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3 刀割
    一吴凡当即一声剑去,快速将那马车分成碎片,将八马缰绳断裂,八马被吴凡直接以剑道之力将其弹出了大城之外。碎裂的马车之中,两男两女,个个华美锦衣。两男见马车被毁,马匹也不见影踪,由于吴凡速度太快,他们是没有看到吴凡将他们的马弹出城外的。两男不禁怒视吴凡。

    吴凡懒得说话,直接冲撞而上,一男被撞死,一男被吴凡一把抓住,连扇几个耳光,那人头脑嗡鸣,一阵眩晕。吴凡在看了那两女子一眼,两女子本来还露出高傲的神色看吴凡的,但被吴凡这样一扫,她们便感到一阵害怕,当即说道:“大人饶命。”

    吴凡将手中男子用力一丢,便丢出了城外,说道:“你们什么身份?”

    “水师提督的亲戚!”两女回道。

    “带我去见水师提督!”吴凡喝令。

    十天后,提督府院。吴凡随着两女进入府中,那两女当即跳开,远离吴凡,而后尖声骂道:“外公,就是他把两位表哥杀死了呢。”

    很快,吴凡周边出现许多提刀护卫。吴凡站在提督府护卫面前,只管踏步而前,那许多提刀护卫纷纷砍了上来,但吴凡身形腾挪,几息之内就冲出包围圈,在远处高台上站立的一个一看就是一副姿态官僚的老贼,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本来吴凡被那些提刀护卫围住的时候,他就认定吴凡死定了,至于那两女暗中告诉他说吴凡这人拥有超级变态的神力,他是一点也不相信的。我一个院的护卫还杀不死你一个人?

    现在,这水师提督相信了。吴凡很快就站到了他的面前。他身边的练家子护卫,被吴凡一拳一个打成了肉饼。虽然说要混口饭吃,但习武之人在哪不能混口饭吃,非要做畜生的狗!下一手,吴凡抓住水师提督的咽喉,说道:“被你直接残害或者间接残害的人,你记得有多少就老实说出来。”

    这水师提督感觉这一切太突然了,完全是一个措手不及,难道朝中政敌一点都不注意影响么?不玩袖里乾坤这一套,你给老夫来这一手?就不怕自己也陷入其中么?

    但吴凡可不是他的政敌,完全是一路上从那两女口中打听到了这水师提督的升官史,那简直是一桩又一桩的血腥案,从九品县衙开始,夺人妻女,拆散一对对情侣,霸占良田,制造各种不公惨案……基本上吴凡都一一以最快速度查证,因为这大家都知道的事,诸多人伸冤不死既残。

    而这水师提督不倒的原因,便是十分懂得往上输送烟心利益,才一路攀升至现在位置。其为恶习性已经难以更改,至今未曾收敛,教育出的子女都草芥人命霸道嚣张至极。

    这水师提督是个识时务的人,他相信只要说出来了,就一定不会死。毕竟,他所干得这么多事,涉及范围很大,涉及的人事很多,他不相信政敌会不知道一旦事情爆发出来,其中的严重后果。

    但当他说出来的时候,吴凡完全可以确定他作恶的事实,那就无需审判,立即处死。吴凡动用念力,攻占一个提刀护卫的紫府,但这护卫是普通凡人,吴凡神念一入侵,他就死了。

    没有办法,吴凡将这老贼带到这个朝廷都城的中心之地,一刀一刀将这老贼处死。这影响就大了,整个都城都知道。这个朝政之中的皇帝自然也知道。但,朝廷之中没有任何动静。

    处死这个水师提督,吴凡提丹田之气道:“所有与他一起行恶之人,主动站出!”

    吴凡以窥虚九级巅峰修为,在这个都城之中一喊,人人都可以听得到。这只是个凡人的世界,听到的人都认为是神仙降临了。那皇帝吓得全身发抖,因为水师提督为他贡献过诸多美少女,不然哪有水师提督在外的嚣张霸道。

    这皇帝在想是出来呢,还是不出去呢。他认为自己有御林军,是不必害怕吴凡的。所以,他没有主动出来。他不主动出来,就没有一个人出来。

    事实就是皇帝亲自助长了这水师提督的邪风,许多人都上书弹劾过,但被皇帝亲自押下。这就是**裸的烟暗。

    吴凡自然知道此事,毕竟,水师提督的那两个外甥女情商不太好,一路上被吴凡限制住了还要吹捧她们外公有多牛,她们认为那样可以令吴凡知难而退,毕竟,你武功再好,双拳也难抵四手。

    没有人站出来,吴凡双足一蹬地,身冲千丈,在到达皇宫上空之时,猛地降落。吴凡降落之时,整座皇宫的中心崩塌。吴凡无视任何御林军,将那看上去肾虚模样的皇帝,将其身上黄袍给去除,直接抓起,而后带到了都城的中心之地。吴凡提刀,那皇帝立即哭喊道:“我乃天子啊,你不能杀我的。”

    “啊,他是皇上啊!”周边围观的人不禁惊声道。当即就有人下跪。

    吴凡冷冷看着这些下跪的人,看来这世间最大的魔头,不是血魔一流,是官本位思想。受到官本位思想的人,自己有了奴性思想都还不自知,甚至还认为就应该要这样。吴凡问一副肾虚形态的皇帝:“十年前,明志远的未过门的妻子,被美称为‘百里西施’的苏依依,因被你亲手造就的现任水师提督发现,他想要再进一步,为了讨好你这狗皇帝,将她强行控制住,以此威胁明志远,若他不同意放开苏依依的手,本该是状元的他将不能上榜,连榜眼探花都不是。明志远并非不识时务,他为了苏依依放弃了状元,但他太天真了,他又如何能料到,水师提督再制造了一个冤案,说他明志远勾结宫女,后被押入天牢,被人虐待而死。”

    吴凡说到这里,割了肾虚帝一刀,又道:“你还记得么?苏依依为此,撞宫梁而死,而你这畜生,竟然让人**,灭明志远苏依依全族,暗中令人抛其祖宗十八代坟墓。你他吗的,就是一头畜生,是什么让你感觉到需要这样干?有如此深仇大恨么?”

    “你不知道苏依依有多美,是我见过的最可人的美人儿,是他明志远害得我不能拥有这世上最美的人,我是天子,惩罚他自然没有错。”肾虚帝竟然反驳道。

    吴凡道:“是的,你是天子,当受天罚!”

    “你是天么?”

    “不,我不是你老子!”吴凡再也没有说话,一刀一刀,割了这肾虚帝三千刀,才让他在惨叫中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