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8 理论轰炸
    陈能辉从破开之处冲飞而出,回头望了一眼圣手宗,神色复杂。他记得父亲在送自己入山的时候的神情,给予了极大的希望,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医行天下,行天下至善之事。

    陈能辉决然转过头,望向前方。医行天下,又何必在圣手宗?天下之大,哪会去不得。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我有名门的身份,这样医行天下之时,才会更有人身安全。毕竟,圣手宗在这巨蛮星之上,任何宗门都不会与它为敌,有圣手宗的身份,辉儿才能更好的在各处行医。但,爹你不知道,辉儿是要真正的医行天下,医遍整个星辰大海,万界种族!

    陈能辉目光坚毅地望向前方,加速飞行。他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挣脱了牢笼的鸟儿。他内心没有去怨恨圣手宗,而是有些感激,毕竟,他这一生的很多时间都是在圣手宗渡过,有一些同门师兄弟都与他友善相处。虽然很多人会看不起他,但他又何曾看得起他们。

    唯一让陈能辉放不下的,便是圣手宗第一长老殷正灸的关门弟子宁雨薇。

    陈能辉与宁雨薇的交集,开始于陈能辉第一次参加的年度比赛。每一次与她的接触也是通过比赛,日常修炼生涯的交流几乎没有。然而,陈能辉是给宁雨薇留下了很深很好的印象。因为陈能辉比赛的时候,不会去伤及同门,点到为止。不似其余人,为了赢而赢,不考虑别的,为了赢甚至都会杀掉同门。

    陈能辉与宁雨薇在同一组对决过三次,每一次,都是宁雨薇胜出,宁雨薇都会指出陈能辉的一些不足之处,这让陈能辉是很受感激的。每每想起,心中都是阵阵温馨甜美。当夜空满星之时,陈能辉所见的夜空之中,尽是宁雨薇的笑容……

    陈能辉不禁摇摇头,只不过是单相思罢了,宁师妹又如何会看得上自己这个普通弟子呢。而这一次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

    陈能辉感到有些遗憾,就让这一片痴心埋藏在心底。别了,圣手宗,别了,宁师妹。陈能辉不禁在空中急速飞行起来。

    圣手宗高层得知陈能辉越狱而逃的事之后,立刻由这一届甲子冠军石玉伟组织人马,追击陈能辉,一个炼魄九级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他们那些长老亲自出马的。

    一路上,陈能辉被圣手宗诸多弟子追击。任凭陈能辉九天飞针术多么玄奇,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毕竟,陈能辉对于九天飞针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研究如何提升以气御针的效率和速度,并没有去专注以九天飞针术杀敌。

    加上陈能辉离开圣手宗,内心之中对圣手宗并没有任何怨恨,反而是怀着一颗感激之心,感激这许多年来圣手宗对他的容留,教会了他不少针灸、识药本领及其余医术,所以陈能辉一直没有对追杀自己的同门还手。

    这样就造就陈能辉这一路上受伤越来越多,直到被吴凡撞上了,陈能辉的同门要对陈能辉下杀手,吴凡及时出手救助,要不然凭陈能辉这不是很迂腐但还是有点迂腐的心理,或许会把命都给搭进去了。当然,如果吴凡不出手,陈能辉或许会为了心中的报复,而进行反击,只不过陈能辉一路上所受之伤造成他没有反击之力了。

    一切就这么巧合地碰撞在了一起。吴凡听章小仁叙述完,一拳就把章小仁打死。尽管陈能辉不愿意,但吴凡就是这么干了。

    吴凡对陈能辉道:“我终于知道陈兄为何见到我假装不认识我,是因为不想连累我吧。陈兄,我这人也是恩怨分明的,所遇到的不平事,不管一管,后面想起来,就会影响到修炼。嗯,等你伤好,我带你杀回圣手宗,不为别的,只是要把宁雨薇给抢出来。”

    “吴兄,不要这样子做。真的不能这样子做。”陈能辉急道,当即猛吐心血。吴凡立即道:“先不说这个事,走,我带你去先把伤养好再说。”吴凡便将陈能辉一把提起,御剑飞空而去。

    三月后,石玉伟终于率领人马找到了吴凡与陈能辉的所在山林,立即将他们围了起来。陈能辉这一刻,身子已经完全康复。陈能辉看到石玉伟的修为竟然是窥虚一级了,显然是刚提升不久。原本参赛的人最多就是炼魄九级巅峰修为的。

    石玉伟对陈能辉讥讽道:“陈能辉,你逃避宗门处罚,这是叛逃之罪,你知道后果的,还不立即自断脚筋?”

    在石玉伟边上的那许多人也随后叫嚣着。

    有的人甚至还要陈能辉把手筋也给断了。圣手宗对于弟子的处罚,一双手是不会进行任何伤害的,毕竟,行医需要双手,即便门中弟子所犯错误再严重,也得留一双可以行医之手,这算是圣手宗比较人性的一面。

    听着那些人的叫嚣,陈能辉内心一片平静。毕竟,这三个月来,吴凡对他进行过理论上的洗礼,简直就是疯狂地轰炸。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实现自身远大抱负,就必须能够自保能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什么宗门山门之类的,可以无视。因为,任何宗门,又如何与星辰万界比。陈能辉本就要医行星辰大海,救助万界种族万千。听吴凡一日又一日的高谈阔论,心境上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特别是对于宁雨薇的态度上,吴凡更是将前世的一些爱情理论搬出来,吴凡的神念本就强于陈能辉几倍,这些理念一一轰炸于陈能辉的识海,彻底影响到了陈能辉那纯洁的爱念观。

    喜欢她就要大胆说出来。

    喜欢她就要不顾一切去爱去守护。

    ……

    喜欢她就要把她从圣手宗那些阴险狡诈的人群中解救出来,

    带着她,远走高飞,整个星辰大海,还怕没有容身之地么?

    陈兄,勇敢地去爱一场,战一场,不要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不要再去顾虑一切既有的规则,年轻人就该勇于打破规则,勇于犯错。

    一定要保持自己的本心,爱她,就带走她,爱她,就得轰轰烈烈,燃烧你心中的爱火,让每个人都知道。陈兄,不要再孤独的活下去……

    吴凡的一些言语,让陈能辉听得真是热血沸腾,是啊,我喜欢宁雨薇,我为什么不去告诉她我爱她。飞蛾扑火,不正是飞蛾对火的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