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8 过去
    吴凡以“句芒种木”神通完全破去冷南宫的梦境沙漠,那一头头沙化妖兽终归黄土,成就了一片绿林。帝江在绿海之中,在那些不断增长的树干之间,来回磨蹭,似乎身上有跳蚤和虱子一般,蹭来蹭去,都忍不住歌舞而起,艺术细胞之丰富,简直令人咋舌不已。

    但,这梦境沙漠已经被吴凡彻底破去,吴凡便即收回沧龙剑,那许多绿色大树,全数化作了一道道青光,回归入沧龙剑剑体之中,沧龙剑的青光越发显得柔和起来,比之前的一散发出青光便带有杀气,要更容易让人接受,这种柔和才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天生优势。

    吴凡沧龙剑一收回,四处沙漠消失。吴凡与帝江后裔又回到了进入这空间世界之中时的那个大草原。只不过,大草原之上看不到那些火红妖蚁的尸体,似乎这个大草原与之前的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一般。吴凡能感觉到,这不是冷南宫所制造出的梦境世界。

    当周边场景一变幻,变成了一个小乡村的时候,吴凡心头一动,而后吴凡闭上双目,令帝江在这个世界之中,绝对不可主动出击。吴凡已经搞清楚场景变幻的一个小规律。

    当时他与帝江后裔刚进入窥虚海的二次空间世界时,并没有立即进入冷南宫的梦境草原,但那些妖蚁出现的时候,才被引入了梦境草原之中。而当自己破去冷南宫的梦境沙漠之后,就又回到了真正的窥虚海二次空间世界之中。之前的梦境草原梦境大海都不是在自己突破的情况下而转变,是冷南宫主动进行的梦境场景变幻。所以,从梦境草原到梦境大海之间,没有出现窥虚海二次空间世界的草原。

    吴凡搞清楚了这个规律,想要离开二次空间世界之中,还得依靠冷南宫的梦境,仅仅靠突破冷南宫的梦境,那是不行的,而是要顺着冷南宫的梦境,离开二次空间世界,而后再突破梦境,这样就一定可以回归窥虚海之中。吴凡现在也不急于回归窥虚海,毕竟,在这二次空间世界之中,在冷南宫的梦境之中,似乎是更适合冲击化神期。

    面对现在这个梦境小山村,吴凡有一种相当熟悉的感觉。仔细一看之下,这不正是今生吴凡小时候所在的村庄吗?然而区别是有的。因为这村庄之中,是有活人的。吴凡带着帝江后裔踏入村口,看着乡村家家户户厨房烟囱冒出的青烟,心中一阵感慨。在村口不远处,吴凡看到了两个小孩子,他们东张西望,时不时看向村口。吴凡当即想起这一世吴凡内心深处的那个记忆,这两个小孩子,是这一世吴凡的弟弟和妹妹。他们此刻是等着进山的吴凡的归来。

    吴凡看着这一切,顿感温馨。一个声音响起:“吴凡,你看看你的少年时光,是多么的令人神往,不需要像在修行界中那样打打杀杀,来去都担心会被人抢走自己的飞剑,竟然用品级低一点的飞剑飞来飞去,顾忌那么多,活着真是没有意思,不是吗?”

    吴凡听言,声音冰冷,这一定是冷南宫的声音。冷南宫所制造出的这个梦境,乃是吴凡过去的场景,冷南宫可以根据心镜秘术制造这一吴凡过去场景,他本身是不能在这场景之中操控和施展任何法术念力,只能通过传音的方式,诱导吴凡走向极端。吴凡神念是很强的,冷南宫这种声音,对吴凡没有任何影响。

    但,冷南宫当即变幻了场景,将吴凡引入了那一片鬼林之中。吴凡见到少年的自己,与巫灵云在鬼林分开的一幕。巫灵云踩踏着黄金人头骨,离开了。少年吴凡大声呼喊,四处乱撞,直到昏迷的那一刻。空中的声音又响起:“吴凡,从小的青梅竹马,你就这样放弃了吗?你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无法守着,你还是男人么?如果是我,就应该对着尖利的东西一头撞死,那样就可以见到她了,真的,那样你一定可以见她的,撞吧……撞吧……”后面的话音的声调都拉得很长很长。这种声音充满了蛊惑之力,吴凡双眼有些迷离起来。

    “是啊,巫灵云,你在哪?赤妖山妖果林的那个女人是你么?还是窥虚海之中的那个?你到底在哪?我撞死之后就能见到你吗?”吴凡还真的就受到了迷惑,一步步往前,猛得一撞击,却是撞到一坨肥肉之上,吴凡正是撞在了帝江后裔身上,帝江后裔发出咕噜之声,吴凡才立即清醒。

    吴凡清醒之后,当即守住心神,不禁道:“冷南宫,差点儿就着了你的道儿。就这么说吧,那是少年吴凡的经过,他已经不再了。我曾经试图与他进行沟通,但是,他真的不再了。我所能看到的,只是现在的吴凡。现在的吴凡,是正在前进的吴凡,任何阻碍,都会被一一清除,包括你这个变态恶心的冷南宫。”

    冷南宫听言,一声冷哼:“等你破了你的过去再说这个事,不要急。”

    吴凡无语,没有再理会,干脆就地而坐,引手太阴肺经诸穴窍的窥虚因子入中丹田气海,这一条正经脉融合的窥虚因子,就在吴凡过去经历过的鬼林之中完成。当吴凡要进行手厥阴心包经诸穴窍的窥虚因子的引导之时,周边出现了许多亡魂,正是当年被吴铁山家那老五派人杀死的两村之人的亡魂。他们一个一个都是缺胳膊少腿,在地面上爬着,围着吴凡而爬动。吴凡却没有停止对窥虚因子的引导,因为,吴凡很清楚,这些如真实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只要你心中不动其念,必不受其影响。

    一个个亡魂喊着吴凡的名字,而帝江后裔又早被吴凡喝令过不可发动主动攻击,这让帝江后裔心中是十分憋屈的。吴凡引着手厥阴心包经各穴窍窥虚因子顺着脉络游走,一点也没有受到那些亡魂哭喊的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