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8 其因皆在道之取舍
    对于齐河岳痴迷夜倾城,这个是很早的事实,吴凡不会就这话题言说下去。吴凡把话题给绕回:“道境恢复,道念本就没有消散半点,她的道心就恢复过来,天机眼想必也会再次生出。能够生出天几眼扫视一整个星球,扫视与其利益相关的人和物,这并非普通人可以做到。她有没有可能是仙门中人,你可曾想过,这样一个夜倾城,会视天下生灵如草芥,与你的浩然道背道而驰,这样你也爱着他么?

    我相信,这些年来,你对他的痴爱,有些动摇了,一定动摇了,我能看出她的道念,你自然可以。我对她的了解,一定没有你那么多。你何必违背本心,压抑着自己道境的成长,去成全一个并不喜欢你的女人,无时无刻利用你的女人?”

    吴凡字字句句吐出,使得站在高楼之上的齐河岳星魂脸色不定。吴凡现在所看到的齐河岳星魂,才是齐河岳原本的面目。齐河岳一阵思索,看着吴凡,不禁道:“你还要说什么吗?”

    吴凡道:“基本上就这些,你是选择与我战,还是选择与我合作?上古真神碎片,对你我都比较重要。毕竟,你我都知道,即便修炼到如烎剑那般修为,也只是仙门的一条小狗。”

    齐河岳星魂道:“在整个修行界,你认为有得选择吗?”

    “放不下拥有的,又想要得到不曾拥有的,这就是成为小狗的束缚。所以,选择,大把的。”吴凡道。

    “说什么也没有用的。”齐河岳星魂回道。

    “其实你已经动摇了。”吴凡道。

    “不,我没有!”齐河岳星魂道。

    “不,你有!”吴凡喝道。

    “不,没有!”齐河岳星魂反驳。

    “你有!”

    “没有!”

    “有”

    “没有”

    ……

    最终,吴凡将齐河岳星魂绕入了这个有与没有的争论之中。吴凡的星魂就在这争论之中离体而出,悄然靠近了齐河岳的星魂。吴凡一念动,自己的星魂一拳轰入了齐河岳星魂后心,拳头从其正面出来。

    齐河岳本尊啊的一声,这时候夜倾城感应到了一快上古真神碎片的位置,正要让齐河岳过去一起施展将其周边阵法波动破解的时候,齐河岳就给她来这么一出,这让夜倾城很生气很生气。

    齐河岳眉心紫府的世界之中,吴凡的星魂攻了齐河岳星魂一个措手不及,加上吴凡本尊星魂比较特殊,会发出三昧真火,让齐河岳星魂一中招之后,赶紧脱离吴凡星魂攻击。吴凡本尊全身紫火燃起,不禁道:“齐河岳,当年你有绝对的实力灭杀我,而且打杀之时,你很少说话。你良好的攻杀习惯并没有保持。”

    吴凡以为可以在齐河岳眉心紫府之中任意妄为,所以显得有些得意。但下一刻,却是被齐河岳给甩出之外,吴凡的星魂同样被甩出,而且被齐河岳星魂趁机反击,吴凡星魂断了一手,幸好被星魂自己抓着带出了齐河岳眉心紫府。

    吴凡出来了,便将自己星魂调入眉心紫府之中进行养复。吴凡看着齐河岳本尊,看着一边看上去十分生气的夜倾城。吴凡笑道:“想要将我融化在齐宗主眉心紫府之中?”

    “你的紫府世界没有了么?”夜倾城盯着齐河岳。齐河岳道:“他比较特殊,进入我眉心紫府世界之中,一点也不会受到影响,反而将我星魂重伤。”

    “你的紫府世界之中,一片壮丽山河,一座高楼,并无稀奇。如果我不是吴凡,而是别人,你就能够化解掉?”吴凡立即问道。

    “是!”齐河岳道。吴凡冷冷扫了夜倾城一眼,不禁道:“恢复好了的夜倾城,依旧是如此美艳动人。”

    “你这样都没死,看来得想另外办法了。”夜倾城冷笑道。

    吴凡道:“我们之间牵缠有些久了。”吴凡两剑一刀齐出。夜倾城道:“在玄虚山脉周边停留时间太长,玄虚宗上下关注了这里。吴凡,你是觉得古神碎片重要,还是杀我重要?”

    “杀你!”吴凡沧龙剑出击。

    “短时间内,你杀不了的。”夜倾城双手摊开,凭空出现一把抚琴,开始弹动,一阵阵音波涤荡而出,乐声柔和悠远,浑然不带一丝杀气。

    吴凡的沧龙剑虽然飞射很快,而且冲击之势使得周边空气都往两边排开,一条云路出现在沧龙剑之后,但夜倾城恢复之后,吴凡可就不能随便在她身上刺上一剑,他的沧龙剑被夜倾城的声波给定住,沧龙剑无法往前无法往左无法往右,只能往后。沧龙剑周边不断有波动闪现,吴凡不信这个邪,再次发力驱动沧龙剑,但无果。

    齐河岳望了望远空,沉声道:“合作!”

    吴凡看了看夜倾城,夜倾城闭上双眼,停止弹动,吴凡的沧龙剑也暂时停留。三人都感应到了五十里外万千飞剑飞来。玄虚宗的高层虽然损失惨重,毕竟玄虚宗为一级道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依旧还有相当强的实力,就凭百万门徒,一旦上下都要杀他们三人,那会是件很容易的事。

    面对现在处境,面对恢复了的夜倾城,身上一点伤疤都看不到的夜倾城,吴凡目光与齐河岳的目光对碰,终究是点了点头:“可以!”

    夜倾城这才收回琴,吴凡收回沧龙剑。三人在这一刻,并排而立,夜倾城在中间,吴凡左,齐河岳右。这样看上去,吴凡与齐河岳倒似夜倾城的跟班。面对上空飞来的那许多飞剑,夜倾城道:“吴凡,你剑来剑去很厉害的,为何此刻不动?”

    “百万门徒出动,剑来剑去也没有用。”吴凡回道。

    “不试试,又如何知道会没有用。”夜倾城问道。

    “这边剑来,那边剑来,百万剑来,我还不具备百万神念。”吴凡说完,第一个土遁而走。夜倾城冷冷道:“齐河岳,这就是他答应你的合作,适才你可以趁机与我灭了他,即便你一人,也有实力灭他,你一直藏着掖着不杀他,却是为何?”

    “我与他皆有浩然,浩然杀浩然,浩然不许,这便是我的浩然道。”齐河岳道。

    “他也不能杀你了?”夜倾城道。齐河岳摇头道“他若舍弃浩然道,就可以杀我!我无法舍弃浩然道,所以我不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