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1 兄弟、父子
    云中天将关赢海的元神吸走之后,将那六个遁走的元神也同样收走,之前有三人被吴凡一刀秒杀的,元神也被吴凡一刀解决了。这让云中天最为吃惊的,好在后面吴凡的表现没有那么生猛,七个元神收在他的招魂幡之中,云中天立即往吴凡那一指,喝道:“云飞天,出战!”云飞天缓缓走出,站在吴凡对面。

    云飞天是云中天的弟弟,当年参与拦截吴凡与蓝思妍,不过,当年云飞天比较幸运,并没有被吴凡杀掉。此刻被把自己当成宗主的哥哥喊出迎战吴凡,那是他极度不情愿的,他不认为自己是吴凡的对手,这就是明摆着要他这个弟弟去死。

    父亲在的时候,总不喜欢父亲对自己唠叨,然而他突然间离开了,云飞天才发现父亲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面对无情而冷血的哥哥,他不敢反抗,因为他的元神受制于云中天。

    云飞天脸上的表情,吴凡一眼就扫出,其中一定大有问题。吴凡便道:“两人长得差不多,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手握招魂幡,一个却是胆战心惊要面对接下来的生死。亲兄弟,自相残,你们说,是不是一个悲剧!”

    吴凡的话音,声传千里。仙剑宗诸多弟子都听在耳中,那许多弟子却不敢吭一声。

    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仙剑宗上下也不是不知道云中天根本就不屑通过宗门阁老的意见,就一句:“父亲在混沌区域神秘消失,接下来我云中天全权接管仙剑宗,任何人不得违逆,如有违者,杀无赦!”

    云中天是傲然至极的,他很有底气,那些宗门阁老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云飞扬一直不敢动用的招魂幡,云中天用得风生水起。这招魂幡本来云中天也不是不敢用的,只是一件事,令云中天不顾生死,在混沌区域之中,用自己的血滴落在一朵石化的烟石玫瑰之上,从而打开了禁锢在其内的招魂幡禁制,再耗费了全身半数的精血,终究使招魂幡认主。

    而这件事,在云飞扬看来不是什么事。云飞扬在位的时候,就当着阁老的面说过要将宗主之位传给云中天,只不过,那是要等他云飞扬飞升之后。这话传到了云中天耳中,云中天心中冷然:我知道,你是要让弟弟云飞天接手,哼,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你这老不死的占有,而我却不能吭一声,看着她那求助的眼神,我却无动于衷,这是抹不去的伤,是难以抹杀的阴影。老贼,你不会明白喜欢上一个人的心情。要我等你飞升之后,恐怕你早就安排云飞天继位了吧,等你飞升,哈哈,那就是永远不会有机会。

    然而云飞扬一直是将仙剑宗之内的女性当成是他的,有了云中天与云飞天,也不过是云中天即兴而起所造就的。云飞扬自认为自己的一生不会受到俗世一切情事的羁绊,所以他自命飞扬。

    云中天是想不到云飞扬当年亲自出马拦截吴凡与蓝思妍,回来之后性情大变,每一天都要有女弟子陪着过夜,云中天试探了很多次,派了不少人去刺杀云飞扬,但都一一失败。故而,云中天便忍着,等待着时机。

    而吴凡这一次的到来,令云中天出乎意料,本来他就想要在近日动手除掉自己的父亲,毕竟,云飞扬经过这一百多年来对歌舞女色的沉迷,已经是虚弱很多很多,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云中天也等够了。但他根本没有预料到,干掉父亲的会是突然出现在炼器火堂的吴凡。因为云飞扬当时显得很虚弱,吴凡干掉了云飞扬,云中天也不认为吴凡有多少能耐。至于阿修罗,云中天很清楚,吴凡根本就还不能彻底灭掉他的。

    这一刻,云中天逼着自己弟弟云飞天与吴凡对决。一个因为有招魂幡而显得傲然无边,一个因为害怕打不过吴凡又不得不出战而显得怯懦。这对比太过鲜明。

    吴凡见仙剑宗上下弟子都是不敢吭一声,又道:“十万之众害怕一个人?堆也可以堆死他。”

    “那么,你们是不是可以轮流上,堆死眼前这个将我们炼器书楼摧毁的将前任宗主杀死的凶手呢?”云中天一点也不把吴凡看在眼里。

    吴凡笑道:“云飞天,你为谁而战?为了仙剑宗,还是为了云中天?”

    云飞天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云中天冷然咆哮道:“云飞天,愣着做什么?他不过是趁着我们爹十分虚弱的时候,才能够杀死爹。你不曾记得爹宠爱你的时候么?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先给你吃够来,有什么好的法宝,都要先让你挑。

    跟你哥哥我发生吵闹的时候,吊起来被皮鞭抽打的人一定是你哥哥我。就连名字,我是云中的天,而你是要飞天,名字上都要好过你哥哥我。要不是你哥我冒死将招魂幡拿在手中,爹还在内心之中要让你成为下一任宗主呢。

    看看吧,爹如此宠着你,杀他的凶手就在你面前,你有什么理由犹豫,你有什么理由胆怯,战吧,为了爹,云飞天,你必须不顾生死一战,那样即便战死,也是个十分孝顺有情义的儿子,也是一个为了哥哥而战,为了宗门而战,更为了你自己内心而战的男人!”

    云中天咆哮出这一段话,可谓是在心里憋了很多年很多年了。他骨子里就怨恨云飞扬偏心,同样是儿子,自己所遭受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待遇,他内心之中充满了怨毒,要不是有招魂幡在手,他将会继续被云飞扬那种偏心态度对待,继续被遗落在宗门的某个角落,宗门之中稍微有一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敢对他这个宗主亲生的大儿子冷眼相对,甚至一点不给面子,直接冷嘲热讽,甚至会出手打他云中天。

    在云中天看来,造就这一切的,都是云飞扬的偏心,所以,云飞扬死了,他心中对吴凡是没有一点怨恨,反而还觉得干得太好了,他少背负一个弑杀父亲的恶名,但他却对自己的弟弟充满了仇恨的心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