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出昆仑虚,窥虚巅峰
    离开了昆仑虚,走出了天山山脉。吴凡与自己的窥虚体同时站在帝江后裔之上,吴凡令它以极速飞行。帝江后裔的速度虽然不能与其祖宗帝江相比,但比起吴凡疯狂的御剑飞行速度来,那就更加变态,一日就可行两百万里。这是十分可怖的。

    在如此极速之下,窥虚体修炼速度加快,窥虚九级修为渐渐趋近巅峰。在要踏入窥虚巅峰之时,吴凡与窥虚体合,吴凡也不再打算让窥虚体出体。因为,吴凡此刻要准备冲击化神期。

    冲击化神期,是要将凝实的窥虚体,从下丹田精海开始,雾化,与全身精气血气元力等融合重组。继而使得窥虚因子分布在十二正经脉与奇经八脉诸穴窍空间之中。只要再次将各经脉穴窍中的窥虚因子,引导入中丹田气海之中,这些窥虚因子将自行组合或者分化,再,在气海之中胎化成紫丹,进而孕育紫色婴胎。紫色婴胎再冲击入眉心紫府,转化成真正婴儿,也就是元神。普通修士,在这一转化过程需要有天劫之威压,才可以完成转变。

    吴凡对于化神期的渴望永远弱于窥虚期。因为当时窥虚知命的说法,让吴凡充满期待。此时此刻,吴凡都已经窥虚九级巅峰,但自己的命,依旧是不知。吴凡并没有再因为这个问题而纠缠下去,既然不信命,何必去探究自己的命。因为,就算探究出来了,你也不会信。不如不知,不如不问。

    吴凡顿时心情平静,令帝江后裔放慢速度。帝江后裔在辽阔的窥虚海世界飞得是很欢畅的,得到吴凡的命令,发出了一些怪叫就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似的。吴凡不禁道:“帝江,这个窥虚海算不得什么,星辰大海才是真正的辽阔无边,你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宇宙的边缘。”

    帝江后裔听言,发出阵阵不服的声音,六足还在空中搭了搭,表示不可能。帝江后裔自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速度能跟它比。此神鸟是可以穿透很多空间世界的。只是,吴凡时刻都在控制着它,使得它不敢妄动。不然,帝江后裔是很想穿透下其他次元空间,看看能否摆脱吴凡的控制。身为帝江后代的它,骨子里流淌着高傲的血液。

    只是,吴凡完全没有把它这神鸟放在眼里,想驱使的时候就驱使,不给一点面子。

    帝江后裔在空中缓慢飞行的时候,吴凡便抓着大把灵石,不断吸化,窥虚九级巅峰踏入化神初期的这一步,那可不会那么容易的,需要大量的灵气。吴凡现在的灵石储备量是足够支撑他到化神期,吴凡吸化灵石的速度很恐怖,三月之后一百万颗紫色灵石耗尽。如果有眉心圆珠助力,那就远不止这点了。但在这个时机,吴凡不会动用圆珠。吴凡已经能够感觉到,窥虚体正在沉入下丹田精海之中,渐渐地雾化,吴凡这个时候需要更多的灵气,但,却不能如之前那般进行疯狂吸化,而是一点一点地吸化,这速度对于习惯了一抓大把灵石吸化的吴凡来说,那是一种漫长的煎熬。

    帝江后裔自然是看得出吴凡是在进行深度修炼的,它不禁生出反叛心理。它突然之间就要施展穿越空间的术法,但吴凡在它识海之中的神念立即激荡而开,就如钟锤猛烈砸击在大钟之上,发出阵阵嗡鸣。帝江后裔身子一摇晃,差点就要往下摔落。

    吴凡冷冷道:“帝江,不要尝试打任何小主意,那样对你是很吃亏的。毕竟,我都会在你动手之前,将你完全给控制住。成为我的坐骑,你不亏,别心里不平衡。”

    帝江后裔听言不禁咂舌不已,心道:这厮竟然有如此功力,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沦为一个人类的坐骑,我的先祖那是何等的英勇,我只是不小心着了这小子的道儿,等着,等着,我一定会用最美妙的歌舞战胜你。

    帝江后裔心中所念,其实都在吴凡的监控之中。毕竟,它整个识海都被吴凡控制,它有什么想法,吴凡都是清清楚楚的。这帝江后裔对吴凡来说,是相当的纯洁的。对它不好,它就认为你是坏的,对它好,它就认为你是好的。

    吴凡更加不畏惧帝江后裔的歌舞,要论歌舞,吴凡是可以将自己前世世界的歌舞搬过来,完全碾压它。

    吴凡干脆盘腿坐在了帝江后裔的背上,两手都抓着灵石,一点一点吸化。下丹田的窥虚体,从脚趾开始雾化,一点一点雾化,这种速度是很慢很慢的。吴凡却十分有耐心。就这样,帝江后裔在窥虚海西北部的上空,由原来的慢速飞行,改成直接漂浮在空,就这样漂浮了一年,吴凡的窥虚体也才是脚踝之下化成了雾气,整个下丹田精海空间在不断变大。

    在这一个过程之中,吴凡内心极为平静,如佛家坐禅。

    光阴荏苒,十年过去。吴凡窥虚体已经有半数转化成了雾态。这个时候,帝江后裔已经漂浮在空,就那样睡着了。吴凡始终没有改变坐姿,不过手中一旦没有紫色灵石了,就那样搜出大把的灵石抓在手中,慢慢吸化。

    如此,又过十年。吴凡的窥虚体已经在下丹田精海空间完全雾化,吴凡的窥虚体相当于融合在了吴凡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经络之中,这其实也是一种念化力的转变。凡事化神以上修为的人,都曾经念化力过,只是他们脑海中没有这个概念而已,要不然,这天下,将会是人人仙武双修。

    吴凡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目。

    这二十年来的不念不想,只是吸化灵气,对窥虚体进行雾态转变,这整个过程令吴凡的耐力得到强力提升,定力更为强大。吴凡抬头望空,见到天空一片蔚蓝,难不成这不是窥虚海的世界了么?

    吴凡看了看下面,自己依旧是盘腿坐在帝江后裔身上,而帝江后裔依旧是酣睡着,它周身发出丹火光芒,映射得周边草木都像在血水中浸染过一般。不过,当一阵清风吹来的时候,吴凡顿觉无限爽朗,心情为之愉悦,不禁哼唱现代流行歌曲。

    吴凡这一唱,将帝江后裔从睡梦中唤醒,帝江后裔当即站起,左右三足,开始有节奏踩踏,阵阵乐音响起。将吴凡的哼唱给完全压了下去,阵阵美妙音波传远方,使得周边花草都似在欢畅笑着,舞着。帝江后裔扭动肥胖的身子,晃动着四个翅膀,就那样不住舞动跳动。吴凡干脆往草地上一躺,但却能感受草地都似在跟着跳动一般,一阵阵波浪起伏的感觉,令吴凡顿觉美妙无边,这整个草地就是一张会自动按摩的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