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9 贴杀
    吴凡往前一步,将那人的破碎的肉身一踢,飞溅起片片碎屑:“一般不是我出手太重,而是别人太脆弱!”

    吴凡冷然扫视了这些白莲道衣修士一眼,往一边踏步而前。

    但,这些玄虚宗弟子的心中是何等傲然,他们是玄虚宗的正宗入门弟子,而且都是高阶弟子,虽然对上头有些反感,但对于玄虚宗的忠诚度与崇热度那是相当高的,他们都为能在玄虚宗任职而自豪,十分有宗门荣誉感。

    吴凡一个散修模样的人,用邪恶的手法杀了同门,令他们同仇敌忾。吴凡看着这些蠢蠢欲动的人,窥虚期的时候,吴凡不曾知自己之命。但现在看这些人的表情,就可以推断出他们心中的一些想法,这些人都有一种奴式脑化的集体荣誉感,就比如一些在某一家公司任职高位,一旦有人说他们公司不好,他们就会感到自己也受了侮辱一般,这便是一种充满奴式的脑化荣誉感。

    吴凡所看到的这些人,一点也不会觉得他们的人生地位有多高,只是觉得他们一个个像傻逼!吴凡淡然道:“你们很想一招杀死我,从而证明玄虚宗的高大,但在你们心中又在惧怕我会一掌拍死你们。”

    吴凡再度扫视这些人,又道:“可以一起动手!”

    吴凡一说完,这些玄虚宗弟子当即合攻而上,道道白影挪动,所有人都展开其化神气势,周边空气顿时沸腾起来,阵阵气流胡乱冲击而开,周边一切山石林木都被这些气浪冲击破碎。这些玄虚宗高阶弟子自认为他们一旦合击,足以震慑星灵期修为之人,何况此人看上去还只是窥虚一级,即便真实修为有化神或者星元星灵又如何,一定会被制得服服帖帖的。

    吴凡能够感受到十几道强悍气息翻滚而来,就如千万重巨浪奔腾而至,吴凡一提气,闭上双眼,仿佛周边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他不惊不慌不忙不乱,双臂一展开,一道更强的火环震荡而开。

    这十多位化神期修为之人散发出的攻击气浪都被一一震开。吴凡周身的火环是他凝聚火元所化成的火环,颜色不过是蓝色,是星火之元所成的火环。这星火之环在他身边扩散而开时,就如一道道强烈火色圆盘刀刃,所触之物都如被切割碎灭。

    对方有五六个被这火环的冲击之势给直接毙命,只剩下了七八人。吴凡猛然一收星火之环,那七八人就感觉有一股吸力吸着他们靠近吴凡。吴凡没有出剑没有出刀,而是腾挪身形,靠近一个便一记贴山靠,完全是以硬碰硬的方式,一一贴靠死这些人,其肉身都被吴凡一贴靠之下,碎末飞屑,只留下了那个叫刘士豪的人。

    面对吴凡狂暴的攻杀之势,刘士豪满脸震惊与惊骇,十几个化神期三级以上的同门,就这样被杀死?这是玄虚星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这人到底是谁?这却是什么功法?肉拳击杀?传说中的天武道攻击之能么?玉儿……刘士豪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吴凡出拳时,立即跪了下去:“求你,不要杀我!”

    吴凡迅猛的贴靠之气势,冲起一阵狂暴的罡风,使得跪拜在地的刘士豪,双膝盖贴着地面往后滑了十丈之远,其双膝鲜血尽出。吴凡一个腾挪,瞬间靠近了刘士豪,罡风冲撞刘士豪的长发,展露了他满脸的恐慌与忧虑。吴凡终究是收住了冲杀之势,冷然道:“不为了玄虚宗而战死在我手下,却想要跪求苟活么?”

    “我不为自己而活,我得为我女儿活着。”刘士豪说出了这话,满头汗水。

    “你做出了选择,在我看来是正确的选择。你不说你能为我做什么给什么,只是纯粹地求我,这也是你还活着的原因。”吴凡收起右拳,往一边踏步而去。刘士豪跪拜道:“多谢侠士手下留情,为了玉儿,我可以跪天下人!”

    “跪天下人?为何不让天下人跪你?那样是不是更能守护好你的女儿?”吴凡在远处问话。

    刘士豪猛然站起,双拳紧握,然后又跪下,磕头道:“多谢提点!”刘士豪猛然撕下了白莲道衣,一身灰白素衣上身:玉儿,你娘背叛了我们,爹不会让任何人背叛我们,我要让你这一生都平安快乐。

    刘士豪转过身,整个人都感到轻松许多,不用再去看宗门长老的脸色,不用再去担忧那每月固定的月供被扣而轻松。离开了玄虚宗,一样可以活下去,而且还能活得更好。眼前这青年后生,不正是成功的案列么?刘士豪记得自己青春年少的时候,是很反感约束自己的条条框框,只是遇上她之后,有了女儿玉儿,他从此就一直在他所反感的条条框框之中挣扎着,只为了女儿能过得更好。

    此刻,刘士豪跳出了这条条框框,心境得到提升,修为立即从化神六级进入化神七级,与吴凡同等级修为,但战力与吴凡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

    刘士豪看着地面上同门的破碎肉身,他有点想不明白,他们的元神呢?元神也被灭了吗?其实吴凡也不知道,被他收入储物戒的仙符剑,隔着储物戒也能够吸化被吴凡击碎肉身修士的元神。

    刘士豪冷冷看着地面上的破碎肉身,有几个曾经与他共患难过的弟兄。在绝对力量面前,他不敢吱声,如果自身强大之后呢?难道就这样算了么?他不敢抬头看向走远的吴凡,但在心底不断呼吼:连转世的机会都不给么?就算是深仇大恨,也得给人转世之机啊。你够狠,弟兄们,刘某会为给你们一个说法的。而刘士豪心中又一念,他放了我一条生路,让我可以好好照顾到玉儿,我需要给弟兄们报仇么?我给他们承诺过么?我跟他们交情很深么?为了玉儿,不能忘此人留活口之义举……

    刘士豪的心中矛盾至极!

    李冲驾驭赤炎剑,见后面没有人追来,便在一座山谷之下降落,山谷之中有一湖泊,李冲忍不住就冲入湖泊之中,大声叫囔着:“这帮兔崽子连续追着我一个月,都没洗澡了。”当李冲脱光的时候,一个饱满的中年美妇站在湖边,对着湖中的李冲微微一笑,随即她全身衣服脱落,同样跃入了湖中,对李冲说道:“妾身为你洗刷风尘。”

    “啊……李某并不认识你,男女授受不亲!”李冲脸红了,就好像是个青春少年处男一般赶紧往后退去。那美妇笑道:“你现在认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