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5 走凡间,看凡间,炼凡心
    一吴凡在窥虚海次元空间的凡人世界之中,走遍了每一个角落。高山、沼泽、草原、沙漠、江河、湖海……每一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吴凡行走之时,沧龙剑在眉心紫府之中开始蓄势。他手中却握一把普通的木剑。他一人一剑,行走这个凡人的世界,问那三教何为道,三教之中,人人答复不一,但都尊天道为天下之大道。

    吴凡则道不同不相为谋,不与其坐身论道,只是以木剑行开天之举,再问这凡间界的儒释道何为道?

    三教掌教再无人敢答!因天道若为大道,为何有人能够一剑开天?

    吴凡提木剑潇洒踏步离去,此凡间界三教从此称吴凡为上神。不敢暗中追逐,不敢轻易干扰上神行动。

    吴凡一人一剑,拜访过另外一个帝皇,明君,吴凡未动之。与朝中圣贤对论民生之道,辅助君王之道,吴凡用现代的理念灌输给这些圣贤,让他们在教育学生的时候,少去那三纲五常,诸位圣贤拒绝。吴凡只得强行植入自己之念,要破官本位思想,得从三纲五常着手。在吴凡看来,三纲五常理论的出现及后续完善,让中华神州大地多少人,受尽荼毒,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发展,因为这个理论,从伦理道德上制约了人性,会使人充满严重的奴性,制约了整个民族的创作力。

    吴凡希望通过植入自己念力信仰来改变这个次元空间世界,从这一刻开始,吴凡命此窥虚海次元空间为真我空间,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空间世界的凡人,脑中再无官本位思想。

    吴凡继而与竹林隐士相遇,吴凡劝其出山离林,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更多水深火热的人,而不是逃避现实,偷懒享福。

    吴凡遇所谓的童仙,劝其趁年少时多读书,因为这些童子,哪是什么仙,自己一剑一掌都接不下,不过是那些杂牌道观用来充门面的工具。

    吴凡遇到文人,不与其吟诗作赋,只问他读书是为了什么?这些文人回答都是要忠于当朝天子,为天下黎民做一番事业,吴凡笑道:“这是你们的初心,最终办事的少,为了升官发财的多。读书所为何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继往圣之绝学!”吴凡将此言搬出,令那些读书人眼睛一亮,天地似乎响起惊雷,全都被震蒙了。

    吴凡遇到武士习武、农人种地、商贩经营、工匠制艺,吴凡不说话,只是走过他们身边,看他们如何行事。吴凡所看到是武士的粗莽,也不缺乏心智高超,农人始终是勤恳的劳作者,商人奸诈,被世人所唾弃。

    吴凡一人一剑继续前行,看郎中行医、画师作画、书生游览、戏子卖艺……人世百态体验阅历无数,遇不平而拔剑,当然这所拔出的剑不是沧龙剑,是吴凡手中的木剑。沧龙剑一直在他眉心紫府之中蓄势。他眉心紫府的整个空间,都已经被功德之力所形成的暗紫薄膜包裹。

    走凡间,看凡间,炼凡心。

    这一走,一看,便是五年过去。

    吴凡站在一处悬崖之上,望着悬崖之下的大海,脑海中一片清明。这人的一世,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最主要的是,要知道为了什么而活着,为了什么而坚持,需要做什么去实现它。

    吴凡很清楚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需要什么,坚持什么。所以脑海一片清明。一个没有人生目标的人,是整天浑浑噩噩的。一个不学习思进的人,那不只是原地踏步,因为当被越来越多的人超越的时候,那就是再退步。

    吴凡此刻想要离开这个真我世界了。他背后天武神刀开始蠢蠢欲动,沧龙剑已经飞出,悬停在头心之上,剑尖指着前方。

    春雨弯刀也从吴凡的眉心之中飞出,吴凡握在手中。这春雨弯刀,是一把精神念力所成的刀,此刻握在手中,就像在梦境中握着一样,跟实质刀几乎一样,毕竟,此刀融合了冷南宫整个春雨梦境。

    吴凡心念一动,在那一片草原四处溜羊群追逐狼群的帝江后裔发出咕噜声,要知道,这一段草原生活的时光,帝江后裔从一开始觉得枯燥无味,到此刻的不舍别离,那是因为狼和羊的世界之中,让它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羊儿顺从咩咩叫,狼群暗潜爆发袭击,狼群的配合捕猎,狼群的天生报复性,帝江后裔研究来研究去,觉得十分有意思。现在它是没有玩够也没有研究够,兴致正浓的时候,但吴凡来召唤它了。

    帝江后裔不敢不从,留下一滴精血之后,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吴凡身边。那一片草地之上,狼吃羊的食物链运转又恢复了正常。羊儿被吃,羊儿的家人会不会哭泣,狼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帝江是想过的,它曾在这段时间狠狠教训过一头头被他逮住过的狼,给他们宣传过吃草的好处,与羊友爱互助的意义。然而,帝江后裔走了,狼就是狼,对于狼来说,不吃羊,你天神要让我吃草吗?那样我还是狼吗?我是狼,天生就会吃羊的。

    帝江后裔告诉过狼,如果有一天,哪一头狼改吃草了,那么它就能够开始修道了。那草原上的狼是不会理会的,它们认为这是极其荒谬的,我吃羊,就是我的生存之道,我还需要去修什么道。

    帝江后裔在回到吴凡身边的时候,它是希望狼会吃草的,哪怕是一头也好。

    吴凡对帝江后裔道:“帝江,你之所以成为了天神一行,就是因为使得狼吃草么?”帝江后裔咆哮几声,表示不服。吴凡道:“我们是离开这里的时候了。我的道心道念稳固,我在这个凡人世界所行善积累的功能力,形成的暗自薄膜,也足以抵抗天劫对紫府的威压。但我不想在这个地方渡劫,因为这是纯粹凡人的世界。”

    帝江后裔望着大海前方,咕噜声响。吴凡便闭上眼睛,帝江后裔猛地前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