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4 灭
    十排彩色毒针带出了一阵阵彩色气浪,攻击之势,让那许多在无涯医殿的弟子,立即感受到一阵胸闷呕吐之感,看来这彩色毒针毒性很强。吴凡为了防止万一,暗中捏碎了一颗当年陈能辉炼制出的百毒丸,而后继续操控彩色毒针。那一排原本攻向陈能辉的飞针也突然转向,攻向方景针。

    方景针狂呼道:“不可能,老夫的彩色飞针,你绝对不能够运用。”他先将吴凡那些攻来的普通飞针一一破去,地面之上有无数银针。方景针便试图将吴凡操控的彩色飞针给夺回来。但他发现,丝毫没有点用,那许多彩色飞针与他之间的感应,就像被一面墙给阻隔,能够隐约感应却不能够驾驭。

    因为吴凡对方景针的攻击,令陈能辉压力大减。陈能辉的至诚飞针终究突破了圈住它的彩色飞针,当空飞射而前,一息之内,便即刺入了方景针身体之内,一息之后,从方景针身后飞出。

    方景针大惊:“你干什么?”

    “至诚飞针,希望能够对你的那一颗老去而无趣的心灵进行洗练。”陈能辉在这一刻,站了起来,他腹部的鲜血,被他用几根针封住,但他腹部的血迹,看上去还是令人感到太血腥了。

    吴凡对方景针笑道:“方贼,你还想让我们去乞讨吗?”

    “你们连乞讨苟活的资格都没有了。”方景针怒喝,炼丹大鼎被吴凡一拳打碎,彩色毒针被吴凡占有,但炼丹大鼎被打碎之后,那些阵法依旧是圈成了一个阵团,这没有被吴凡占用,依旧是他方景针所能驱动应用的。而吴凡没有注意这一点,在吴凡看来,炼丹大鼎都被打碎,其内阵法自然不攻自破。

    方景针说这话的底气便是来自于此。

    而一边的殷正灸因为中了方景针的彩针之毒,又不喊出来,此刻已经吐唾沫,其余弟子终于发现了,但却不敢喊出来,因为方景针还活着。

    当方景针一声爆喝,吴凡身边就有一阵波动出现,吴凡暗道不妙,一下发现原来炼丹大鼎的阵法并没有因为大鼎碎去而破,竟然还有,吴凡对这种波动是熟悉的,毕竟他在破碎炼丹大鼎的时候对着炼丹大鼎里外用神念扫视了三遍。

    吴凡触及到这种波动,那阵法立即开启,吴凡连续狂喝“针去,针去。”剩下的九十排飞针,首尾连成一线,环绕成一彩色针龙,而后往方景针刺杀而去。方景针大喝:“来的好!”吴凡趁方景针应对彩色飞针的时候,在空中施展踏步滚雷,这踏步滚雷的波动更加强烈,与那炼丹大鼎之内的阵法波动一对撞,高下立叛。对于破过八卦回龙阵法的吴凡来说,这种阵法太弱,太弱。

    吴凡神念扫视四处,原来那炼丹大鼎内的阵法,是组成了一个团,藏匿在空中,能够将各种阵法压缩成一个团的,吴凡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团阵,是可以自由移动的。而其阵法之源,却是藏在团内的任何一阵法之中。

    如果不是主阵的自动调动其中某一阵法,吴凡一旦触及了,那这些阵法就会同时被激发。因为阵法源藏于阵法之中。触动一个就会发生连锁反应。吴凡此刻,就直接以身剑气场,将其全面触动之后,在其内不断来回野蛮冲撞,以冲撞之势破其阵法波动。至始至终,吴凡还没有动用沧龙剑和天武神刀。吴凡这一招破阵之法,野蛮至极,无视一切阵法规律,真正的是以无法为有法,达到了野蛮冲撞的最高境界。吴凡对于天武道的理解更进一步。

    以无法为有法,成就天武神通最高境界。无视规则,打破规则,另外一种新生规则,将由天武而生!

    吴凡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当即一声狂啸:“阵破!”那炼丹大鼎之内的团阵,当即轰隆隆炸裂而开。方景针顿时吐血。而吴凡破这团阵的前后时间差,不过百息,百息的转变,让方景针心中骇然至极。

    而陈能辉的至诚飞针从方景针背后穿射入,在其身前出,又刺入其身,从其身后出。如此往复十多次,陈能辉就地坐下,气喘吁吁,但脸上却是一脸愉悦:“你的星魂也被刺出了很多窟窿,而你却还不自知。”

    方景针本就因被吴凡破去他炼丹大鼎的团阵而吐血,感到十分恼怒与惊骇,他此刻也不想要陈能辉的飞针术了,眼前这两人在他现在看来,任其成长下去的话,将来是十分可怕的。杀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比任何飞针术和面子身份都重要。方景针生出了强烈的杀意,只是,陈能辉就那样十分平静地看着方景针。

    方景针怒道:“你难道一点也不畏惧死亡么?”

    “至诚之道,可以先知。方景针,你如何也想不到,一个窥虚二级修为的人,能够杀死你这星元期一级之人。你那些化神期男女属下呢?为何不调出来?”陈能辉说道。

    “一个要死的人,何必知道那许多。”方景针眉心一针穿射而出,是一枚血红飞针。陈能辉骇然,不过又立即表现地很平静,淡然道:“方景针,来不及了。”在那血红飞针飞到半途,方景针整个人炸裂而开,肉沫飞溅。这让那许多无涯峰弟子感到惊骇与不解,怎么前辈长老就这样炸裂而开了。不过,他们却欢呼起来了,他们立即喊道:“师尊,师尊。”他们喊得自然是正在吐白沫的殷正灸。

    对于方景针的炸裂,就算立在空中的吴凡,也是惊讶至极。星元一期修为之人,如果不动用沧龙剑或天武道法,吴凡可不能凭空杀死星元一级修为的人。而此刻的陈能辉,基本上是没有看到他如何出手的,就这样击杀方景针?

    陈能辉将那一枚血红飞针捏在了手中,不禁道:“原来无涯峰的方景针那些有化神期的男女属下,全部被他吞噬。噬魂血针,这传闻是当年魔界嗜血宗根据针灸之术创立的一种妖邪法器,用于吸噬三魂七魄,窥虚体,元神等,从而快速提升修为。难怪无人用时,却占着自己是前辈长老的身份,来这无涯峰撒野。我说怎么可能一个前辈长老一开始就要自己亲自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