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7 我心向往光明
    陈能辉以九天飞针术,一招之下就将石玉伟打败,他那飞针攻杀之术,其速度之快根本看不到飞针穿射的轨迹,而且还带着隐隐沉闷的呼喊,就像是被压迫久了的人所发出的抗争呼声。九天飞针术让圣手宗那些高层双眼放光。

    其中一长老上前,没有去宣布谁是此次的冠军,而是对着众人道:“诸位圣手宗的前辈长老,圣手宗的弟子。我宗屹立在巨蛮星无数年,在整个星体之上威望都相当大,我们的抵在在巨蛮星四处游历行医之时,别个宗门都会恭敬给我们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便利条件。而今,我圣手宗宗主创立出新型飞针之术,在这位弟子身上施展出来,当真是令人喝彩……”

    陈能辉听言,脸色沉下去。

    又听那宗门长老高声说道:“这位弟子身上的飞针之术,由宗主悟出,由他演化,所以,今天,我们就要请这位弟子,一招一式慢慢演化给大家看。”

    “好,宗主新创飞针神术问世,趁这一甲子比赛结束前传递给全宗上下,乃巨蛮星万族之福也。”

    “宗主飞针神术,当用心观之。”

    “请这位弟子开始演练!”

    “请演练!”

    那几个长老都一一说出。他们根本就不去把陈能辉的名字叫出来,即便陈能辉连续晋级比赛,他们都知道了陈能辉,可他们就是连陈能辉的名字都不提。

    陈能辉听这些人如此言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宗门高层竟然会是这种嘴脸。记得之前不是这样的啊,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陈能辉看向宁雨薇,宁雨薇转身背对了他。陈能辉心中苦涩冰凉。难道你也认为是宗主创造出来的新型飞针术吗?

    陈能辉心想刚才的前十决赛,就一一再演练给你们看,你们难道还没有看够么?宗主?宗主何曾指点过我什么?

    人往往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自愿去干,被逼着去干,那就一定会生出反抗心理。陈能辉看着那些个长老,对着他的时候,脸色都阴沉至极,似乎他要是不演练,就会被他们做掉。而宗主却不动声色,只是微笑着扫着场下万千弟子。

    陈能辉一声高呼:“我不是不说,我是不能说。只是你们个个有心,却没有长眼,我就是再练一遍,你们也看不到。”

    那几个长老脸色阴沉,一人喝道:“宗主怎么教你的,你便怎么演,如何能说出这种伤及同门自尊心的话来。”这长老说着就做出要出场教训陈能辉的模样来。

    陈能辉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在这些高层面前,他就是一只蝼蚁,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演练就演练吧,反正你们也看不到。

    于是陈能辉将九天飞针演练了一边,双手飞针晃来晃去,让人看不到半点招式。一长老怒喝道:“让你好好演练,怎么尽是乱来,一招一式,慢慢演练。”

    陈能辉叹道:“我已经是用最慢的速度在演练。”

    “是吗?怎么就像是在拿着飞针鬼画符一样,这还能叫飞针术吗?”

    “是啊,看来是想偷偷将宗主的新悟的阵法私自保留起来,难不成要宗主亲自出马演练吗?”

    “就是啊,就是啊,这种人知道了一点东西就不肯跟大家一起来学习,这是一个固步自封的小人。”

    ……

    宁雨薇是看得一清二楚,但她始终没有站出来为陈能辉说话。

    陈能辉一脸黯然,听着众同门的冷言冷语,看着众长老脸上的吃人神色。陈能辉高声说道:“我说了,你们看不到。还是由我们宗主亲自来演练吧。”

    圣手宗宗主刘针听言,脸色微变。其余几个长老当即出手,一出手就将陈能辉打成了重伤,喝道:“如此藐视宗门师兄弟,宗门前辈,当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看走了眼。带下去,让他好好悔过。”

    陈能辉心中在想:如果你们真的想要九天飞针,你们完全可以在暗地里使手段,为何要这样着急?

    陈能辉是不清楚,那宗主刘针是要急着闭关,传音给几位长老要陈能辉把新悟出的飞针术给弄到手,这样会更利于他突破修炼关卡。几位长老便通过进入前十的弟子,要他们让陈能辉把所悟出的飞针法术的由来说出来,共享出来。

    但九天飞针术第一句就明确说明不可以言语外传。陈能辉做到了不说,但陈能辉是懂得变通的,就以身法动作来外传,九天飞针术秘籍里外都没有说不可以。只是圣手宗上下,除了宁雨薇看到了陈能辉施展出的九天飞针术,其余人所看到的不过是陈能辉拿着飞针瞎刺的动作,杂乱无章,与人交战时却总是诡异地占上风。

    陈能辉就这样被人带入了圣手宗的牢狱之中。而那几个长老宣布此次甲子大赛冠军为石玉伟。这些长老这样的做法,令下面不少弟子不满,毕竟,石玉伟这人,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很多人看他不爽。让这种人得冠军还不如让看起来也十分让人讨厌的陈能辉当冠军,至少陈能辉的身份是普通弟子身份,与这里绝大部分弟子的出身没有区别。

    他们也只是此刻十分厌恶陈能辉,毕竟,长老们都说了,宗主也默认了,传了你陈能辉新飞针术,你硬是不肯演练出来?这些人不患寡而不患不均,不去追踪事物的根因,基本上都被圣手宗高层牵着鼻子走着。

    圣手宗宗门长老这种做法,没有多少人会去同情陈能辉。毕竟,一个普通弟子而已,陈能辉这一场比赛所展现的惊艳飞针术,全让宗门长老说是宗主传授了新悟出的飞针术后,给抹杀了。

    陈能辉感觉整个天都暗了下去,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听着被人拖着走,双脚与地面的摩擦声。陈能辉心中悲愤至极,他不运转任何法力,任人拖着。

    当要关入牢狱的那一刹那,陈能辉心头一动,难道就要这样子暗无天日了吗?不!陈能辉便仰天狂啸:“我加入圣手宗,立志以医术行天下,救助被病魔困扰的苦难众生。我心向往光明,这是一片看不出有多阴暗的地方,我今天才看明白,这并不是我的归宿。”

    陈能辉便即挣脱了那些人的拉扯,以九天飞针术刺入其人要穴,使其不得动荡。而后,他整个人冲天而起。无数飞针被他用九天飞针术施展而出,结成一个大型飞针手印,这个飞针手印,往高空一冲,便将圣手宗的护山三十六周天飞针大阵给破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