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3 帝江VS公牛
    ,“好,我知道了!”吴凡当即停下,身后的黄色公牛却因为惯性往前冲了一段,吴凡便跃起坐在黄色公牛上,拍了拍它的后背,说道:“帝江,我们走吧,我不会因为你变成了一头黄色公牛而看不起你的,这不,你依旧是我吴凡的坐骑。在这里,我就称你为小黄吧。”

    帝江后裔听吴凡这样说,不禁哤哤乱叫,两只牛眼乱睁,牛头乱晃。吴凡猛地一拍公牛的背,又道:“小黄,我变得这么小了,所有法术都施展不了,我也不曾像你这样难受。赶紧往这边走,对,对,别偷吃禾苗,小心我抽你。”

    小黄牛眼乱睁,闻了闻边上的禾苗,立即使得它的味觉有些触动,它心道:“吴凡这小子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些小树木竟然会是好吃的。”小黄行走过程中,趁吴凡不注意,就那样往边上搭了一口,本来它是认为一搭嘴,就能将禾苗咬下。但这是碧绿的长出了禾蕙的禾苗,想一搭之下就全数吞入口中,那是很难的。

    吴凡当即发现小黄偷吃禾苗,正要开口的时候,那妇人大骂道:“这头瘟牛,得把你敲死才好,总是喜欢偷吃自家的禾苗。”

    吴凡听言,暗道:要是别人家的,你就不骂了吧。帝江后裔能够听懂妇人言语,仰头就哤哤几声乱叫,似乎在说:“我乃帝江天神的后代,不就是吃一口这小树啊,这算什么?我一头撞翻十人围的大树都干过不止千次。这小小的树木我还不能吃?”

    所以,它哤哤叫之后,就又要去吃,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下贱姿态,还显得十分了不起的样子。吴凡猛地一拍,大声说道:“都说了,这是我们家的,你不能偷吃。要吃吃边上的。”

    小黄还真就听了吴凡的,把对面一块田的禾苗一咬,那妇人还真是没吭声,不过,另外一个妇人在远处挑着木制尿痛大骂道:“短命相,不要以为我没有听到,还教你家的公牛吃我家的禾苗,简直是粪箕装粪箕拐的短命相,生个儿子没有**,打靶鬼,砍头鬼……(省略万字污言秽语)”

    小黄一听,抬起头来就哤哤乱叫,摇头晃脑,发出要与别头公牛决斗的样子,呼呼之声随着它的头晃动而出。那妇人一见,放下尿痛拿着尿勺就冲了过来,悍妇,绝对的悍妇,吴凡一拍小黄后背,大声道:“赶紧走,不然被尿勺敲到,会很倒霉的,渡劫的时候可能都会被雷劈死的。”小黄一听,见那悍妇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它现在公牛之身的眼中,那一把尿勺就好像是神兵利器,威力凶悍。小黄心中一阵害怕,随着吴凡指着的路线,立即载着吴凡狂跑。那妇人才立在原地,大笑道:“有本事别跑啊。”

    吴凡这微型小世界的娘亲,则开口指着那妇人大骂起来。两个妇女的对骂声,惊动了整个村子的小孩,一个又一个面黄肌瘦,乌七八烟的小孩子,或站在木桩之上,或坐在石头之上,听着两个妇女的对骂,都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好多小孩子竟然还跟着学了起来,而且还是双手叉腰,做足了骂人的气势。

    吴凡将小黄带入指定地方,便看到几个村庄农人,当即一拥而上,一个穿着衣服没有那么破烂的人说道:“吴穹,你欠我的赌债,就让你家这头公牛来抵押吧。大家都是熟人,不要搞得不高兴才好。”

    吴凡看了一下吴穹,一个面容粗糙,双手粗糙,一脸憨厚老实模样的汉子,原来这个就是我这微型小世界的父亲,无论怎么看怎么看,也不是个嗜赌如命的人啊。吴穹大声呵斥吴凡:“谁让你把大黄赶到这里来的,没有牛如何耕地。大黄是绝对不会用来抵押的。”

    “是我让他牵过来的。不用公牛抵债,你拿什么去抵债?”正是吴凡这微型小世界的娘亲。

    “红花,你真是没脑子。”

    “我是没脑子,问债的人都闹到家里来了,你说你有什么办法?”

    “我正在想办法。”

    “那你说你想到了什么?”

    两个大人就此争吵起来。那个债主立即喝道:“吴穹,这牛我牵着,你的家事你自己慢慢处理。”

    吴凡看着这个债主,穿着也不怎么样,一脸的奸诈之相,赌博的时候一定是出千高手。如果真是让这家伙把小黄给带走,那小黄的命运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况且,不管他是小黄还是帝江后代,怎么子都没有改变是他吴凡坐骑的身份。看着这老千就那样去抓牛绳,还瞪了牛背上的吴凡,喝道:“滚下来,这头牛已经是我的了。你这个独生子而已。”这人很显然有几个儿子,有点看不起只有一个儿子的吴穹。

    吴凡眉头一皱,又是这种垃圾俗人,暗中命令小黄,小黄当即哤哤一叫,猛地往前一撞,两只牛角就那样插入了那人的腹部,那人露出惊慌之色,大呼道:“啊呀,救命呀,牛角刺入了我的肚子,啊呀,啊呀。”

    吴凡不禁轻轻拍了拍公牛的背,这是赞许的意思。小黄牛眼怪睁,当然是明白了吴凡的意思。受到吴凡的鼓励,小黄神威大发,直接抽出了牛角,对着这老千带来的两个助手,也是快速一撞一个准。那三人腹部都流出血来。

    吴凡坐在小黄背上,大声说道:“你们欠我家一百两银子,什么时候还?”

    “哎呦,这头死公牛,哎呦,你胡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欠你们家一百两银子?”

    “那你们又胡说什么?我爹什么时候欠你们的钱?”

    “前三个月加起来的赌债,共有五两银子左右。”

    “小黄,听到了没有,你竟然只值五两银子。”吴凡拍了拍小黄的后背,小黄不禁哤哤几声叫,就那样往前踩踏而去,是帝江常用的左右两边富有节奏的那种踩踏,那三人一见之下,要是被牛踩到,那比被牛角撞到还要伤重。

    两个受伤更轻的人当即扶着为首那人,立即就要跑。但小黄是谁,那是帝江后代,此刻变成了一头公牛,傲气依旧存在,五两银子,我天神的后代就值五两银子么?小黄是越想越生气的,牛眼怒睁,哤哤叫着就又对着那三人撞去,使得那三人屁股上都留着血。吴凡才令小黄停止对三人的打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