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6 天机谷,夜倾城
    当冷南宫离开那寒潭之地的时候,一叶扁舟出现在了寒潭之上,夜倾城对华超道:“你也去休息吧。”华超点了点头,而后整个人消失了,整条船也消失了。夜倾城则全身衣物褪下,整个人就在寒潭之中浸泡着,周边出现了不少姿容绝美的少女,她们全部光着身子,游向了夜倾城,而后帮夜倾城搓洗起来。

    半时辰之后,夜倾城从寒潭之中飞起,整个身子转动,乌黑长发往周边一甩,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头发已干,全身上下也没有一滴水。完美的**展露,充满了极度诱惑,她双臂张开,一挺圆鼓鼓的双峰,近乎黄金比例的身材四周出现波动。而后一身白莲贴身劲装上身,尽显曲线凹凸之美,处处透着诱惑。当她踏足离开寒潭时,身上多出鲜亮猩红战甲。

    夜倾城戴着战盔披着猩红战甲标配的红绸披风,展露一傲娇女将的上等气质,令人一看便会认为是美貌与智勇集于一身的巾帼英豪。夜倾城右手虚空一抓,一把螭龙长枪便出现自手中,寒光一闪,在空中一划,就像是划过了宇宙星辰的流光一般。

    夜倾城飘然而起,在寒潭上空出现了一个太极爻辞光幕,夜倾城站在阴阳鱼眼之上,整个身形便即消失。当她出现时,已经立在了一座高出云海千丈的殿落的扶栏前。边上是另外一个穿着一身霓裳的女子,那女子对夜倾城道:“倾城,吴凡与冷南宫都已经进入了天机谷。”

    夜倾城道:“我早就知道他们会进来的。哼,如果没有吴凡,这冷南宫是摸不着门的,还想掌控整个天机谷,口气倒是不小。玄虚宗近来也不会太稳定,齐河岳也是个有野心之人的。霓裳,你也是来自青莲宗的,当年如何看吴凡?”

    霓裳女子道:“我看不出他能有什么出息,看不出有什么不凡之处。当时只是有点拼命罢了。”

    “霓裳,不要被外表所迷惑。有些人是就是看不出才可怕的。当一个弱者拼命的时候,那会变得更可怕。”夜倾城缓缓道。

    叫霓裳的女子,正是当年青莲宗出走的凌霓裳。夜倾城与凌霓裳都与洛诗的父亲洛神有过一些交集。不过,两女都是怨恨洛神的。两女聚集在一起,所谋划的事,是与她们内心的失落有关,针对洛神的同时,却也不断将与她们与洛神之间毫无干连的人都给扯了进来。女人狠毒的时候是很可怕的。

    凌霓裳与夜倾城聊了一阵,凌霓裳带着任务离开。

    夜倾城望着下方云海,夜倾城不禁笑道:“吴凡啊吴凡,我知道,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但,你就不应该跟洛诗这贱种有瓜葛。”

    夜倾城双目有些晶莹,似乎当空之中出现了那英武的男人,在她与洛神母亲的选择之中,几乎是不看她一眼,一片痴心就如落花凋残,无尽的凄楚与怨怼。往事不回想还好,一旦回想起来,夜倾城就变得疯癫不已,在这殿楼的最高层某处,她养了几头恶虎,在她进入疯癫状态的时候,那几头恶虎就是她发泄的对象,她也不施展任何法力,完全与恶虎肉搏,一拳一脚,打死了一头恶虎,令其余恶虎都被她的凶戾之威,给吓得缩在了一个角落之中。而后她将打死的恶虎拖住牢笼之外,就那样用手撕开恶虎,直接撕咬生的恶虎之肉,边撕咬边痛哭,她不住尖声呼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敢来劝她安慰她,很多年以前有过,但都被她活生生撕咬而死。在这殿落之中的人,都知道,只要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她就会冷静,从而会让人清理恶虎的尸体,清理地面,然后她会去沐浴,换上一身艳丽旗袍,却又会用面纱遮住脸面,随即活动于天机谷各处。

    当夜倾城在对着恶虎发泄心中怨恨的时候,吴凡走在一处山林之中,这山林令吴凡感到有些特异,吴凡便即停步。望着这一处山林,见其走势就像是一条恐龙扬起身脊椎走势,整个山脊显出一丝丝诡异波动。吴凡神念往这山林之中扫去,那些诡异波动就像是恶鬼触手一般,神念似乎都要被粘住。

    吴凡当即收回神念,立即离开。当吴凡离开的时候,那山林之中,一头水晶一般的巨蛇在山林之中弹出了头颅,它蛇信如飞剑,攻向吴凡,吴凡并不想一进入天机谷就贸然引起大动静,当即一个瞬移,就在千里之外。

    吴凡停下,便遇到了一干玄虚宗弟子。吴凡见这些玄虚宗弟子,散发出的气息,与在外面碰上的戴勇力是十分相似的。戴勇力是天机谷三百六十护卫之一,想必这些就是那三百六十人中的一小部分。这些玄虚宗弟子一见吴凡,便立即下杀手。吴凡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十几道飞剑飞射而来,吴凡来不及躲避,硬是动用护身气罡,强行阻拦了那些飞剑的攻击,那些飞剑在身前停下。吴凡这才一声爆喝,护身气罡往四处推挤而开,吴凡又快速施展身剑气场,一个圆环气浪就在他周身猛烈炸开,圆环气浪光波将那些飞剑全数炸飞。

    那些玄虚宗弟子不禁大骇,吴凡这下也不说话了,沧龙剑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回旋,一剑就穿射五六人。沧龙剑回到吴凡手中的时候,天武神刀又飞斩而出,毙掉五六个。其余人见状不妙,立即飞逃隐藏。吴凡也没有去阻拦,而是望着前方,因为那有一个红发青年站在一枯木尖端之上,嘴中却含着一根青草,对吴凡微笑着。

    吴凡看着冷南宫身后并没有北寒北宫两人,问道:“双北何在?”

    “我那两位叔叔并没有在这里,或许,被玄虚宗的高人给打灭了,或许被关押了,正在劝他们归顺玄虚宗。”冷南宫笑道。

    吴凡道:“你好像都不把他们两个当回事。”

    “是的,因为他们太把我当回事了。”冷南宫回道,吐出最终喊着的那根青草,一朵冰花在他周身炸开,几个玄虚宗弟子便暴露出来,冷南宫双目飞出红光,穿过那几人的身子,那些人便化作了骷髅坠落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