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5 击杀
    齐河岳虎口流下的鲜血,化成了道道蓝紫浩然之气,被浩然剑本体吸收。齐河岳望着吴凡,又望了当空一眼,而后,浩然剑飞射而前。

    一剑千万里!

    齐河岳这一招施展出来,浩然剑不穿射一千万里,那就永远也不会停止,任何阻碍都会被齐河岳这一剑千万里的意志给绞灭。除非,被攻击之物,有绝对的力量灭杀齐河岳。吴凡能够感受到浩然剑本身穿射而出的威力,而且,吴凡很清楚,这是如当年千万里外飞剑救人的那次一样,这种剑气剑势剑意,令吴凡感触颇深,他当即猛然后退,驾驭仙符剑施展出星罗诀,以极快速度后退后退再后退。

    之所以说后退,因为吴凡是正对着齐河岳的浩然剑,仙符剑载着吴凡往浩然剑飞射方向的同向飞行。吴凡之所以要正面面对齐河岳的浩然剑,自然是要好好感悟这千万里飞剑的玄妙。一开始,吴凡能够与浩然剑保持一定距离。到得后来,浩然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吴凡不得不加速,只是,加速也没有用,浩然剑速度变得更快,它离吴凡的距离越来越近,情势十分危急。

    但,吴凡目光锁定齐河岳的浩然剑,依旧在感悟着千万里飞剑的玄妙。吴凡很清楚,如果让浩然剑飞射更远一段距离,其剑势会越猛,到达千万里外的时候会发挥到极致,超过千万里外后,剑势剑意都会开始下降。吴凡不会奢望着能与浩然剑一起飞行千万里之远。这浩然剑速度太快了。

    当浩然剑接近吴凡百步之遥的时候,浩然剑已经飞射了十万里。如果不是吴凡学会了星罗诀,驱动仙符剑时飞行的速度可不会这么快。这十万里的飞行,浩然剑周边的蓝紫光幕十分强盛,浩然剑之后如有一道实质的蓝紫轨道。

    这百步之遥,吴凡一个加速,企图拉开更远点距离,但浩然剑同样加速,离吴凡只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吴凡又拉出了一个傻痴少女,这个傻痴少女,头上插着黄花,满脸脏兮兮,身上脚上手上都有泥土。吴凡却目光阴冷,将这夜倾城跌落心境所化的少女往前一送,浩然剑想停下来都止不住,就那样穿射入傻痴少女的胸口,傻痴少女一声尖呼,化作了蓝紫星点,往下飘落。

    在十万里之外的齐河岳猛然吐血。吴凡趁浩然剑杀死那个傻痴少女的时间,加速拉开了与浩然剑的距离,达到相对安全的距离。

    齐河岳吐血之后,双目之中再次出现了血红光芒。浩然镜之中的夜倾城不禁道:“齐河岳,我早就要你亲手杀了我七个跌落心境所化少女,你却跟木头一样不肯出手。你是不是比我跌落心境所化的少女还要傻?”

    齐河岳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摇摇头。夜倾城冷笑道:“好吧,你就让我一直成为废人吧。这一剑千万里的杀机,足以杀死我剩下的四个跌落心境所化少女,但全然不是你有心杀戮,也不是动用火系术法杀灭,我即便可以摆脱天玄木了,也不能恢复全盛时期。”

    齐河岳道:“跌落的心境也是你的一部分,这些少女都是你自己啊。我不会杀的,我不杀,我不杀。”

    “吴凡劫持走的时候,你又如何能够忍心呢?你忍心看着他杀我跌落心境所化的少女,却不忍心亲手杀死这些少女。你是矛盾还是懦弱,你是神经错乱了吗?”夜倾城冷笑道。

    齐河岳摇摇头,不说话,只不过他心念一动,强行收回浩然剑。这一剑千万里,他的本意是要诛杀吴凡,他一开始不认为吴凡能有空闲将他劫持到的傻痴少女抽出抵挡。但没有想到吴凡的应变能力如此之强,以浩然剑的飞行速度来看,吴凡哪能有空闲抽出傻痴少女抵挡。但吴凡就是有,看上去只有百步之遥了,看上去浩然剑瞬间就可以穿透吴凡,但吴凡却成功拉出了傻痴少女抵挡。

    齐河岳所以强行收回浩然剑,一剑千万里强行收回,往往是要伤害自身一次。但齐河岳不管不顾,还是收回了。吴凡立即感知齐河岳在收回浩然剑。吴凡道:“齐河岳,不忍心杀么?我非得要让剩下的四个傻痴少女死在你的手上。”吴凡调转仙符剑,天武神刀插回身后,而后猛烈追击浩然剑。

    浩然剑收回时的速度没有攻击时的速度快。毕竟,齐河岳强行收回浩然剑,对自己的伤害会很大,收回速度越快,伤害就越大。吴凡很快就追上了正在被收回的浩然剑本体。吴凡一点也不犹豫,抽出天武神刀就对着浩然剑剑体猛斩,使得浩然剑周边的蓝紫光幕被砍得炸起星蓝光雾。

    吴凡一刀刀猛砍着,使得浩然剑剑体本身都受到冲击。齐河岳一声低喝,收回速度加快,吴凡继续追击,最终超越了浩然剑千丈,吴凡举起天武神刀,做出一副要摧毁浩然剑的气势。齐河岳当即做出反应,浩然剑飞出一道剑气。

    吴凡大喝道:“来得好!”又抽出一个傻痴少女,这个傻痴少女手中的一个奇异玩具碎开,她就开始大哭起来,而浩然剑的那一道剑气,穿射过了她,她再也不哭了。那剑气继续穿射,被吴凡以天武神刀刀体挡住,不然就会穿射吴凡本尊。这一道剑气攻击在天武神刀刀体上,如泥入大海。

    而齐河岳再吐一口血,又杀了一个傻痴少女。浩然镜中的夜倾城道:“你这一招施展出来就输了,强行收回就更加输定了。还有三个呢,齐河岳,你干脆痛快点,让吴凡搜出来,你一剑全灭了。”

    齐河岳道:“吴凡已经今非昔比。”

    “从一开始的错,到现在你继续错着,没救!”夜倾城脸上露出了一些忧伤,不禁低吟道:“相思之人相思苦哪,洛神,你就不寂寞吗?”夜倾城望着周边的花丛,摇头道:“齐河岳,这些紫池花地,我已经看腻了,全换上莲花吧。碧绿的荷叶,白色或粉紫的莲花,或许才能倾述我现在的感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