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 训斥
    “吴凡,你真是没有人性,你家里人缺胳膊少腿喊着你去救他们呢?有那么难吗?只要伸出你的手,拉他们一把,你就能够解决你心中很久都想着去解决的事。不是吗?还是说,你本就是冷血动物一个?”一个声音在吴凡耳边回荡。

    吴凡知道冷南宫又在进行心理上的攻击,心理上的攻击,就是心境攻击的一种,有些可以不理会,但这个是必须要理会且要给他致命的反击。

    吴凡当即挺立身躯,提丹田之气回道:“我的血不冷,反而很热。这些无辜的人,我答应过他们,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的亡魂得到超度,会有重生的那一天的。他们即便被生活所压得变得不是那么淳朴,但我的话他们是一定会相信的。他们现在的出现,不过是你冷南宫阴险心理在作祟。

    如果你的心是光明而善良,这些人是不会缺胳膊少腿的,而是踩踏在松软的泥地上,对着我露出欢笑,我记得当年在玄蓝城打工的时候,每一次特意穿着光鲜衣服回去的时候,他们都会喊我,我也会跟他们一一打招呼,大家的关系是相当和谐融洽的。

    冷南宫,还需要引导我的过去吗?你会发现,我的过去即便有悲伤失落的事,但最后,我都站着走了过来。你拥有所谓的心镜秘术,但你又怎么能够懂我?因为你是冷南宫,我是吴凡。

    我也曾哭泣,我也曾难过,但我不曾放弃,不曾放弃我心中所坚持的。

    而你,冷南宫,你有过去吗?你的过去又是什么?你曾经有过令你感动的事吗?你曾经有为过自己心中所喜欢的女人而战吗?你曾经有过为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而战吗?

    你,冷南宫一定没有,在北寒和北宫两个冷无天心腹的照顾下,在冷无天的全部传承之下,你冷南宫恐怕一切都顺风顺水吧,就算有不顺的地方,也不过是修炼上遇到了瓶颈。对于人世的一切,以你孤傲之态,根本不接地气。这就造就了你自我的心理优势。

    你自以为是个顶天立地是要立志为父母报仇,立志成为万界主宰的有志男儿,你自认为可以改变你想改变的一切。但,你不接地气,你足下是虚的,你没有根基,你连站都站不稳,你还能改变什么?一切对你来说,都是奢求,懂乎?”

    吴凡这一段长话,就像是一个长辈在训导一个晚辈,一字一句击打在冷南宫内心深处。冷南宫本尊面色苍白,在他身边的北寒与北宫立即各自探出一只手,抵住了冷南宫后心,同声说道:“宫儿,何必在意他的言语,你一定要记住,你是冷无天与南宫柚的儿子。你的起点已经不需要像一个凡人那样,你的起点已经是高过他们的。

    根基?地气?狗屁的根基与地气。俗世凡间那些帝皇的子孙,他们可曾经历过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们可知百姓的疾苦,他们不知道,他们一样能够继承其父的权位,有了这个位置,他们才能去了解普通百姓的生活,了解百姓的疾苦。如果他们是明君,必定会制定有利百姓的政策,如果他们昏庸,自然会无视一切。所以,人的出生不一样,造就起点不一样。难道每一个人都应该去体验一下凡人生活么?不是的,宫儿,你不要被他的一番谬论所误导。你要记住,你是冷南宫,是冷无天与南宫柚的儿子。”

    “对啊,我是冷南宫,而你只是吴凡!”冷南宫回复了梦境之中的吴凡。

    吴凡暗道:北寒北宫两人确实厉害,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反驳点。吴凡道:“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你这个冷无天与南宫柚的儿子冷南宫,闭上你的嘴巴。如果你一定要开口,那么,只能说明,你想追逐我的道。”

    吴凡当即引入道这个话题,他相信,一个通过传承道法的人,对于道的理解,是十分局限的。果然,冷南宫一时说不出话来。如果他不回答吴凡,就赞同了吴凡的说法。如果要反击吴凡,那么何为道?冷南宫从来都没有想过这问题。北寒与北宫两人,也陷入了楞态,他们也不曾问过这个问题。他们的一生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冷无天征伐窥虚海。

    冷南宫久久无语之时,吴凡并没有去等待他的回答,而是在说完“你想追逐我的道”之后,便开始对手厥阴心包经诸穴窍窥虚因子的引导。手厥阴心包经穴窍不是很多,引导起来也很快。等吴凡将其所包含的窥虚因子全数引入中丹田气海的时候,冷南宫依旧没有回话。

    吴凡后边的那许多去胳膊少腿的人也渐渐消失了。

    当眼前出现那一片草原的时候,吴凡知道,他已经突破了冷南天制造出他吴某的过去的梦境,只是吴凡没有因此而离开窥虚海的二次元空间世界,吴凡心中并没有任何高兴的心理。而帝江后裔则感到十分奇怪,它无眼耳口鼻,但却能够感应四处真实一切,这不又是那一片草原大地吗?帝江后裔发出咕噜之声,吴凡立即道:“这是真正的窥虚海的二次元空间世界,帝江,我希望你能够找到离开之法,毕竟,你才是精通时间和空间的行家。”

    帝江后裔发出委屈的声音,实在是它没有留下一点精血在窥虚海,不然是随时可以转换空间,瞬间就可以回到窥虚海的。吴凡也不就此多说。现在他手三阳与手三阴六正经脉所融合的窥虚因子全数导入了中丹田气海之中,中丹田气海之中的紫色越来越多。吴凡便开始着手足阳明胃经诸穴窍窥虚因子的引导,一点时间也不想浪费,一点也不担心冷南宫的下一波梦境攻击。

    冷南宫与北寒北宫立在窥虚海灰暗色云海之上,依旧是无语。什么才是道呢?这个时候,左永苏骑着一头大老鼠飞过,见到一个红发邪魅青年,立即转向而走。左永苏反应是相当快的,他认为那青年十有**是冷无天的儿子冷南宫。因此,冷南宫进入窥虚海的消息,被左永苏传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