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2 无涯医殿 杀人偿命
    殷正灸盯着陈能辉,喝道:“我关门弟子岂能容你带走?”

    方景针也盯着陈能辉:“放肆!”他们希望看到陈能辉的异常反应。但陈能辉淡定前行,此刻竟然无视他前辈方长老,殷长老。方景针直接架空了殷正灸,他也有资格,他喝令无涯峰弟子出手,但陈能辉心境一路攀升,对于九天飞针术的掌握越发精湛,他随手飞出的飞针,就如一朵朵银针花朵绽放而开,瞬间就将许多围攻上来的无涯峰弟子刺中要穴,令其不能动弹。

    而后那些飞针离开这些被刺中人的身体,飞到空中,以可见的速度形成一朵朵银针花朵,而后再次射出,银针花朵就如炸裂成齑粉一般,穿射入这无涯医殿其余弟子。

    陈能辉这一飞针术法,乃是九天飞针的“散花飞针”,一经施展,要连续绽放一百多朵银华才会停止。这散花飞针群攻效应很强,人越多杀伤力越大。当然,陈能辉内心深处依旧是有一颗感恩之心,这些无涯医殿的弟子,完全可以被他轻易击杀,但全都只是被他的“散花飞针”给制住了要穴,令其行动不便,无法阻拦自己。

    故而,陈能辉继续踏步而前,他早就听说过,无涯医殿是一个能容纳数万人的学医场所,只要穿过这个无涯医殿,就可以进入其后的花药谷,是药圃园地和炼丹及无涯峰女弟子的住所之地。

    要进入花药谷,眼前这个无涯医殿是必须闯过去的。

    方景针眼睁睁看着陈能辉如此势如破竹前进,深感其飞针之术乃是生平从未见过的玄妙所在。但他是圣手宗的前辈长老,放不下面子与身份与陈能辉谈合作的事,其实他此刻是很想与陈能辉进行一番交易。那便是他给陈能辉卖个人情,将宁雨薇赠送给陈能辉,从而获得陈能辉的飞针术。

    但,方景针很清楚,经过三个月前的遭遇,陈能辉是不太可能接受这个交易。宁雨薇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曾经她心中所敬重的前辈大师尊,竟然会有这样的用心。她始终都不知道,其实她不过是方景针个一颗棋子而已。方景针当即令殷正灸出面去谈,但殷正灸却满脸欣然道:“薇儿跟着他会幸福的。”殷正灸早就厌恶了方景针倚老卖老的嘴脸,这无涯峰都当成是他方景针的了。方景针这下被气得满面通红,好在殷正灸没有把话说响,也只有他前辈长老方景针自己听到了。不然方景针肯定会立即对殷正灸进行打击。

    陈能辉的“散花飞针”已经绽放出了一百多银针花朵,被他制住的不能随意动弹的无涯医殿弟子已经接近过万。这种恐怖的手法,令方景针大开眼界。他此刻终于吐出:“你,可以带走宁雨薇。”殷正灸不出面,方景针也就假装伟大一点,先说出这话,可陈能辉不领情。

    陈能辉道:“我不需要祈求你方景针,你也不要妄想着拿宁雨薇来跟我做什么交易。宁雨薇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不是你的棋子。大长老,我知道你心中还是有正气的,正如你的名字一样。”陈能辉这一话音传遍了整个无涯医殿,回声来回回荡了几遍,扫了方景针面子,给了殷正灸尊重。

    方景针暗道:这小子心思竟然如此敏捷,平时没有好好注意,不然真是个可造之材啊。真是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方景针内心连连叹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方景针是不会让陈能辉活下去了,他要动用血腥的手段,获得陈能辉的飞针术。谁叫你小子那么能识别人心,谁叫你小子能够领悟这玄妙的飞针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嗯,殷正灸也一起随你去死好了。

    方景针不再让无涯峰弟子出手了,他现在很清楚,无涯峰弟子,化神期之下已经无人能够抵挡住陈能辉。殷正灸又真的很欣赏陈能辉,没有办法,他方景针出马了。他星元一级修为,往前踏出一步,地面上就形成了一个银色的光幕,就像是一个银色的草坪突然出现,那些银色草便是一枚枚飞针组成。

    方景针对陈能辉喝道:“陈能辉,你如果能够立即回头,我作为圣手宗前辈长老可以让你戴罪立功。如果依旧执迷不悟,休怪方某飞针无情。”

    陈能辉此刻自信满满,他一心想着只要突破这个无涯医殿,就很快能见到宁雨薇了,见到她就牵着她的手,立即离开。所以,他对于方景针散发出星元一级修为的强大气息,已经浑然不觉,即便那强大的气息,让他的清瘦身躯如在暴风中抖动,长发胡乱飘荡,他也没有一丝感觉。

    方景针一声高喝:“拿命来!”方静真头心之上飞出一个炼丹大鼎,炼丹大鼎之下,是无数彩色飞针。

    陈能辉猛然喝道:“七彩毒针,原来我娘,是你所杀!”陈能辉眉心之中当即飞射出一枚金黄飞针,漂浮于身前伺机而动。方景针大惊:“你爹都不知道你娘的死因,你如何得知?说话可要胡负责任的。”

    陈能辉当即捞起肚皮,其肚脐眼处,有七个彩色星点。方景针冷然道:“这或许是你奇异的天生胎记。”

    “我娘怀我的时候,中了你的彩色毒针,当时似乎命觉当场,我爹沉痛万分,整个人疯疯癫癫了一段时间,而那段时间就是我刚出生的那一段时间。再后来,我爹再娶一女人,后来我就光明正大地在世人面前出现。我爹从来没有告诉我过我亲娘是谁,但我私下翻查过。我也终于知道我这七彩星点的胎记如何形成。你,方景针,自然很清楚,还需要狡辩什么吗?”陈能辉呼喝道。

    这无涯医殿的动静太大,在其后的花药谷对这无涯医殿中陈能辉的呼喝声,那是听得一清二楚。宁雨薇自然也听到了,她还在自己的居所处,她站在满是鲜花的护栏前,静静地听着。无论是谁,听到陈能辉这一段高声呼喝声,都会感到十分突兀与无法理解。方长老又怎么可能跟你陈能辉有这种恩怨呢。

    方景针对于陈能辉所言,凭他老江湖的经验,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就像是在听陈能辉说一件与他方景针没有任何关系的事一般。方景针回击陈能辉的方式,便是那炼丹大鼎之下的彩色飞针,以最快的速度飞射而出,一些彩针还飞射向殷正灸,殷正灸立即喝道:“方景针,你和老贼连我也要杀么?”

    在花药谷之中的宁雨薇满脸不敢接收,大师尊要杀殷师尊吗?

    无涯医殿内,陈能辉冷然看了方景针一眼,一抬手,喝道:“至诚金针!”手上一把金色飞针飞出,那一把早漂浮于身前的飞针则猛然飞射向方景针:“杀人偿命!”陈能辉周身各处散现金色飞针,就像尖利的触手一般,他整个人猛冲而前,扑向方景针,悍不畏死,为了他娘,也为了宁雨薇,激荡全身热血而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