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7 紫火、冰剑
    吴凡与夜倾城擦肩而过,与北寒北宫两人同时攻向了青玄子。青玄子大笑道:“且让你们尝尝剥茧抽丝之味。”青玄子双手飞出红色丝线,立即往吴凡等三人攻击而去,吴凡全身紫火燃烧而起,那红色丝线不敢近前,北寒北宫两人周身结起冰霜,红色丝线一时入侵不得。青玄子双目红光一闪,冷然道:“那么,嗜血神念呢!”

    北寒北宫两人同时飞出一道冰凌之光,快速刺向了青玄子搭住冷南宫的那右手,吴凡同样弹射出一道紫火,与双北的冰凌之光,一前一后攻之。冰凌之光穿射青玄子右手腕部,洞穿一个小洞。

    青玄子大惊,这才发现,这是冰梦之道的亢龙冰剑,以牺牲百年寿元凝成的精神攻击利器。青玄子有些不相信,因为冰梦之道的亢龙冰剑,只有拥有真正嫡系血脉的人才会被传授,也才能修炼出这精神力战利器。

    但青玄子来不及多思考,吴凡的那一道紫火,趁着这一时机,攻入了青玄子的右手腕部,他的右手腕部立即被紫火焚化,而青玄子更狠,直接以剑斩断右手,很快,他又生出了一只新手。

    吴凡这一紫火的攻击,也总算切断了青玄子对冷南宫气机的牵引。冷南宫在生死关头,看着双北以命搏命,自然在寻找一切无限可能的时机。气机不再被青玄子牵引,自断右手的青玄子一下子就失去了对冷南宫的掌控。

    冷南宫便立即化作了红色丝线,往四处飘散而开,四处响起冷南宫充满极度怨恨与耻辱的冰冷声音:“青玄子,今日之仇,不共戴天,他日我必血洗玄虚宗!”

    北寒北宫立即施展冰梦之道遁逃而开,吴凡也立即猛烈瞬移,但青玄子何等了得,冷南宫遁走的红色丝线被他硬生生吸了一半,北寒北宫两人的冰梦遁也被轰得开裂,两人整个身形都出现枯萎。

    而吴凡,青玄子一拳轰出,将吴凡轰击在千里之外的山中,直接从那洞穿而出,瞬间,青玄子又接近:“坏我好事,要不是天机长老,我早就灭了你。”青玄子又一掌轰炸而出,吴凡整个人又被打出了千里之外。吴凡能感受到钻心噬骨的痛,而且青玄子还意图将红色丝线侵入自己体内,这分明就是要他死。

    吴凡心底怒吼:“这孙子还真是喜欢把不成事的理由推到女人身上去,什么不是因为夜倾城早杀了我,你是没有能力击杀我。”吴凡当即不顾一切强行瞬移而开,依旧是被青玄子打了一掌,吴凡感觉全身骨头都有些开裂。吴凡咬紧牙关,猛烈瞬移,不断施展瞬移,一开始青玄子还能粘着吴凡,时不时发出远程术法攻击打中吴凡,使得吴凡后背冒出血雾,但在吴凡不顾生死连续几百次瞬移之下,一次瞬移放开全力瞬移就能够达到几千里,几百次这样的瞬移,与青玄子拉开了百万里。

    青玄子星仙期修为,也能感受到吴凡的速度太变态,而且一般化神期修士,在危急情况下,施展个两三次瞬移就很多了,吴凡却是连续施展几百次瞬移,这什么概念,难不成他身上的元力存储如此丰厚?还是因为有了三昧真火就能连续不断施展瞬移么?

    青玄子一时对吴凡所拥有的瞬移之能感到有些不解。青玄子之所以追着吴凡打,是因为他已经练就了幻魔神通,冷南宫他也就没放在眼里,而吴凡的三昧真火,强悍肉身,爆发力,令此刻的青玄子更为重视了。

    青玄子想要再追击的时候,得到了玄虚宗的命令。因为,玄虚宗正山门外十二座大山的崩塌,破坏了镇煞格局,使得玄虚山脉四处气脉混乱,整个玄虚宗内部都接连不断出现怪事,内部有起哄有斗殴的,而且,有些高层之间,本来能够因为考虑宗门利益与大局而压制的私人矛盾,此刻都爆发出来。每个区域势力之间的玄虚宗弟子,也因为一点小事而互相争斗。玄虚宗高层看出了发生这一切的真正原因,是玄虚山脉地气冲煞,许多人感染的地煞之气,有些理智很难控制住。若不及时镇压,整个玄虚宗的气数就会被那地脉杀气给冲散。

    玄虚宗高层因此召集所有神魂九级以上修为之人,到正山门之前压制那地脉煞气。不过,玄虚宗高层依旧派出了百来个化神期之人追击吴凡等人。

    但因为没有了天机谷,玄虚宗已经不可能对吴凡等人精准定位。这样吴凡等人逃起来,就相当容易,总算不会逃走了上一波追击,还没有怎么休息下,下一波追击人马就出现在屁股后面了。

    双北带着冷南宫进入了玄虚星一座大雪山之中,在冰雪之地,对于他们修炼冰梦之道的人来说,那是最好的修炼之地,受伤之后也是最容易恢复的地方。冷南宫与双北在雪原之下的深洞藏匿起来。双北两人在洞口护法,一边辽化全身伤痛。从青玄子手下逃走,冷南宫与双北都感到十分侥幸,如果青玄子铁了心要追击他们,他们是一定会被杀死的。他们心中十分有数。

    此刻冷南宫面色苍白,修为境界意境跌落至星灵期一级,这一路逃奔,一味追求速度,几乎是耗尽全身元力,加上修为境界的跌落,对他的神念,对他的冰梦道法,都有很大的影响。

    他此刻算是魔力尽失,元力耗尽,但他打起精神看着双北,不禁跪下,双北立即将冷南宫扶起,但冷南宫死活要跪,北寒北宫两人不得已也同样跪下。冷南宫道:“两位叔叔,在进入天机谷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去死,对不起。但,从此之后,你们就是我的父亲!”

    双北对冷南宫此举,甚为感动,两人四目都有晶莹闪出,他们知道,冷南宫内心之中还是有感情的一面,终究是有良知的,冷无天对自己的家人,向来都是善待,他们相信少主冷南宫也一样,他们此刻觉得为冷南宫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