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5 春雨弯刀
    一吴凡骑着黄色公牛,这一对搭配在各处显得恰到好处。毕竟,吴凡此刻是个少年人的样子,变成了黄色公牛的帝江后裔,也没有一人高。吴凡骑着它,走过了一段又一段路。吴凡盼着冷南宫早点出现,既然要在此了结恩怨,何必再拖下去?

    吴凡时不时就会对着当空喊话,说一些挑衅冷南宫,外加北寒北宫的话。吴凡不相信冷南宫能操控这梦境这么久,还能变幻出现在这个极度真实的梦境。一定是北寒北宫这两位大佬在暗中帮助冷南宫。

    吴凡对天发出挑衅的时候,小黄也对着天空哤哤乱叫。对于这公牛的外貌,帝江后裔是相当不满的。它现在就恨不得撞死那个冷南宫。

    然而冷南宫一直没有回话,吴凡只得骑着公牛,继续对足太阳膀胱经诸穴窍的窥虚因子进行引导。在这个微小世界之中,窥虚因子就像一颗一颗沙粒那般,慢慢进入了中丹田气海,这种速度,令吴凡相当不满,奈何冷南宫迟迟不肯出来,吴凡也只能这样慢慢引导。

    这样一晃一年过去,吴凡终于将足太阳膀胱经诸穴窍的窥虚因子引入了中丹田气海之中,这气海之内的紫色更多。但吴凡还是不满足的,这太慢了。吴凡接着对足少阳胆经诸穴窍的窥虚因子进行引导。

    而小黄已经载着吴凡走过了这微小世界许多地方,经过一个又一个村庄,大城它一直都想进去,奈何吴凡没有下令,它是不敢进去的。

    渐渐地游荡着,吴凡边修炼边等待冷南宫的出现。

    这一年,春雨下起。吴凡与小黄在一城墙之下稍作休憩。而城墙之外,一个人身上背负着长刀,在雨中抽出,指向吴凡:“吴凡,让你久等了。”

    吴凡看向那人手中的长刀,是一把长长的弯刀。

    吴凡道:“冷南宫,你终于肯进入自己的梦境之中与我一决搞下了吗?”

    那人说道:“杀你,不需要少主出手。吴凡,这柄春雨弯刀,希望能够在这一场春雨停止的时候,完全了解你与我们少主的恩怨。”

    吴凡道:“你们少主的恩怨,当由你们少主亲来。你,是北寒还是北宫?”

    “不是北寒也不是北宫,但我可以代表着少主来与你厮杀。你是不敢接招么?”那人傲然道。

    吴凡大笑道:“我不敢接招?我这人恩怨分明,谁与我有恩怨,我就会找谁。你这人与我有交情有恩怨?貌似什么都没有。所以,你没有资格与我一战,而不是我不敢接你招。”

    “倒是挺会说,你既然与我没有恩怨与交情,此刻开始,我们有了不解的恩怨,只有一方生死才能解决的恩怨。”

    吴凡道:“你既然刻意要成为我的敌人,那么,请开始你的表演。”那人一听,弯刀在雨中一划动,耀目刀锋光似冰霜,一挥动之下,也难断绵绵春雨。但这一刀气势凶悍至极,吴凡不得不骑着公牛狂奔,这是逃跑。那人弯刀立即投掷而出,眼见就要砍入吴凡后心,但吴凡料敌先机之能还是有的,提前避开。那人一惊骇,不过,那柄春雨弯刀依旧在空中回旋,对吴凡进行第二次攻杀。但依旧被吴凡避开。

    小黄的速度自然没有帝江后裔那种变态速度,但此刻施展出来,已经远超吴凡御剑飞行的速度,终究是甩开了那人。

    吴凡心情是相当糟糕的,适才面对那人出刀之时,他内心之中竟然充满了恐惧之意,本以为只是一个使刀的人而已,没想到这个人的刀法强悍,而且一看其气势,在武道之上已经练到了化劲。

    吴凡现在的攻杀战技,没有气罡那种气势,与此人刀法相战的时候,那没有什么胜算。

    只是,小黄载着吴凡跑出千里远的时候,又遇上了一个人,一个手握春雨弯刀的女人,女人的样子,赫然是南宫柚的样子。南宫柚见到吴凡,不禁微笑道:“吴凡,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你不是死了么?”吴凡有些惊骇,不过南宫柚的回答提醒了他:“在我儿子的梦境之中,我永远都是活着的。”

    “那么,你是没有好好教育你的儿子了。”吴凡道。

    “好好教育我儿子?吴凡,你是害怕我儿子找你复仇吧。我儿子修炼遇到了瓶颈,解决这个关键就是你。你给冷家造成了多少损害,你的死也是难以抵偿的。你何必躲避呢。”南宫柚道。

    吴凡道:“跟一群不讲道理的人说话,那是一件痛苦的事。”

    “抛开冷家之事不说,你破坏南都右宫城规矩的事,还没有找你呢。”南宫柚道。

    吴凡道:“你都已经死了,有意思么?南宫柚,你活着累,没想到死了还是这么累。”

    “呵呵,看来,你这人不喜欢讲道理不喜欢听人说理。这一柄春雨弯刀,是专门解决个人恩怨的。正所谓江湖恩怨江湖了。吴凡,死于春雨弯刀之下,那是你的宿命所在。”南宫柚笑道,那柄春雨弯刀再次划过春雨,带出阵阵冰霜,刀势迅猛。

    吴凡这下没有逃,就算逃出了,又会遇到。这是冷南宫的梦境,只有面对这些人,打败这些人,那样才会破除这个梦境。

    望着春雨弯刀的回旋轨迹,望着点点飘落的绵绵春雨,吴凡不禁闭上了双目,感受着雨点降落的速度,春运弯刀回旋的速度。春雨弯刀近前时,吴凡料敌先机,轻轻避开,依旧轻巧地坐在小黄背上,每躲过一次攻击,小黄都发出哤哤叫声表示为吴凡喝彩,而且牛脸都露出了欢快的微笑。

    南宫柚见连续几十刀的攻击都没有将吴凡搞定,一声娇喝之声,她飞奔在春雨之中,全身湿透,尽显****,阵阵轻吟之声,使得那春雨弯刀运转起来,毫无规律可循。但,吴凡睁开了双目,在那春月弯刀飞射到颈脖子前时,并没有以料敌先机之能避开,而是右手食指和拇指一捏,捏住了春雨弯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