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3 浩然镜
    吴凡依旧不相信,齐河岳便对吴凡道:“我可以带你去镜子中所显示的地方。”吴凡道:“齐宗主,我如何能够知道,你带我去的地方没有陷阱。你现在的术法真是高超,看来也不只是修炼了浩然道法,还有别的术法吧。”

    齐河岳道:“目今我只修炼浩然道法,这是我浩然道的浩然镜,里内一切皆为真实没有一丝虚幻。你也可以通过浩然镜直接进入其中。你随时都可以出来的。”

    吴凡哪会轻易上当,摇头道:“我想我还是站在镜子外继续观察一番比较好。”齐河岳道:“随你。”

    吴凡看着浩然镜之中,又多出了一个少女……直到出现七个傻乎乎的少女之后,里内场景才演化到了夜倾城本尊,夜倾城依旧是那一番倾城姿容,只不过,胸口处,被一层光幕遮住。夜倾城在浩然镜之中看到了吴凡,对吴凡道:“吴凡,你能过来坐坐吗?”

    吴凡被浩然镜中夜倾城这一问话吓了一跳,猛然往后退开,天武神刀当即拔了出来,黑光冲天。

    齐河岳道:“浩然镜内外的人可以互相看到彼此,同样是可以对话的。适才的七个少女,是倾城跌落的心境所成的。”

    吴凡不禁道:“齐宗主,夜倾城,你们这是要唱哪一出?如果是要与我决战,大可放马过来,莫要再弄玄虚。”

    夜倾城道:“怎么,你害怕了吗?你刚才还将齐河岳暴打了一顿呢。”

    吴凡道:“夜倾城,你被我一拳打穿还能活着,想必齐宗主又付出了不少代价。他对你一片痴心,何不成全他。为何还要去单相思一个洛神,洛神这个男人那可是你遥不可及的幻想。”

    夜倾城面色微变,吴凡又道:“夜倾城,你可知,凌霓裳对你充满杀意。”

    “我何尝又不是对她充满杀意。”夜倾城回道。

    吴凡一愣,夜倾城笑道:“吴凡,别在动用你那套坐身论道,你不觉得只是气人之道吗?”

    吴凡道:“夜倾城,这七个少女是你的什么?”

    “我心境跌落之后而成,是我另一面的写照。”夜倾城淡然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中拎着一朵黑色玫瑰。吴凡试图神念去扫她手中的那朵黑色玫瑰,却发现根本触及不到。齐河岳道:“吴凡,浩然镜内外的人虽然可以互相见面,互相说话,但双方之间的距离就是彼此相隔的实际距离。倾城此刻是在一千万里之外的,你的神念想必延伸不了那么远。”

    吴凡道:“齐宗主的浩然镜是纯粹的一法器,还是由你浩然道法所凝聚。”齐河岳道:“你的浩然道修炼到一定程度,只要有了那个契机,也可以拥有浩然镜。”

    吴凡听齐河岳说了等于没说,想必这浩然镜的形成,是不传之秘,对于齐河岳的保留,吴凡认为很正常,既然你不说,迟早有一天我也可以拥有,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吴凡不认为有多难。或许,这个契机就是飞剑能够飞到一千万里外救人。吴凡没有用神念去扫夜倾城手中的黑色玫瑰,只是问道:“夜倾城,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夜倾城发出美妙的轻吟声:“我手中的玫瑰美吗?”

    吴凡道:“我对花并没有鉴赏能力,我看到的你比黑玫瑰花要美。只是,如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如何甘心自己心境跌落,跌落的心境还生出了七个傻乎乎的少女时期的你。”

    “没错呀,青春少女那个时期,很多女人都傻乎乎的。”夜倾城道。

    “你是永远也恢复不了吗?”吴凡问道,这才是他所关心的,如果夜倾城的真的永远也没有办法恢复,那么杀夜倾城就失去了意义。但吴凡又怎么会轻易相信,他此刻宁愿冒险一试,进入浩然镜之中,到达夜倾城边上,好好查查夜倾城是否真的如此,即便不是,进去了,如果齐河岳做手脚,就将夜倾城彻底灭杀,管她真的变弱还是变强。

    吴凡看着齐河岳,说道:“我要进入其中。”

    夜倾城笑道:“看来始终不相信我呀,齐河岳,你让这小子进来吧。看来当时没有杀掉他,还真是粘人呢。”

    吴凡道:“我并没有想过粘你。”吴凡再看了齐河岳一眼,齐河岳叹道:“吴凡,我和倾城早就对你没有了任何杀意,包括洛诗。”

    吴凡道:“进去一验便知。”齐河岳也不多说,一挥掌,一道蓝紫光幕闪现,吴凡正对面的浩然镜打开,如一道蓝紫弧形光幕照射天空,吴凡跃入其中,周边场景一个变化,便到了那一片花草之地,周边一切显得宁静淡雅。夜倾城坐在一木头之上,那木头在花丛中央。吴凡这才看到,花丛之下是紫色的水,而夜倾城所坐着的木头正是天玄木。

    吴凡对着夜倾城胸口处一扫,这才发现夜倾城胸口之处尽是天玄木的根系,只不过外人看起来是被一层光幕遮住。夜倾城之所以还活着,全靠天玄木。这样的夜倾城,根本就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了,对洛诗自然也不会有。

    只不过,吴凡内心之中,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夜倾城既然能活过来,就一定不会接受这种方式活着,夜倾城这个女人心中的傲气,别人看不出,他可不会看不出。对夜倾城坦然接受这个现实,吴凡真是无法理解。吴凡便问道:“夜倾城,你就甘心如此么?”

    夜倾城道:“那你说说看,人的一生需要变得怎么样才能甘心呢?”

    吴凡道:“至少,得让自己本心有一半以上的满足。”

    “本心是什么?”夜倾城道。

    吴凡道:“你觉得呢?”

    “一个人的本心就是本是无心念。从坠地婴儿那一刻开始,人本无心念,只是后来具有了各自心念而已。”夜倾城说道。

    吴凡大笑道:“因为自己只能寄于天玄木,而无奈做出这种解释,夜倾城,如你这般倾城姿容的女人,又如会何甘心在一个宁静淡雅的紫水河池百花丛中,坐在天玄木头之上呢。你的本心并非如此,你迫不得已而已。所以,夜倾城,吴某还是要你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