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0 湖女
    李冲看着美妇双眼的媚丝,顿觉此女定然是饥渴难耐,又或者是一个专吸阳元的女妖。李冲不禁喝道:“像你这么骚的女妖,李某还是第一次见到。”

    “天下哪有不骚的人,不然哪来那许多人呀。”美妇咯咯笑道,听得李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李冲散发出一股气息,身前水波往前推去,不禁道:“那是正常的繁衍,乃是天性所为,与骚没有任何关系。倒是你这种,才能完美诠释骚的含义。”

    “呵呵,看来你还真是会说呢。不过,反正你说什么都行,你又不能逃脱我的手掌心。”美妇道。李冲听她这么一说,立即发现因为自身气场激荡而开的水波,突然间就消失,整个湖面只有那些自然风吹起的涟漪,他释放出来的气息,也被完全给压制。一开始,李冲没什么感觉,过了十息之后,李冲就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带着阴冷的气息。整个湖面开始冰冻化,李冲顿觉一身冰冷至极,仿佛坠入了万丈冰窟一般。

    中年美妇笑道:“怎么样?这种即将要面对死亡的冰冷,是你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吧。如果你答应与我共枕三十六晚,我不但不杀你,还会让你体验做男人的滋味,还有更多的好处呢。”

    李冲感觉自己嘴边的肌肉都给冻僵,张一下嘴都显得如此艰难,好像被麻痹住一般。李冲怒气冲天,蹬着双眼。他在玄虚星这么多年,第一次如此憋屈。中年美妇进一步施压,李冲感觉整个心肺都要被冻裂开来,这使得他回望青春少年时的那些事,在那个年月,李冲是个有梦的少年,他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仗剑行天下,斩妖除魔,当在他遇到洛神的时候,他的梦想便是成为星辰万界少有的强者,出手之间,山崩海塌,如洛神那样,一足踏出深坑,身子直接冲入宇宙虚空。

    “冲儿,人的一生,总要做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这天下,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绝大部分人在人生的旅途之中随波逐流,再也看不出他的独到之处,那不是成熟的表现,是因为本事不够而对生存环境妥协的表现。”

    李冲一直记得父亲对自己的教导,独一无二?爹,你不知道要做到如此,是多么的难。需要有奇遇,需要有生死经历等等。

    李冲想到这一点,眼前这一幕不就是如此吗?李某自然是独一无二,何必再去崇拜洛神?李某难道不能走出自己的杀伐之道么?在强烈的冰冻之下,李冲的意念越来越模糊,剩下只是他现在所能想到的这些。但这一点,就如暗黑之中的一点光亮,坚定了李冲不屈之信念。

    李某乃是独一无二的,需要你这种荡妇来给好处,需要成为别人的棋子么?我的人生,自然由我自己掌控棋子,我的人生棋局,我,李冲自己可以下!李冲眉心之中的赤炎剑,在识海上空发出猛烈火焰,一道烈焰冲杀而出,直接飞出了李冲的眉心之外。李冲一身爆喝:“赤炎荡魔,化!”

    李冲第一步的解冻,便是嘴巴可以正常活动,这是满腔热血运转的结果,嘴部就是在瞬间恢复的。眉心出击的赤焰,使得他周边的寒冰之冻渐渐缓解。中年美妇冷笑道:“李冲,除非你有三昧真火,要不然的话,即便你的赤炎剑以燃爆的代价,也无法脱得此困。不信,你可以继续催动你眉心的赤焰。”

    李冲自然不相信,在阳元星,赤炎剑的存在,就是以赤焰之威荡除从妖洞进入阳元星的妖魔,这种荡魔的赤焰,还不能破掉这诡异的冰冻么?

    然而事实上就是这样,只是李冲的信念之坚定,就这样与中年美妇僵持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但,李冲是被玄虚宗通缉的要犯,没过两天,就有一波穿着白莲道衣的修士赶到了这湖泊周边,他们在李冲的背后,立即飞出飞剑,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不弄死李冲,但必须弄残。李冲与中年美妇正在僵持之中,那是无暇顾及周边的攻击,如果顾及到了,双方必有一人重伤。

    其中有一个是玄虚宗超高阶弟子看出了端倪,他有着星元期修为,与李冲相当。这一次,是玄虚宗最后一次下令捉拿李冲,如果没有捉住,玄虚宗高层将亲自出手,直接将李冲灭掉。如果在最后一次将李冲拿下,这超高阶弟子认为,那一定可以扬名一次,而且他是有消息来源的,李冲这人身上有着神奇的修行功法,一旦活捉回去给高层,那将会立下大功,到时宗门高层自然会给他不少好处,而且从此得到重用。这是一个相当好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

    这高阶弟子紧紧盯着李冲,看着宗门弟子的飞剑,一一刺向李冲,但不是要害部位,他内心之中在想象着此任务完成之后的事。这是头一次修炼到星元期修为,令他感到兴奋,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他的双眼就冒出光亮,至于那中年美妇,即便裸露,这高阶弟子半点兴趣也没,他飞剑飞出,他要先杀中年美妇,而后打压李冲。

    但在这时候,一道银色刀光闪现,那些偷袭李冲的玄虚宗弟子,被一刀杀死十个,就只留下了一个玄虚宗弟子了,而那刀光之幕在射杀十人之后就消失无影,而一个冷漠的青年立在上空,看着下方一切。

    李冲见状,不禁大喜。整个身子往一边一挪动,那中年美妇也不傻,当即收回攻势转向一边,调节理顺周身气息,与李冲的对抗,耗去了她不少元力。

    这超高阶弟子望着上空,冷然道:“道友想要为她出头么?”吴凡道:“你错了,我为李兄而来。”吴凡一指李冲,而后降落,与那超高阶弟子对立而望,淡然道:“阳元星,吴凡!”

    “玄虚宗,牛耳!”那超高阶弟子回道。

    吴凡道:“放了李冲,给你玄虚宗一个不灭的理由。”

    “好大口气,也不怕闪了舌。”牛耳怒喝,对于一个看上去只有窥虚一级修为的人,敢不知死活出此狂言灭他玄虚宗,这让他是十分愤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