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4 扇出百里
    等念姮念媃随着那面具男,乘着那双翼如龙如虎如豹的巨兽离开之后,青莲宗四处,莲花山脉周边,才渐渐显得明亮起来。吴凡握紧双拳,凝视着远空的那一头双翼巨兽的血彩之尾:星妖古墓,吴某一定会去走一遭!

    叶真诚在天色变亮的那一刻,就出现在警示坑附近,挺立着身子,似乎并没有对什么害怕过,望着高空之中紧握双拳的吴凡,叶真诚内心之中还是很佩服的。不过,那又如何?你终究还是一个人而已。

    叶真诚自然是没有听到念姮等与吴凡的对话,他此刻只认为那是来找吴凡算账的人,只不过,天色突然变暗了,或许是吴凡妥协给了好处才摆平吧,就像留在这巨坑之下修炼,就付出了一百四十万紫色灵石呢。

    吴凡一会飞回警示坑之下,令所有子魔灵回储物戒的灵石堆那去修炼。而后吴凡便即腾空而起,看了叶真诚一眼,说了句:“告辞!”

    “你还可以在下面呆一年的。”叶真诚说道。

    吴凡道:“格局太小,气魄不够,混吃等死!”

    “你说什么?”叶真诚厉声道。吴凡道:“两次如此怒对,叶兄,好自为之。”

    “哼,就这么容易走了么?”叶真诚觉得吴凡离开的时候,应该有离开的礼节,毕竟他是几十万人众青莲宗宗主,而且马上就要成为二级道门的宗主了,你以为叶某还是当年那般么?人都是喜欢得到别人重视的,吴凡如此行事,令叶真诚感到吴凡是有意如此。

    故而,他立即喝令青莲宗的一个前辈长老,那是当年李冲留下的五个前辈长老中的一个。那五个前辈长老都是不喜欢吴凡的,也不喜欢洪蒙的,吴凡与洪蒙都不会像叶真诚那样尊重他们的。

    所以,当叶真诚接管青莲宗后,这五个前辈长老是十分满意的。而且叶真诚也会给予他们相当高的厚待,这是李冲,洪蒙或者洪巡都不曾给过的。本来这五个前辈长老当时随李冲离开了,只不过李冲要离开阳元星的时候,他们五个人是留下了。人老了,就会害怕前进。李冲并没有勉强他们。而是让他们回归青莲宗。

    当时回归青莲宗的时候,正是洪巡练功走火暴毙三年,青莲宗上下正要推选人暂做青莲宗宗主的时候。当时洪巡担任青莲宗宗主,洪蒙并没有出面告知的,只是因为洪蒙那所谓的闭关太久,久而久之,都直接认定洪巡为暂时的宗主了,毕竟洪蒙不在的时候,宗内一切都是洪巡说了算的。此刻众人想要推选出原洪家的人,但洪巡不在的三年,很多事都是由叶真诚暂代管理的。这时候推选,他们是有分歧的。叶真诚毕竟是老青莲宗的人,而这几十万人之中,老青莲宗的人一千个都不到。叶真诚想要成为正式的青莲宗代言人还是十分悬的。但五个前辈长老的出现,就定下了叶真诚暂代宗主的位置。

    眼下叶真诚只要了一个前辈长老出马,在他看来,一个有窥虚期九级巅峰的前辈长老,对上吴凡这个窥虚一级修为的人,那是绰绰有余,虐杀吴凡都是足够了。

    吴凡看了看叶真诚和那个前辈长老,摇头道:“就算再来一千个,吴某也不放在眼里。”

    “真是狂妄,吴凡,九年前,你到了青莲宗,对我不尊不敬,我都忍了,毕竟当年你对我有过恩惠。但你一直如此目中无人,而我毕竟与往日不同,你还当我是从前的我么?今天,我必须让你明白,尊重别人的道理。”叶真诚一指吴凡,那前辈长老就猛然出击。

    吴凡轻轻避开那前辈长老的攻击,对叶真诚道:“当年的那个叶真诚确实不再了。如果真想要将我留下,或者让我留下点什么,或者给我点颜色。你,就大错特错!”吴凡回身,一拳打碎那前辈长老飞射而来的飞剑,一个瞬移,一拳击毙那个一把年纪还喜欢充当别人小狗的老者。

    吴凡突然间出现在叶真诚边上,叶真诚产生了莫名的恐惧。而吴凡一巴掌就将叶真诚扇到了百里之外正在建造的新总务大殿那,那里是有很多人参与修建的。叶真诚就摔在那些人群之中,那真是够丢脸的了,叶真诚真是气愤难当,一下就气晕过去。吴凡还是手下留情,不然叶真诚就不是气晕,而是气毙。而叶真诚这事很快就传遍了青莲宗上下,宗门之内议论纷纷,大多人都是幸灾乐祸。

    吴凡飞空而去。青莲宗要成为一个二级道门,归玄虚宗直接管治了,令吴凡有些不舒服。再者,摸出洛神的神武道,就使得吴凡得尽快提升到星元期,凝聚星魂之后,就更能理解星辰奥义,引动星力为己所用。吴凡便立即往原火罗宗方向飞去。到得那群岛四处时,可谓是物非人非。吴凡并没有对它感怀,快速飞到那星辰传送阵所在的山头上,而后进入传送阵中,选定了凤岚星,开启传送阵。

    到达凤岚星之后,吴凡没有立即去麒麟宗。而是在那一片沙漠之地停立,很快,就有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个人不放黄羊,只是划着一条船,在沙地上行进。吴凡看这船就好像在水中游行一般,定然是一种法宝。吴凡看船上那人的服饰,真是玄虚宗的白莲道衣,想必玄虚宗又安排了新的掌星使者到这凤岚星上,毕竟这凤岚星上的六大宗门,是归属玄虚星玄虚宗治理的。

    船上那人对吴凡说道:“如何到达彼岸?”

    吴凡对曰:“随便!”

    “如何随便!”那人说道。

    吴凡猛然飞空而起,瞬间登上船,靠近那人,道:“就这么随便。”那人大骇,他所看到的吴凡不过窥虚期一级修为,如何能够靠近他星元一级修为之人?而下一刻,吴凡一个贴山靠,直接将那人给靠出了船外。吴凡便神念一扫,对这条船的内部机构进行研究,一凡扫视之下,发现这条船纯粹是一条机关船,穿上的划桨一动,带动船内部的机械机构传动,制作出这条船的人,必然精通机械传动,只不过这个世界称为机关术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