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1 魔焰花
    火罗宗与丹鼎宗的高层被吴凡解决后,接下来便是天虎宗,天虎宗宗主冷藏喝问:“当时你并没有杀我女儿女婿之意,为何现在要杀我宗其余弟子?”

    吴凡道:“见恶不阻,反而与恶同舞,即便旁观之人,也是帮凶!”吴凡沧龙剑猛烈穿射,冷藏全身烈焰腾升,星火出击。吴凡无视之,天武神刀被染上了紫色火焰,一刀斩落,破灭其星火,破灭冷藏肉身,其星魂被紫火焚化,死得不能再死!

    吴凡将秦政杀得逃脱,灭杀丹鼎宗与火罗宗化神以上之人,灭杀鲲鹏宗宗主古天弓,这一连串的杀招,不过一刻的事,吴凡的攻杀速度是越来越快越来猛。

    杀了这些人,吴凡一扫花香宗诸人,问道:“为何不逃?”

    “逃走你也会追上。”花雨玲说道。吴凡道:“那么,当年追杀我和蓝思妍的帐,今天算清楚!”吴凡一刀轰斩而出,花雨玲身边立即出现了不少花朵,红的绿的黄的青的白的……犹如万花绽放,花雨玲整个人就如置身于花海之中,四处飘出花香,令人不免沉醉。

    不过,吴凡当年与绿儿在九天木灵塔的世界之中,见过的花海比花雨玲现在以法力所幻化出来的,种类要多很多,每一种花那也要绚烂得多,而且,那都是真实存在的。

    故而,吴凡一点也不受其影响,直接野蛮冲撞而起,冲腾的气浪,将那些法术之花全数震碎,片片飞花,阵阵花雨渐起。吴凡下一刻,将花雨玲整个娇柔的身子撞飞。吴凡再出一刀,花香谷几大长老同时阻截,但吴凡的天武神刀何其威猛,将她们阻截的力量破开,继续迅猛斩下。

    但见阵阵气浪如凶神一般冲击而开,将花雨玲的面纱给冲起,而面纱之下,却是一朵妖冶的花朵,如魔火腾升,花瓣由六变十二,十二变二十四,二十四便三十六,再变回六瓣,如此往复变化。花雨玲其实是一朵魔焰花。

    吴凡提气传音道:“原来花香宗宗主不过是一朵花精修炼而成。摘下你的面纱,让你宗的弟弟好好看看你真实的面目。”

    听得吴凡如此说,花雨玲发出一声尖啸之声,整个人烈焰腾升而起,不小心看还以为她修炼了火罗宗的火系功法,细看之下其实她原本就是一朵魔焰花所组成。吴凡未曾接触过魔火,不过,吴凡右手紫火腾升,一掌一拍,紫火掌影就那样如一条紫龙一般,冲击而前,打穿了前方魔焰花,一阵尖利的悲呼之声,又像是女鬼的咒怨声,响彻四方,阵阵悲凉氛围笼罩了整个麒麟山脉。

    吴凡收刀,出沧龙剑。沧龙剑周身的蓝紫光芒,在这一刻被吴凡一抖,猛然轰炸而开,形成了一道蓝紫剑气,穿射过魔焰花,这个时候,魔焰花所发出的尖利之声更甚,但这是在要被灭亡时所发出的。一个满脸幽怨的赤**子之身,从一边飞遁而去。只是,吴凡的仙符剑并没有放过她,而是将她给扯入了剑体之中。

    此刻,仙符剑之上的符文流光溢彩,闪发出的符文光芒之中,似有朵朵鲜花绽放。而后一朵朵鲜花从符文光芒之中飞出,很快又凝聚成了一朵妖冶的魔焰花。魔焰花发出阵阵尖利的笑声:“吴凡,此仇,必报!”

    吴凡不禁大惊不已,这花雨玲不是被灭了么?三昧真火也不能灭杀么?吴凡不相信,双掌紫火腾升,以瞬移之速,打穿一个又一个花香宗的高层,那些人并不是像花雨玲那样由魔焰花修炼而成,而是真正的人类修士。花香宗高层就此全数伏诛,剩下窥虚期以下修为之人,吴凡再也不去看。他整个人腾冲而起,冲到了万丈高空之上,站在云海之巅。

    云海之上,是那一朵魔焰花,魔焰花渐渐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花雨玲对着吴凡笑了笑,笑得很甜美又很诡异,当吴凡瞬移过去的时候,花雨玲消失了。而后,吴凡再也没有看到花雨玲。

    吴凡站在云海之上,沉思许久,凤岚星六大宗主,真正被灭掉的有云飞扬、古天弓、冷藏。马处生逃走,秦政逃走,仙剑宗自命为新宗主的云中天也逃走,而花香宗宗主同样逃走。这一战吴凡虽然胜了,但心中十分不爽。那几个人存在着,就不能算彻底将当年追击之仇给报完,只能说是讨回了所有利息。就连新晋升成为二级道门的火罗宗宗主陆大红也被冷南宫三人带走。

    吴凡面目阴沉下来,看来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要不然要解决这些人,何必如此折腾,一拳一个灭杀岂不爽哉?不过,仙剑宗算是彻底被瓦解,云飞扬一人之能,要整合起一个强大的二级道门,短时间内根本办不到。这是吴凡此次行动的唯一可以平衡下自己内心的。尽管如此,吴凡本来因为对蓝思妍不再无愧的心境,又有了新的阻碍。

    吴凡缓缓在云海之上踱步,望着前方,该往哪走了?吴凡一时之间,竟然感到迷茫起来。前方有无数路途可走,但属于自己的出口在哪里?吴凡的心境渐渐蒙尘。

    吴凡能够感知到这心境受到的消极影响。他当即一声长啸,猛地往下方沉落。吴凡高声喝道:“天赐君音”,吴凡的话音犹如雷声滚滚,响彻了整个天际。而一口胸闷之气喷发而出,气浪往两边炸开,就像是一片海洋被硬生生分成两半。吴凡踏步而前,踏步滚雷加身剑气场施展而开,对着前方一座大山,就那样踏步而过,过后,山崩地裂!

    吴凡胸中的闷气才稍微缓解不少,心境所蒙之尘埃渐渐荡开。

    还不够!

    吴凡一声呼啸,猛烈对冲而前,一座大山被他洞穿,再往前,举刀一劈,开山!再往前,沧龙剑猛烈一劈,再开山!再往前,仙符剑劈开大山又尽收其山魂……吴凡就这样一路前冲,疯狂开路,直到破碎十座大山,吴凡终于停顿下来。吴凡心境上所蒙上的尘埃,在这一冲击过程之中,全数被涤荡而开。吴凡的心中再一次清明起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