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8 遇见李冲
    对于李冲所言,吴凡顿了一会,才缓缓说道:“或许,我一直来都是面对自己所不能抗衡的存在,不是吗?”

    “在阳元星的时候,还算不上!”李冲回道。

    “如何才算得上?”吴凡反问。

    “因为阳元星上,你不会死,有人不愿意你死。”李冲指了指上方。

    吴凡道:“它现在也决定不了我的生死。”李冲一拳轰在地上,大笑道:“好!”吴凡道:“李殿主,你来此多少年月,对玄虚星很熟了?”

    “六十年,十年晋升一级。这玄虚星的星晶储备不少,太适合星元期修炼了。不过,我给玄虚星挖了六十年的矿。”李冲笑得有些尴尬。

    吴凡道:“看来你是学我当年挖矿的手段了。”

    “我是整个矿区挖矿的一号人物,嗯,虽然我也会参与挖矿,但孝敬我的小弟还真不少。”李冲似乎找回了面子,说话声音都大了些。吴凡道:“玄虚星如你所言那么强大,难道就不能发现你么?”

    “自然是发现了,但李某的修为晋级太快,十年一级,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一般修士,星元期修为时,至少也得三十年才能晋升一级。他们很想知道我所修炼的功法。这玄虚宗也是够厉害的,尽管我逃走了,这一个月来,把我追得也是够呛的,他吗的,真不知道是我身上被他们做了手脚还是怎么的,我明明躲开了他们的追踪,依旧是会被另外一波人给找上,时间间隔是相当短的。”李冲大咧咧说道,不过说完后东张西望一会,是要看看玄虚宗的人有没有追来。

    吴凡听李冲的描述,想起自己杀死白帆的时候,不久那个装逼犯就跟着追踪到了窥虚海,这玄虚宗如此擅长追踪,靠得到底是什么?不过,吴凡自从从窥虚海甩开了那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玄虚宗的人追寻而来。

    李冲又道:“你慢慢看慢慢欣赏,我得走了。”李冲立即冲天飞去,驾驭着赤炎剑,留下了一道火云纹路。吴凡往后一望,一群穿着白莲道衣的修士御剑而来,对着前方呼喝:“李冲,还不受降!”

    “我受你老母,老子给你们玄虚宗挖了整整六十年的矿,要不是老子组织矿工,制定了人性化的劳动纪律,这六十年来哪来的高产,睁开你们的狗眼去你们星晶库里看看,多出了几十亿了吧,老子功劳简直胜过玄虚宗宗主了呢。看来,得让你们宗主来跟我谈谈让位的事。”李冲在远空回道,等那些玄虚宗弟子追过去的时候,李冲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一个人愤怒道:“又让这盗贼给跑了。”

    “我们可怎么办?上面总是压来压去的,不把李冲抓到要怎么怎么样的。”一个人满脸忧虑道。

    “还能怎么样啊,顶多是扣掉这月薪水,少领一万颗紫色灵石了。”一个人呸了一声,显然对克扣一万紫色灵石是强烈不满的。

    “刘士豪,这对你的家庭可会产生严重影响,这也是活该你结婚身子,哪像我孑然一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李冲这狗贼我看是抓不到了。”一个人看着那忧虑之人道。刘士豪道:“我只是不想让我女儿为了修炼资源到处打杀。我希望她这一生,都平平安安。”

    刘士豪这么一说,其余人都默然。他们望向李冲消失的地方,咬咬牙,还是要追下去。虽然他们知道,很快就会有下一波人会出动,但他们依旧心存侥幸,希望是他们这一队人能够将李冲给抓住。

    不过,他们出发之前,回望了立在地上,仰望他们的吴凡。其中一人猛然降落:“适才李冲是从地面上飞空的。你认识他么?”

    吴凡道:“认识!”

    “是朋友?”那人问道。

    “他曾经帮助过我,也曾经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冷漠看着我陷入困境与痛苦之中。”吴凡都是如实说。

    “看来你与他的故事还不少。”那人说着就要收拾吴凡,但吴凡轻轻避开,说道:“道友,请自重!”

    那人笑道:“玄虚星也有不少宗门,但却都是挂在我玄虚宗门下,散修要想在玄虚星过得好好的,你就得看清楚大势。想想看,那凡间之人的痛苦,饱经战乱,饱受压迫,相信你会珍惜你现在的修为,窥虚一级,也不容易修炼上来的。”

    吴凡道:“如果你要问我李冲去了何方,我会告诉你的。”

    “看来你还算识相,说吧,李冲会去哪?”那人洋洋得意道。刘士豪等人已经降落地面,在吴凡周边围困着,都露出十分轻蔑的神色,毕竟,他们十来个人,全部是化神三级以上修为。这样的阵容追李冲这个盗贼,在他们看来是规模很大了。但面对他们所看到的只有窥虚一级的修为的吴凡来说,那就完全用不上,有那第一个缠住吴凡的人足矣。

    但吴凡所表现出的镇定,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试问这玄虚星,哪一个宗门,哪一个散修,哪一个俗世帝皇,见了他们玄虚星的弟子能够如此镇定?他们认为吴凡一定是患上了面瘫之疾病。那第一个刁难吴凡的人,本来就因为这些天追李冲追得毫无结果,心中烦闷难当,这下吴凡就成了他发泄的对象,越是见吴凡表现镇定他就越发火大。他再也忍不住了,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就那样刺向吴凡。

    吴凡依旧是轻轻一闪避,对于一个化神三级的人来说,吴凡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炼魄时战化神,窥虚时战星灵,战神魂,吴凡都未曾退缩过。此人被吴凡一冲一劈掌之下,整个身躯被吴凡打碎。吴凡感觉又像是当年刚进入巫主禁地空间的时候,操起黄金人头骨就砸碎敌人肉身的感觉。

    吴凡这一击,令其余十来个玄虚宗弟子脸色骇然,窥虚一级修为,一冲一掌,打碎了同门的肉身?吴凡冷然道:“一般情况下,我不主动攻击别人。一旦别人冒犯我,我或许会忍一忍,但,很多情况下就如现在你们所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