝江元神中枢,可以看明白帝江踩踏六足的意思了。

    吴凡这下才发现还真是如此,巫族与天武宗,不是不修炼元神,而是都懂得以念化力。巫族的预思能力,窥视天机的能力,是力化念的一种神通,所以,巫族每一次透露天机或者预思某一事,会减寿命,终究原因是因为进行这一过程,耗尽了很多念力。一些由气血转化而成的念力被耗去,就无法转回为气血之力,其肉身就会受到损害,寿命才会减少。

    上古神鸟帝江,就是天生懂得念化力,天帝从帝江身上悟到此神通,而后传授给武祖与巫主。这才是天武神通最根本的由来。帝江原本赤如丹火的肉身,蕴含真正的古武血脉。吴凡当年被认为拥有古武血脉,只是别人以为的而已。吴凡的血脉,如他自己所认为,就是一个凡人的血脉,只不过经过了很多次洗练,加上他偷吃圣果林的那些果实,已经变得有些特异了,或许已经超越了古武血脉,即所谓战神血脉。

    吴凡不看好所谓的血脉传承,毕竟,上古天神或者别的,他们所依仗的,是不屈的战斗精神,是敢于探索未知的未来,便开拓出一个又一个世界,造就一个又一个传说。血脉重要么?说血脉重要的,那都是喜欢走关系的关系户。

    吴凡就是这样看待血脉传承,他对帝江后裔说道:“帝江,从此,你便是我的坐骑。我知道,你的速度远超我全力御剑的速度。你的长处不能埋没,我会让你散发出光芒的,整个星辰大海的人从此都知道你。嗯,那只巨大公鸡跟你什么关系?”

    帝江后裔一听,看向了在依靠在大门上的大公鸡,以神念交流方式告诉了吴凡。吴凡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大公鸡,看来你得鸡冠和鸡心,十分好用。”

    那大公鸡一听,猛然跳起身来,此刻发出了人言,大叫道:“你别过来。小胖胖,快把他抛下来,抛下来,撞死他,撞死他。”

    但帝江后裔却是猛地撞向了大公鸡,大公鸡立即往一边开溜,但帝江后裔速度太快,几乎瞬间之内,把大公鸡的鸡冠和鸡心都被撞得离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