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6 抢走
    吴凡很清楚,陈能辉之所会做出今天行动,这是因为陈能辉是真的喜欢宁雨薇,三个月前的理论轰炸只是一种辅助与催化作用。真正做出决定的还是陈能辉本人。然而,这事与他吴凡脱不了关系,此事必须办成。

    吴凡也不再多说,沧龙剑飞射而出,一道青光连天,刺向陈能辉,陈能辉知道吴凡用意,一把金色银针回击,一金针花朵绽放而开。吴凡道:“陈兄,看看我和银针花朵。”吴凡当即施展出“散花飞针”一朵朵银针花朵绽放而开,将金针花朵缠住。

    吴凡又道:“陈兄,莫忘初心,鼓足勇气前进!”银针花朵炸裂而开,化作万千星点,扑向了金针花朵。

    吴凡指着金针花朵道:“陈兄,你的金针花朵,像一颗赤诚之心啊。”

    陈能辉当即一愣,吴凡趁这时机,强行动用念力改变金针花朵的形状,渐渐变成了一心形花朵。陈能辉这才明白吴凡用意,当即猛然踏步而前,超越宁雨薇的后退速度,欺近宁雨薇,一把抓过她的手,而后指向空中那一朵心形金针花朵,说道:“雨薇,那便是我对你的一片赤诚之心。”

    “做惯了别人的棋子,想要跳出棋盘,没那么容易。”吴凡在空中收回那许多银针,站在沧龙剑之上,做出了冲天而去的姿势。

    陈能辉便一把扯过了宁雨薇,将她强行拥抱,大声说道:“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一定要把你带走,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但我知道,我陈能辉这一生,爱上了你,愿意用我的一生守护你。”

    当那一朵心形金针花朵形成时,宁雨薇的心就猛烈跳动,一种心动的感觉涌遍了全身;但她被陈能辉强行抓住手的时候,浑身就是一颤抖,平日她圣手宗长老关门弟子身份的高贵一面,就那样被陈能辉打破;当陈能辉将她强行抱过来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要继续坚持留下来,还是就那样随着陈能辉离开。

    而这时候,殷正灸闯了进来,他高声呼喝道:“薇儿,方景针习练魔界嗜血宗的噬魂血针,请无需愧疚,更不用为这种恶人报仇,我和你都是他的棋子。陈道医,薇儿交给你了。”说完,殷正灸就坐在那里,闭上眼睛休养,适才被方景针的毒针攻击,伤了大把元气。

    陈能辉楞在当空,这是得到了圣手宗大长老的肯定。而宁雨薇看着殷正灸,双眼渐渐迷糊,强行挣脱了陈能辉,对着殷正灸跪拜,陈能辉也是鞠躬三下,而后就将宁雨薇给抱了起来,御针飞空而去。

    只不过,出得花药谷,在外面那些,就有很多不明真相人的责骂。

    “忘了师尊对你的呵护与关爱了吗?”

    “你这样离开,圣手宗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甘心那样跟着一个这样男人浪迹天涯吗?”

    “宁师妹,他们一起制作了一场虚幻的场景,要偷走你的心啊,千万不要冲动跟人走啊。”

    “像陈能辉这样的男人,在圣手宗多的是啊。”

    ……

    众人纷纷出声阻拦,无数圣手宗弟子飞空而起。吴凡很清楚,那些所谓的长老肯定是知道了无涯医殿的事了,此刻是不会出头的。吴凡也懒得鸟他什么人出来,就那样一剑轰斩而下,高声喝道:“圣手宗万千弟子,也不及陈兄一人。有人敢像陈能辉这样为了爱而不顾一切么?有人能在飞针造诣上超越陈能辉么?如此优秀的男人,就该配如此美若天仙的女仙医。”

    陈能辉听吴凡这一番言语,感动至极,他很清楚,如果这一次,没有吴凡,他这一生或许都不能触及到宁雨薇的手,更不用说现在这样抱着她。宁雨薇现在不反抗,那边足以证明她心中有自己。有些事,不去尝试,不勇敢去面对,就永远也不会得到意料之外的收获。故而,陈能辉有感而发,同样呼喝道:“今天,谁要阻止我陈能辉带宁雨薇离开,休怪陈某不念同门之情,针下无情。若不能与她一起,我即便战死此地又如何?”

    “陈兄,作为一个男人,当如此!各位美丽的女医生,有看上我的么?看上我的站出来,我也会不顾一切带你离开的。”吴凡大声说道,脸上故意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让那些圣手宗的女弟子本来觉得吴凡这人,如此讲义气,帮兄弟来抢女人,而实力也是如此勇猛的高大形象,瞬间划入猥琐大叔的行列。

    吴凡高声笑着,沧龙剑一指上空,与陈能辉施展而出的飞针手印一道,破开上空一道口子,直接突破了无涯峰的上空封锁禁制。吴凡蹬地冲星,当先冲到了无涯峰上空千丈,而后陈能辉抱着宁雨薇飞出,吴凡便立即说道:“陈兄,你的伤势很重,快速飞离此地,一路往北。我会尽快追上你。”

    “吴兄,你……”陈能辉一愣,他知道吴凡是要留下来阻挡圣手宗的追击。吴凡喝道:“不要让自己抱得美人归,却没有享受到那种水乳交融的爱,那才是真正的遗憾,快走!”陈能辉不再多说,收回了那“通天路”所有银针,便抱着宁雨薇快速飞空而去。

    吴凡站在当空,很快就有许多圣手宗弟子飞空而来,吴凡站在高空之上,立即施展出“散花飞针”,一朵朵银针花朵绽放而开,不禁道:“诸位圣手宗的小弟,高层领导,我这一手便是陈能辉最新悟出的飞针术,可有看清楚我如何施展出来的?”

    “你是何人?”夏大伟第一个出声,吴凡见夏大伟高高瘦瘦,脸面形态是与石玉伟这类货色近似,一样问道:“你又是哪个畜生?”

    “畜生?我堂堂圣手宗第七长老夏大伟,你会不知道么?你敢说我畜生?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嘛,一定要让大家不高兴嘛。”夏大伟阴阳怪气加满脸愤怒。

    吴凡道:“奥,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石玉伟这人称小伟哥的大哥夏大伟,可惜啊,石玉伟死前笑着说,这一生最有成就的事就是将夏大伟的女人玩了个遍。”

    “你胡说什么?”夏大伟怒吼而出。

    吴凡听言,没想到自己乱说一通,竟然刺中了夏大伟的要害,不禁笑道:“没有什么,只是将一个死人死前说的话,对着你重复了一遍。我可不是故意说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