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3 符兽
    凤岚星,星辰传送阵外。吴凡率领八头符兽缓缓踏足在那沙漠之地上。一百多年前,吴凡曾经踏足此地,那时候,吴凡炼魄期修为。现在吴凡化神一级修为。那一片荒漠上再次出现了黄羊,那个人又出现,问吴凡:“前方看来不难,可曾想过生根在他乡?”

    吴凡道:“四海为家,整个星辰大海,便是我的家乡,我何必费心扎根于何方?”

    “看来凤岚星有一场腥风血雨要刮起,年轻人,可曾想过,被你杀死的人,他有爱人,有家小,当一双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如何能斩下你的屠刀?”那人双手一抓,一头黄羊在手。

    吴凡道:“你又可曾想过,你手中的黄羊其实也是一条生灵,当你用来用作装逼道具而将它弄死的那一刻,你如何能够问我这个问题?”

    那人大声笑道:“黄羊非羊,不过我的元气而已。收!”四处黄羊全数往那人聚拢,那些黄羊变作黄色烟雾,进入了那人的身体之中。

    吴凡道:“即便是你的元气,也有生命!”

    “真是会胡说八道。”那人整个身子变得高大,看上去勇猛异常。吴凡道:“阁下看来是要动真格了,一百多年前,我踏足于此地,你为何不动真格?”

    “我从来没有动真格啊。你心虚幻,迷途将至,困厄一生,苦矣苦矣。”那人反驳道。

    吴凡道:“可我一点也不在乎你说什么。如果你不战,便请让开。你要战我便战。”

    “战?你知道什么是战吗?”那人反问道。

    轰的一声,吴凡一拳打出,将那人轰出百丈之外,冷然道:“这便是战!”

    “看来你是个肤浅之人。”那人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站了起来。吴凡道:“那么,这是否为战?”

    踏步滚雷,翻起万千沙浪。那人从沙尘之中走出,笑道:“还是如此肤浅!”

    吴凡见状感到有些惊骇,这人完全不吃自己的物理攻击。吴凡便即调动神念,低喝:“神念,攻!”

    吴凡神念散出,立即侵入那人眉心紫府,只不过,吴凡发现,入侵其紫府之后,神念从其脑后飘出,连其识海都没见着。那人笑道:“这还像一点话。”

    吴凡道:“看来,你擅长念力攻击,而且只吃这一种攻击。”

    “你可以继续试试。”那人淡定从容,周身有着黄沙光晕。吴凡看来看去这也不是什么沙魔所化,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吴凡当即驱动八兽远远离开。吴凡当即力化念,这一招是相当冒险的。如果这个人真的擅长神念攻击,而且能够制住神念。那么吴凡想要有念化力恢复自身的血肉部分,那就会很危险。

    但吴凡此刻管不了那许多,这个人明摆着就是找茬的,如果不理会他,就永远走不出这一万里沙漠。故而,吴凡力化念之后,形成一把念力之剑,这转化的时间几乎是瞬间完成的,所以,念力之剑也几乎是瞬间穿射了那人的胸口,一阵滋滋的声音响起。那人的肉身是实实在在被洞穿了一个大洞。吴凡趁机发动更猛烈的穿射,穿过其双足,其双足断裂。这也是瞬间的事。

    如此,吴凡几乎是在三息之内,力化念,以念力之剑在那人身上来回穿梭,将那人穿出了满身窟窿,而后吴凡快速念化力,恢复血肉部分,挺身而立看着眼前那人。吴凡并没有停止攻击,令八头符兽立即从四面八方冲腾攻杀。吴凡趁这时间,抓了大把的紫色灵石,用来补充消耗的大量真元。

    而那个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人的血肉,竟然能够完全转化为念力,这是什么功法?眼见八头符兽攻击而来,他却是无动于衷,因为,此刻的他十分虚弱,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吴凡来了这一手。

    八头符兽将要冲击靠近那人的时候,那人立即招手说道:“道友,请慢!”

    吴凡当即喝令八头符兽停止攻击,不禁道:“终于不再装深沉了。”

    “实在是看不出道友还有几分本事,我身为修真一级道门的掌星使者,竟然都能够被你打败,真是佩服佩服。”那人说着,就抓出了一把星晶。

    吴凡一见他手中的星晶,便知此人是星元期以上修为,他现在是要恢复星元。吴凡岂能容他得逞,什么一级二级道门,吴凡也从来就没有重视过。如果是凤岚星六大宗门的人听到这人这样说,那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了。

    但吴凡可没有这种心理负担,他当即做出决定,一杀百了。吴凡继续驱动八头符兽进行攻击,因为五颗圆珠合为了附着有玄道两字的玄清色玄道珠,吴凡吸化紫色灵石的速度极为恐怖,吴凡几乎是抓出一把灵石,灵石立即化成了碎石。如此,吴凡赶在那人之前恢复全身战力。吴凡便即一抖沧龙剑,趁着那人要抵挡八头符兽的空档,一剑穿其头颅而过。

    那人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怨愤,嘴中还在说:“我以放黄羊于沙漠的方式来掌监这颗星球,你不会不明白杀害一级道门掌星使者的后果吧?”

    “即便我明白,我一样要杀。因为,你在阻碍我前进的路!”吴凡说着,令八头符兽散开,他踏步滚雷而起,到得那人身前时,一脚踹到半空,而后蹬地冲星,一拳将那人轰到了千丈高空,打碎其肉身,其星魂已经被沧龙剑严重穿射成重伤,此刻早已飞出其碎裂不堪肉身,满脸的惊慌,那一种从容淡定再也看不到一丝,他惊慌道:“天武道法?”

    吴凡沧龙剑在远处飞射而回,并没有饶过这人星魂,一剑灭之,至于此人想要的答案,他永远也不知道了。

    杀掉此人,吴凡不禁高声喊道:“要问前方难不难,难也不难,关键要有目标和方向,要有勇气踏前方!”

    吴凡收剑,落地,将那一级道门的掌星使者因为肉身碎裂而飘落的一个掌星令还有一个储物戒,一一收起,放入了自己储物戒之中,而后率领八头符兽继续前行,仿佛这一级道门的掌星使者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