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8 联盟之力
    吴凡看着八头符兽来回奔走,眼前渐渐被一阵符文光幕给围困。而且,吴凡能感觉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在不断下降,四处有机关运转的声音。

    吴凡神念一动,符兽首领当即痛呼道:“吴凡,你说让我们自由,却不剥离掉你禁锢我神念中枢的神念,你说话不算话。”

    “之前还说我是说到做到,愿意跟随我的。这是你说的吧?”吴凡淡然道。

    “没错!但我那是反话,你太过愚蠢,没有听出来而已。”符兽首领道。

    “你可以跟我说的,看来,你沟通能力还是有些问题。”吴凡道。

    “跟你说?跟你说了你也不会那样做。因为,你内心之中就是要留下我们八兄弟,研究符剑录,但,你的神念能进入符剑录书页之中么?进不去的。只有拥有我们符兽血脉的修罗界的修罗才能看到符剑录之中的内容。而你,必须死!”符兽首领怒吼道,可见它对吴凡的意见那是化成了滔天的恨意。

    吴凡摇头道:“符兽老大,你也并没有攻下麒麟宗啊。我现在才算明白,你们一开始就想要背叛我,一开始就不信任我,认为我说话不算话,所以,你们才与麒麟宗勾结一起。如果你们真的攻下了麒麟宗,我又怎么会不将留在你神念中枢的神念给剥离呢?”

    “很聪明!”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吴凡在这一刻,所看到的不再只是符兽身上的符文光华,还能看清楚外面的一切。八头符兽已经停止了狂奔,赫然站立在那个说话青年男子的两边,青年男子身后跟着一头螭吻,龙头鱼身,阔口噪粗,看上去像一条大鱼一般。这螭吻悬空而飘,紧随在那青年男子之后。

    吴凡细看这青年男子,看上去就有一点像当年那个麒麟宗宗主秦六安,但只是一点点,这青年的形象明显要好了不少,而且,他身上有一种像是君临天下的气息。他站在高处,吴凡在下方仰望他。

    那青年道:“我,麒麟宗现任宗主秦政。”

    “我,丹鼎宗宗主马处生!”

    “花香宗,宗主花雨玲!”

    “鲲鹏宗,宗主古天弓!”

    “天虎宗,宗主冷藏!”

    “火罗宗,宗主陆大红!”

    凤岚星五大宗门的宗主齐聚,外加一个晋升为二级道门的火罗宗,吴凡看了看这五个人,不禁道:“还有一个仙剑宗宗主云中天呢?”

    “他不配为仙剑宗宗主。”秦政说道,秦政穿着一身麒麟道袍,与麒麟宗其余人的服饰是有很大区别的,麒麟宗弟子一般都是穿着身后刻有一麒麟兽的服饰。

    “我火罗宗从此替代仙剑宗!”陆大红说道。吴凡见陆大红这女人,名字很俗气,但相貌却是绝佳,虽然不能跟洛诗与蓝思妍相比,但这种高贵的绝佳姿容,蓝思妍与洛诗都不具有。陆大红重重地看了吴凡一眼,吴凡笑道:“陆宗主,想必我们现在是第一次见面呢。你们新的落户地址,如果少了那条火龙,我不知道你们那里何时会有猛烈的火山爆发。”

    “吴凡,是你把火龙给收了么?”陆大红此刻没能忍住,几乎是吼出来的。吴凡见状,又笑道:“那头火龙太过装蒜,我看它不爽,灭了它。”

    “哼,你现在知道苦果了么?”陆大红说道。

    吴凡很自信地摇头道:“苦果,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把我困在这什么鬼陷阱之中,你们知道的,我还没开始冲击。”

    “我麒麟宗千年来炼制而成的九重妖楼,我秦政主持研究而成的魂器,想必会让你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秦政一指吴凡,身后的螭吻便即喷吐一道水雾,吴凡终于看到了困住自己机关的全貌。

    确实如秦政所言,他现在就被压在了一座灰白的高楼之下,那高楼之上的每一层,都有那许多妖兽,确切地说,是魂兽,是麒麟宗搜集出来的。九重妖楼,每一重就有九层,总共八十一层。

    吴凡有些后悔,当时八头符兽开始奔走的时候,没有立即施展野蛮冲撞。但吴凡不知道,其实在十二天前,吴凡就自己踏入了秦政设计好的地点,这是十分凑巧的。八头符兽也没有料到,所以它们得到秦政的指引,就那样在吴凡周围蹲坐,这完全是不想让吴凡离开这个地方。而吴凡当时又哪会想到这一茬,毕竟,在那一会,吴凡心中并没有生出什么警兆了。加上吴凡渴望破解符剑录,就那样在这地方耗了十二天,直到秦政聚集了其余五个宗门的力量,真正启动了九重妖楼,吴凡这才被困入九重妖楼之下。

    要不然,秦政就得真正灭杀宗门内一万弟子,才能将吴凡给拽入九重妖楼之内,而后再通过其余五大宗门的力量将吴凡彻底镇压。这九重妖楼,秦政是可以肯定,凤岚星之上是无人可破,它一旦镇压下来,一级道门的宗主都能够轻易压制。

    符兽首领对吴凡说道:“吴凡,即便你没有解除你留在我识海中的神念,你现在也没法控制我,等你在妖楼之下消融的时候,我将会真正自由,而不是等着你的承诺。”

    “离开了我这么好的人,你会后悔的。”吴凡淡然道。他现在知道自己被困住,被什么困住,心里反而踏实了。

    冷藏问吴凡:“冷虎霜回归我宗门之后,告诉了我你在仙剑宗所做的一切。你就算是真的武祖,我们也不会再让你活着出来,你杀了关赢海,让我女儿守寡,本就该偿命。”

    吴凡道:“可惜,当时仙剑宗弟子没有一个人敢去接你的女儿,你把她当成宗门联姻将她嫁出去的时候,可曾想过你女儿守寡,我想你一定不曾在乎过。现在说这事,不觉得你很虚伪吗?”

    “他们后来的感情很好,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吴凡,你应该忏悔,那样或许你还有转世之机。”冷藏阴冷道。

    吴凡道:“看来你下一步会说,是我残忍地拆散了他们。”

    冷藏回道:“没错,就是这样。你说你不应该忏悔?”

    “令我后悔的事不多,能令我产生悔恨的,很难。你女儿的幸福,是被你这不愧为人父的垃圾给毁了。”吴凡扫视上方,而自己所处之地,还在降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