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1吸星
    “天星火鸡的鸡心和鸡冠,传闻吞服后不惧怕任何火种。”白凌冰此刻缓缓站了起来,又道:“吴凡,恭喜你有了坐骑,此兽之祖,乃神鸟也。这天星火鸡就交给我们姐妹处理吧。”吴凡道:“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们所修炼的法术,乃是冰系一流,能吞服这大公鸡的鸡冠和鸡心?”

    吴凡看看着大公鸡的鸡冠和鸡心,就像一个小山堆那么大,再看看她们两姐妹的身子骨,不禁摇摇头。白凌冰道:“你就说你愿不愿意拱手让给我们姐妹?”

    吴凡道:“既然你们需要,那你们来处理。这冰焰湖泊底下,还有没有其余的机关陷进?”“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能开启,宗主冰寒子进去过,不到半时辰出来,每次进去的时候信心满满,出来的时候沮丧无比,但身上并未见有任何伤痕。或许,最大的机关陷进,就是那绚烂的星火,你没有碰到的时候,如花一般向你招手,哪怕你在远处,都会情不自禁地往它们靠近。如果不懂火系法术的,修为实力又低下的,进去无疑是死路一条。”

    吴凡道:“好吧,我们有缘再见。”

    “看来是抱着必死之心。吴凡,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疯狂,你真确定你能吸化星火吗?”白凌冰说道,白凌雪就在一边劝吴凡不要进去。

    吴凡道:“人的一生,总会有让自己疯狂的事。”能否吸化星火,吴凡认为这是个很没有水平的问题,不作回答。吴凡令帝江后裔留在大门之外,不得放任何人进去,便即踩过天星火鸡的尸身,进入了那一座大门。进入其中之后,便有一处人工雕琢的石阶,这些石阶上刻有火焰,还有不少怪异火符,吴凡一个石阶一个石阶仔细看下去,发现这些火符,连成了一段话:“星火可燎原,不承者慎入!”吴凡暗道到底是不诚还是不承?吴凡仔细从上到下看了一边,依旧是承。

    这石阶数量很多很多,至少过万。到得最下面的,是一块平地,平地往前千步,便是湖底之下的星火所在。吴凡站在石阶之前看那远处的星火,真如白凌冰所言,那些星火就像是微笑的花朵,在向自己招手。吴凡心神定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不过,吴凡来这里就是要吸化星火,不需要星火诱惑,他也往前踏步。踏出一步留下一身形,火圆珠也飞出他的眉心。吴凡留下多少身形,就留下多少颗火圆珠。吴凡也不知道火圆珠竟然会分化成这许多颗,实在是有些意外。

    吴凡这一千步,留下一千身形。火圆珠同样出现一千颗。但吴凡一千身形逐一叠加时,火圆珠也跟着叠加。

    千身合一,千珠合一。

    吴凡在身形全数融合之时,整个身子就那样撞入了星火之中,吴凡身上衣物,全数被烧化,**着身子的吴凡,展开双臂,动用火罗道法星火境,猛烈吸化星火。因为吴凡体内地火、天火在北寒冰宫的时候就全数圆满,此刻吸化起星火来,一点压力也无,吸化之时也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之感,比吸化灵气时还要舒坦许多。

    同样的,千珠合一的火圆珠,也在不断地吸化星火。冰焰湖泊之下的星火,蕴含火量庞大。一人一珠以这种变态速度吸化,这使得冰焰湖泊就像一只巨大的饭碗的水,被一个人端着而不住抖动一般,荡出无数波纹,湖边有水不住往岸边溅起,使得岸边成了火红色。

    吴凡吸化的星火,在体内经脉各处流转,渐渐的,他整个人都发出蓝色光芒,体质就如蓝色水晶一般。他的下丹田,渐渐形成了一颗虚实相间的蓝色火珠,与红色火珠,白色火珠一起在下丹田的空间之中互相缠绕着飞转。

    经过一月的吸化,吴凡的肉身得到了极强的淬炼,那颗蓝色火珠,也全部凝实,与红色地火珠,白色天火珠,十分和谐地在下丹田的空间中心的空中,互成一百二十度角,缓缓转动着。

    吴凡的肉身也渐渐开始往正常肉色转变,当全部转回来后,吴凡踏出了那星火范围之中。这里的星火,已经很少很少。吴凡眉心的那火圆珠,依旧在吸化。吴凡不想将此地星火全部吸尽,只是担心这昆仑虚会发生什么变化。故而,吴凡在自身星火圆满,踏出湖底星火范围之后,便将火圆珠收回眉心之中。而后缓缓踱步往外而行。

    整个吸化过程之中,吴凡不会像在火元殿那样的情况。此刻对星火的吸化,吴凡无有痛苦,也十分顺利,这是吴凡认为有史以来最好办的事。当吴凡踏上那石阶的时候,见到冰焰湖泊的水面降低了十丈不止,而且湖边都有火红的一片,就是铁水刚刚倒下的那种火红。

    吴凡不见了白凌冰姐妹,也没有多说什么。见到帝江后裔老老实实站在大门前,吴凡满意拍了拍它肥胖的身子,说道:“帝江,我带你离开昆仑虚,外面的世界会比你想象的更精彩,外面的歌舞有不少都胜过你,切勿做井底之蛙,以为自己会唱歌跳舞就很了不得。”

    帝江后裔发出阵阵哼声,吴凡此刻自然是能够明白它的意思,不禁冷笑道:“会唱歌跳舞算得了什么?唱歌乃是最简单的艺术,人人都会,跳舞,也只是能吃点苦就能学会的而已。别当成是什么很高级的玩意。”

    帝江后裔依旧发出阵阵哼声。吴凡不作理会,即便在现代,自认为会唱几首歌就觉得自己有才华的人,那是不再少数的。唱歌不过是最简单的艺术而已。吴凡纵上帝江后裔的背上,大声道:“驾!”

    听到吴凡说驾,帝江后裔发出阵阵咆哮声,它是在是无法忍受主人将它当成一匹马来驾驭,然而吴凡就是要这样,让它别以为自己是神一样的后代而自认为血统高贵,现在不过是吴某的坐骑而已,你不接受也得接受这个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