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5 花药谷
    听陈能辉对噬魂血针的解释,那许多在无涯医殿行动不便的人想要迈开步子行动,却发信双足难以动弹,只能大声呼喝:“杀得好,陈能辉,请快救救我们的师尊啊。”有一人出声,就带动了很多人喊陈能辉。吴凡看着那吐白沫的殷正灸,要知道这个大长老在比赛的时候可没有给过陈能辉面子的。但,陈能辉还是飞出了几针,而殷正灸身后立即冒出彩雾,停止了吐白沫,殷正灸拱手道:“多谢陈道医!”

    陈能辉没有理他,而是回头对众无涯峰弟子说道:“你们身上的被禁锢的穴位,三天之后可以自解。”

    陈能辉踏步而前,他十分感激地看了空中吴凡一眼。吴凡笑道:“进去吧,带她离开!”吴凡满是鼓励的神色。陈能辉便猛地飞出一个飞针手印,破除前方一切障碍,进入了花药谷之中。

    吴凡立在无涯医殿的上空,回想着适才的一些战斗,观看着这许多行动极为不便,其实相当于瘫痪状态的无涯峰弟子,看他们身上周身各处的血点,每一个人身上的血点部位都一样。吴凡便根据这一点,回想着陈能辉的御针之术。

    吴凡神念一动,那许多掉落在地面上的银色飞针,彩色飞针,全数飞了起来。吴凡先将那些彩色飞针收入了那一枚晶莹的储物戒之中,而后开始对这些银色飞针,以意念引导,模仿着陈能辉的手法,不住演练。

    那许多无涯峰弟子,尚未从悲痛之中恢复,就又见到了陈能辉的那种攻击手法,使得他们有些惶恐,有些愤怒,毕竟吴凡收了他们的飞针。他们一个个情绪更加高涨,他们以为这个人会代替陈能辉杀了他们。

    吴凡却无视,在空中驾驭飞针,那一枚枚银针,形成了一朵巨大的银针花朵,而后爆炸而开如化齑粉,前方便有万千银色星点飞射,而后那万千银色星点,又开始形成一朵巨大的银针花朵,再爆炸而开,如此往复。

    当银色花针形成第一百朵后,炸裂而开化作银色星点射击在无涯医殿的殿墙之上后,吴凡停止。这“散花飞针”就这样被吴凡演练而出。

    吴凡并没有因为这散花飞针而感到有什么成就,毕竟,吴凡是根据这些弟子身上的血点,才反推出了陈能辉施展的“散花飞针”。然而,银针刺穴,是不会出血的,一旦出血说明扎针根本就不对,没有扎中穴位。看来这散花飞针只是纯粹的杀戮之针法了。

    而吴凡很清楚,陈能辉那手飞针术,竟然连宁雨薇都不告知,那也一定不会告诉他了。吴凡对这些银针,相当有兴趣。也不管那些或愤怒,或悲伤,或惶恐,或迷茫的无涯峰弟子同意不同意,反正他就是将这大殿之内能见到的所有银针,全数收入储物戒之内。而后,吴凡对这些弟子说道:“你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去努力奋进,以陈能辉为榜样。”

    吴凡见众人脸上表情十分精彩,大笑道:“难道不可以以他为榜样?还是要以会噬魂血针的老家伙为榜样,那可是魔界嗜血宗的法器。你们竟然要尊重一个魔界的人,令人感到无知可笑。”

    吴凡说完便踏入了陈能辉打开的那个口子,进入了花药谷,一群无涯峰弟子用痴呆的目光看着吴凡的背影。我们没有说不以他为榜样啊,但也得殷师尊同意才行。

    吴凡进入花药谷,便见到一群穿着白衣的女弟子围着陈能辉,她们手拉手,不让陈能辉离开圈子。陈能辉正在费力解释,吴凡一个冲撞,进入那圈子之中,将陈能辉抓起来就抛了出去,高声说道:“陈兄,此事宜快速解决。圣手宗一个前辈长老的死,对于有十万之众的宗门来说,那可是一件巨大的事。”

    陈能辉在高空中倒转身子,立即冲向站在鲜花护栏前的宁雨薇那。

    吴凡被一群女仙医围着,就像看到了现代医院一群真正可爱的白衣护士。吴凡不禁说道:“诸位,陈能辉为了自己所爱而来,何不成人之美?古语有云: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你们都是以医术救人为己任的美丽天使,为何有这一种不完美的执念呢?”

    吴凡这一问,让这些手牵手的女弟子满脸愕然。吴凡又提丹田之气道:“如果有一天,一个爱你的人,从千万人之中,不畏生死前来要带你离开一个看似安逸幸福实则如牢笼一般的世界,你们有什么理由不跟他一起离开?”

    吴凡这话是针对陈能辉与宁雨薇。因为陈能辉虽然十分勇猛地冲到了鲜花护栏前的宁雨薇身边,但他竟然不敢去直视宁雨薇了,更不用说把她的手牵在手中,带她立刻离开了。这就是对一个喜欢的女人会出现的心态,毕竟,陈能辉之前的豪言壮语,是在没有看到宁雨薇的脸面情况下说出来的。当面对宁雨薇的时候,陈能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站在宁雨薇面前,连头都不敢抬起。这是一种喜欢对方又担心对方不接受自己的自卑心理。

    吴凡可不想陈能辉如此婆婆妈妈浪费时间,他相信,只要陈能辉这一刻勇猛地牵上宁雨薇的手,然后说一声走,宁雨薇一定会跟他走的。女人不正是喜欢一个有勇气的男人,一个敢于在大众前示爱而不顾一切的男人么?

    而吴凡这一提丹田之气传遍整个花药谷的言语,冲刺了陈能辉的耳膜。陈能辉猛然抬起头:“雨薇,跟我走!”

    宁雨薇往后退了一步,摇头道:“你杀了大师尊?”

    陈能辉道:“他杀了我娘!”陈能辉往前踏出一步,宁雨薇再后退一步,大声说道:“方师尊对我有恩,我不会跟你走,我会给他报仇的。陈能辉,请停步!”

    陈能辉看着宁雨薇,宁雨薇看着陈能辉,两人进入僵持。花药谷许多女弟子全数聚拢围观,吴凡见状,感到极为不妙。毕竟,方景针是圣手宗前辈长老,辈分都是高于十大长老的。在这里待得时间越长后果越发不好。杀人之后,是要快速离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