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 幻仙符光
    青色玄甲男牵扯冷南宫的气机,使得冷南宫全身魔力得不到运转,那魔力被玄甲男引出了冷南宫的体外,这就使得冷南宫的全身修为如在溃散,境界都在往下跌落。吴凡也只能看着,他根本无法对抗星仙期修为之人,那万重山吴凡无法踏过。

    冷南宫也感受到了自己一身的幻魔之力被引出体外,而后被直接化为虚无。青色玄甲男的道法修为已经到达了极为可怖的境界,难道这就是仙力所造就的效果么?冷南宫不服,他内心之中狂呼,往日种种经历,使得冷南宫一点也没有死心,而是一种更为强烈的求生**,在他内心之中膨胀开来。

    冷南宫不禁沙哑道:“吴兄,飞出你那把剑。”吴凡听言,这时候冷南宫不提示下,他的思维都被青色玄甲男给打得陷入盲点区域。如此,吴凡立即将仙符剑从储物戒之中取出,。吴凡此刻不救冷南宫,他也会遭殃。现在与冷南宫站在一条线上,必须如此。

    只是,吴凡不清楚夜倾城在天机谷中扮演的角色,也根本不知道夜倾城就在这天机谷里。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冷漠地看着冷南宫被玄甲男以仙力玩弄至死。冷南宫现在对吴凡来说也是很危险的。

    但吴凡终究还是取出了仙符剑,将仙符剑放飞而出。吴凡很清楚,这是一把他还不能完全操控的飞剑,能够留在自己储物戒之中,完全是因为这仙符剑还需要依靠他。仙符剑此刻飞出,剑身之上的符文流转,光华尽显。一阵阵苍凉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大殿,令那青色玄甲男不禁皱眉。

    凌霓裳道:“吴凡,你不需要如此。”

    吴凡没有理会凌霓裳,此刻有的选择么?吴凡可不会相信凌霓裳会出手相救,也不相信这青色玄甲男会放过他。冷南宫突然发出了冷笑声:“星仙期修为是吧?”冷南宫全身化作了红色丝线,终究逃脱了青色玄甲男的束缚,全身着附在仙符剑体之上,整一把仙符剑体,就如有蠕动的红色血管一般,而后再次发出冷南宫的冷笑:“幻仙符光!”冷南宫与仙符剑的合体,便化作了万千奇异红色符光,洞穿了这个大殿,那只天眼留下了一红色符文。

    当那一红色符光冲击出这一座天机殿楼之时,就化成了一条血龙,以极为迅猛的速度穿梭过一座又一座天机殿楼,灭掉护卫,灭掉天机兽,使得各处天机殿楼的天机眼都沾染上了红色符文。

    这穿梭的速度很快很快,青色玄甲男一掌将吴凡打入了万丈之深,而后冲出那一座天机殿楼,但这时候,血龙已经将剩下的一百七十九座天机殿楼彻底摧毁,只剩下了天机谷最中心的那一座,血龙毫不犹豫地冲击而上,到达了天机谷中心的上空,也是在那最中心的最大的殿楼的上空。冷南宫一声爆喝:“破!”那些留在各天机眼之中的符文全数炸裂而开,一只只天机眼被炸裂,整个天机谷四处响起一片轰轰隆隆巨响,一座座天机殿楼被二次毁灭,四处烟尘飞天,犹如炸开了一朵朵蘑菇云一般。

    血龙在最中心也是最大殿楼上空盘旋,寻找最佳的俯冲冲击点。

    而夜倾城突然出现了在那殿楼之巅,右手握着如有烈焰潜藏其内的螭龙长枪,冷眼望着空中的血龙。夜倾城道:“你一定会明白,其实你这样做是白忙一场。”

    “你是这天机谷的第一操控者?”冷南宫发出冰冷的声音,他所见到的夜倾城是个蒙着面纱的女人,穿着猩红战甲的女人,不看其脸,都能感受到她是一个极度美丽的女人。

    夜倾城回道:“天机谷的操控者不是我,但这所有天机眼的操控者是我。天机眼被毁,对我来说,并不是大事。只不过,幻仙符光,才是大事。”

    “我若死,你知道的,魔界的人会来的,毕竟在星辰大海的世界,在属于我们人类修士为主的世界之中,魔界早就有来此称霸的打算,而且曾经为了所谓的玄道珠,来过星辰大海的世界。而你,曾经靠魔灵吸过的生气抵抗着你全身的死气。你认为魔界巨头会放过你吗?恐怕,魔界会打破那很久很久以前的契约,以魔灵为借口,打入了这个星辰大海之中。”冷南宫缓缓说道。青色玄甲男与凌霓裳一干人已经出现在冷南宫周边的高空。

    青色玄甲男道:“幻仙符光,理应归顺我玄虚宗。”青色玄甲男飞出一片荷叶,那荷叶快速变大,发出了阵阵青光,周边的空间变得一片青绿,而上空所呈现的,也是青绿天空。血龙一声呼啸,猛然螺旋升空,只一个冲击就破了青色玄甲男的荷叶。青色玄甲男大喝一声,整个人冲天而起,而后踩踏在血龙身上,血龙猛然降落。

    青色玄甲男道:“成为我私人坐骑也没什么不好。”

    “休想!”冷南宫发出悲愤之声,星仙期修为对他来说还是很恐怖。但他又以血龙之身变成了幻仙符光,直接冲天飞射而起,青色玄甲男侧身避开,手一探,手中再次出现一片荷叶,就那样抓住了幻仙符光。青色玄甲男冷然道:“不为我玄虚宗所用,不愿成为我的私人坐骑,那么炼成我的傀儡仙剑之剑灵,也可以。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

    青色玄甲男的声音响彻四方,方才在那座殿楼那里,被冷南宫捕捉了到了先机,加上又对吴凡攻击了一下,慢了一会,就被冷南宫破了余下天机殿楼与天机眼,加上护卫等一切有血肉的生灵都被灭尽。这冷南宫在青色玄甲男看来是无论如何也能留下的,为了自己,为了玄虚宗,还有眼前的夜倾城,冷南宫都必须死。

    青色玄甲男手中的荷叶包卷着那一团幻仙符光,越缩越小,只是速度不是很快。趁着这空档,青色玄甲男道:“终究还是没有让你出螭龙长枪。”

    “如果我出了这一枪,玄虚宗与我的合作就终止了吧。”夜倾城道。

    “是的,玄虚宗说到做到,答应给的一定会给。”玄甲男道,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要是出了这一枪,你离开了,我也会离开。”

    夜倾城笑道:“你并没有见过我的真面目。如果我此刻所展现地是一个中年肥胖妇女的模样,你青玄子会留意我一眼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