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1 彩虹桥
    陈能辉一手“通天路”飞针铺就而成,踏步走上去,一步步往大长老所在的无涯峰前进。吴凡望着陈能辉一旦发飙的时候,竟然如此勇猛。或许,这正是爱的力量。圣手宗有不少人已经出手阻止,只不过,陈能辉那“通天路”散发出的光芒,让其余人的飞针飞过来的时候,就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黏在了“通天路”之上,有多少飞针,这“通天路”就吸多少。这让圣手宗的弟子惊呆了,这还怎么阻拦。

    有人想要跳上“通天路”,但通天路的光华屏障他们就无法越过,一旦靠近,就会有无数飞针飞出,一下之间就有几十人被刺中要穴无法御针飞行,就那样往地面摔落,那些飞针在半途之中回归“通天路”。

    如此,陈能辉毫无阻碍地踏步前进。这一路到大长老所在的无涯峰,一百里。陈能辉越走越快,清瘦的身影就在“通天路”上,显得单薄却又那么坚毅。

    百里步行,虽有万人阻拦,但却阻无可阻,在万人注视之下,陈能辉安然踏步,这使得陈能辉的心境不断攀升,对于九天飞针的领悟是越来越多,“通天路”的光华就越发强盛,那许多人想要阻拦的也再也没法阻拦。许多弟子就此作罢,立即告知上级。

    而陈能辉踏出了五十里,便因为心境的提升而由窥虚一级晋升到窥虚二级,这种速度那是很快很快的。心境的提升,对于修为的提升,那也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圣手宗的弟子,最为讲究医术心境。如果有化神期修为,心境却不是很高,那么他对上心境比他高的窥虚期修为之人,很有可能会就会落败。

    当到达无涯峰的时候,陈能辉周身银光闪闪,他周身就好像有无数细小飞针环绕一般。陈能辉站在无涯峰之前,望着那曾经时刻想来却又不敢来的无涯峰坐忘亭,心中无限感慨。陈能辉再次高声呼喊:“宁雨薇,我陈能辉对你的心,天地可鉴,今天,我一定要把你带走!”

    陈能辉这一呼喊,整个无涯峰的人都听到了,就连那些杂役身份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陈能辉站在“通天路”的末端,看着无涯峰坐忘亭,他希望宁雨薇会走出来,然后微笑着看着自己,随后踏上了这“通天路”与自己一道离开圣手宗。

    但,陈能辉这百里之行,因为炼魄九级以下的弟子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通天路”,圣手宗立即派出窥虚期以上修为的人攻击“通天路”,但“通天路”的坚固程度,令人无法想象。吴凡在暗地观察,也是感到极为吃惊的。看来,也得学会一些飞针之术,铺就这么一条变态的路,想要闯什么阵都轻而易举吧?

    最让吴凡感到佩服的是,陈能辉在无涯峰坐忘亭的台词,是陈能辉自己说出来的。吴凡一开始教陈能辉是要这样说的:宁雨薇,我陈能辉就像清风,而你是风筝,我愿意用我的一生,让你放飞清风之中。

    陈能辉一改,直接说的直白,而且还一定要带走。一定?吴凡想想当年自己对洛诗说了一定,却没有做到,那是多么的难堪与憋屈。好吧,陈兄,这一次吴某好人帮到底。眼见有圣手宗派出越来越多窥虚期修为的高级弟子出手攻击“通天路”,吴凡暗中施展神念攻击,化神期修为,吴凡还没有使用大量神念击杀窥虚期修为的人,此刻吴凡已经施展出来,一百零八道神念出击,就击毙了一百零八个圣手宗窥虚期高级弟子。

    一百零八坠落而下,让圣手宗高层震惊。他们一直以为那“通天路”绝对不会不能破,此刻一百零八个窥虚期高级弟子,就这样丧命。圣手宗的精英啊。这让圣手宗高层痛心不已,余下几十个窥虚期高级弟子当即离“通天路”远远的。吴凡见他们不再攻打通天路,也就不再施展神念攻击。

    吴凡对于一下击毙一百零八个窥虚期高级弟子,并没有感到高兴或者得意,因为,他现在感到念力消耗巨大,眉心隐隐作痛,收回一百零八道神念后才稍微有所好感。这让吴凡相当不满的,看来神念攻击对上修为越高的人,击杀之后,念力消耗十分巨大,必须随时保持有大量的灵石才行。吴凡抓了大把紫色灵石,吸化,恢复。就算那几十个窥虚期高级弟子再次攻打“通天路”,他也无法再次施展神念攻击。

    而吴凡此举,给陈能辉争取了进入无涯峰坐忘亭的时间,进入坐忘亭,陈能辉没有见到宁雨薇出来,反而有许多无涯峰弟子出来阻拦。虽然陈能辉表现地很强,但依旧有人对陈能辉进行冷嘲热讽,低级辱骂。

    但陈能辉没有理会,他凭借现在对九天飞针的领悟,心念一动,身前便漂浮七枚飞针,往前一穿射,形成了一道彩虹之桥,陈能辉直接踏入彩虹之桥,突破了坐忘亭的空间限制,进入了无涯峰的内部,进入了无涯医殿之中。无涯医殿之内,不少弟子都在学习针灸之术,陈能辉当场演练九天飞针术在针灸术之上的应用。不少弟子看着陈能辉清瘦飘逸的身影,对于认穴的精湛程度已经令人羡慕,刺穴的手法之轻灵,更令人敬佩。

    陈能辉演练完后,便道:“这便是我所悟出的最新飞针术,不要用肉眼去看,用你们的心眼去看。你们会发现,其实我会的,你们都可以学会。请记住,这是我陈能辉所悟出的,不是刘针!”

    “大胆,竟敢直呼宗主的名字。”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内殿传出,正是方景针的声音,殷正灸也在一边站立,怒视陈能辉。陈能辉看了过去,大声说道:“三个月前,你们的无耻,令人发指。宗主刘针从未指点过我飞针之术,何来他传我之说。这个你们心中有数,不需要陈某继续纠缠。”

    “哼,好一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我无涯医殿不欢迎你,请立即离开!”方景针下了逐客令,但他可不是真的要陈能辉走,至少要留下九天飞针修炼之法。但陈能辉不以为然:“可以,我要带宁雨薇离开。只有离开这里,她的医术才会突飞猛进,她才会有更好的未来,才会有更幸福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