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4 一道陨
    “你……”鸭公公巨大脖子红肿起来,这是太过愤怒的原因,鸭脖争食之道,是鸭公公能够走到今天的依仗,当年他还是一只不会吸化天地灵气的巨鸭怪兽之时,期望着有一日自己能够修道。而当空中一道雷轰下之后,他灵智开启,终于在与其余巨大鸭兽争夺食物的过程之中,参悟了这鸭脖争食之道。

    这对于鸭公公来说,能够参悟属于自己的道,那是何等的英勇智慧,那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但却在吴凡口中成了鸭脖吃屎道,肤浅,太肤浅了。

    鸭公公此刻是愤怒又鄙视吴凡,跟一个肤浅的人类怒对,鸭公公觉得很掉自己身为玄虚宗十大客卿长老的身份,立即就变得冷静下来,对于吴凡的口头攻击,已经无动于衷。

    鸭公公进入了这个状态,吴凡的拳势也蓄够,一拳轰炸而出,带动周边空气翻滚,使得前方空气都出现裂纹。武碎虚空四重天,这是吴凡施展出来的拳劲。鸭公公能感受到这一道刚猛至极的力量,但仍旧以其粗壮的鸭脖子去抵挡,浑然不怕被吴凡威猛的拳劲儿打断打碎。

    又一次正面接触,吴凡退后两步,鸭公公整个身子被震出十丈开外。鸭公公在十丈之外认为吴凡一定得稍作休憩一下,就像他曾经与许多人类修士打斗途中,一旦硬碰硬对上了,两人各自退开时,都要说一些豪言壮语,一边暗中调整内息恢复元力的。

    但鸭公公错了,吴凡身上所存储的元力之多,同等级修士根本没法比。吴凡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即一腾挪,一个贴山靠,将巨大的鸭子给靠得往一边倾斜,而后吴凡施展天武神拳,如一阵狂风骤雨一般轰击在鸭公公身上。每打落一拳,都会在鸭公公身上炸开一蓬血雾,炸起无数鸭毛。这一顿连环攻拳击之下,鸭公公身上的毛基本上被吴凡的拳击给打落,巨大鸭公公周边下起了一阵羽毛雨,与周边的朦胧烟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鸭公公整个肉身,就好像一头巨大无毛颈脖子特长的骆驼,其身上鲜血滴落,被朦胧烟雨一覆盖,他能感觉到一阵阵痛。

    这让鸭公公回想起很多年前,他正在冥想化形的时候,被一群凡间的人类遇上,叫着喊着要把他这一头巨大的鸭子给宰了吃了。当时人太多,人人手中有刀,都往他身上招呼,竟然要将他给活活切割分化拿回各自家里。

    好在,那个时候天劫来了,鸭公公也睁开眼睛不再通过冥想的方式加速化形速度。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那些凡人依旧在自己身上乱割,他感到了阵阵剧痛。

    回想至此,鸭公公颈脖子上的人脸消失,他真身的鸭嘴鸭头如有烈火燃烧一般。

    嘎嘎嘎嘎!鸭公公发出了他最原始的鸭叫之声,愤然飞到了烟雨朦胧的当空。一张巨大鸭嘴便喷吐出火焰,那是一种诅咒的火焰。是鸭公公最为毒到的攻击技法,他已经很少动用这诅咒火术了,毕竟,每施展一次,他的寿元就会减少百年甚至千年。

    吴凡能感受到这些火焰的诡异,不是地火,不是天火,不是星火,更加不是三昧真火。这鸭公公所喷吐出来的火焰,不带一丝物质气息火元,而是一种咒怨之力。吴凡现在神念之强,自然能够感化得出,感化出这头鸭兽曾经至少吸化过万人的魂灵,乃是一个活生生的招魂幡,这诅咒之火,其内的咒怨之力的根本来源就是这万人以上的魂灵之力。

    必须灭杀!吴凡心中吼道。

    吴凡当即力化念,整个人身所有物质元力物质形态化为眉心元神部分,如此一个崭新的青年吴凡赫然立在那诅咒火焰之下,吴凡的元神此刻全部是念之力,直接一个对冲,穿过那诅咒火焰,如一把飞天利刃,划开了鸭公公的长大的鸭脖,使得鸭公公分成了两半。

    吴凡当即施展,念化力,肉身等物质部分全被还原。吴凡又以双拳紫火一一轰在鸭公公身上,其颈脖子之下的巨大身躯,全数被紫火焚化。剩下那一断鸭脖与鸭头,吴凡并没有饶恕,探手一抓,便抓住了鸭脖子,但那鸭头却自行脱离了鸭脖子,欲图远遁而去。

    但吴凡沧龙剑挥斩而出,劈那巨大鸭头为两半,至于其星魂,依旧是被吴凡储物戒之中的仙符剑给抽掉,吴凡依旧不知。

    杀掉鸭公公,吴凡对玄虚宗的印象越来越差。第一个是鹿鹤,是个纯正的人类,能够被尊为客卿长老,吴凡内心之中并无反感。但这鸭公公,是一头背负万人以上灵魂的妖兽,竟然被玄虚宗供奉为十大客卿长老之一,这是不是太荒诞了?

    吴凡的三昧真火焚化尽鸭公公的身子,但一颗如卵形的红色物事,三昧真火一时烧化不了。吴凡便将其收好,投掷入储物戒之中,仙符剑十分想立即抽走这颗鸭公公的内丹,但又有些惧怕被吴凡发现,并没有急着吸化,而是一丝丝进行抽取。仙符剑之上的符文稍微流转起来,吴凡神念一动,仙符剑就自己不动。因而吴凡也没有再多去关注仙符剑的动静,这是仙符剑十分乐意看到的。

    吴凡踏步继续前行,望着烟雨笼罩之下的河堤远处的江流之中,一叶扁舟顺流而下,一个披着蓑衣带着斗笠的人,立在那小船之上,一阵阵悠扬的笛声从小船那边传来。吴凡却没有看到有人吹笛,神念扫了过去,也没有发现。一个人往河堤边上靠近,而后对那划船的人说道:“小超超,等着,我上船有点事。”那划船的人点头答应。

    因为那人也同样戴着斗笠,吴凡并没有看出那人面貌,只是感觉有些眼熟。不过,说话的人是个女人,吴凡站立原地,那上船的女人将斗笠摘了下来,一张倾城的面容展露,吴凡不禁道:“夜倾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