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2 破阵仗
    吴凡杀掉了最后一个障灵傀儡,确定了前进路线,便即驾驭起仙符剑,施展星罗诀,快速前冲。而吴凡又将沧龙剑飞射而出。吴凡施展出一剑五千万里。沧龙剑在前,吴凡驾驭仙符剑在后,背负天武神刀。吴凡相信,这一战,定然能够让自己能在战斗中悟到更多的东西。为了给沧龙剑更多的飞冲剑势,吴凡稍微放慢了飞行速度,而后才开始加速御剑飞行,沧龙剑的速度则更加快速,这一招一剑五千万里,沧龙剑的气势会越来越迅猛。

    吴凡保持一日飞行百万里的速度,而沧龙剑则是由慢而快,飞行速度没有上限。当沧龙剑飞冲到障灵王布置的第一个战队前,沧龙剑并没有对任何障灵进行杀戮,而是一冲而过,沧龙剑周边蓝紫光幕飞闪而过,破开了那层层瘴气结界,穿透而出,突破了第一个障灵战队,飞射而前,沧龙剑本身的青色光芒完全被蓝紫浩然之光给覆盖。沧龙剑就如蓝紫光龙往前穿射而去。

    吴凡十日之后到达第一个障灵阻截战队之前,面对前方的障灵结界,吴凡直接踏步而前,一撞之下,冲破了这层结界。而后吴凡被一群障灵给围在中间。这些障灵搅动大量的瘴气,如一条条瘴气带一样缠绕着吴凡。只是,吴凡一念动,七彩光刀飞出,往四处胡乱斩击,七彩刀光闪到什么地方,就有障灵的身子被攻碎。这第一个阵仗,吴凡半时辰不到,全数歼灭一千障灵,那为首的障灵士,被吴凡以七情六欲之力变成瘴灵士傀儡,吴凡并没有让它带路,而是丢入了一个空的储物戒之中。随即再次前冲。

    吴凡开始加速,吴凡能感受到沧龙剑已经冲破了第二个阵仗,而且速度依旧在加快,它周边的蓝紫浩然光气越来越强,一路上的零散瘴灵,被蓝紫浩然光一冲即灭。

    瘴灵王通天塔之上的瘴灵王,是没有感知到的,化成人形的它,粗犷,但手中却拿了一把与它相当不搭配的扇子,座下玛瑙珍珠座之上,是它所认为的瘴灵族美女。个个水桶腰,塌鼻子,胸前倒是硕大无比,这些所谓的瘴灵族美女笑起来,更是令人可怖,因为她们一笑便是张开血盆大口,扑出阵阵瘴气。

    然而瘴灵王却十分享受这些“美艳女子”喷吐的瘴气,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在瘴灵王黄金宝座之前,是一个青玉舞池,有那诸多鬼怪一般的女子跳动,瘴灵王时不时叫一声好,边上那些如地狱恶鬼一般的瘴灵便跟着一阵弹奏,弹出来的是那令人呕吐的噪音。但瘴灵王却大笑道:“妙哉,妙哉。”说着还摇动扇子,看上去真是别扭滑稽无比。

    瘴灵王沉醉在丝竹管弦之中,外面的一切他浑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所认为的在瘴气未知星域之中的人类修士,几乎是没有活着离开的希望。所以,他的心思全在眼前。

    吴凡冲破了第一个阵仗,加速冲击到了第二个阵仗前。吴凡的冲击波动,是层层七彩气浪,吴凡能够将七彩光刀的气浪散发而开,而且星魂吸化的七情六欲之力,足以凝聚出更多的七情气浪,这气浪冲击,面对这第二阵仗出现的一千瘴灵士,百万瘴灵,七情气浪一冲而过灭杀无数瘴灵,在前打头的几百瘴灵士,吴凡挥刀而斩,一一诛灭。吴凡冲击入第二阵仗的中心之中,无数瘴灵以人肉堆的方式围住吴凡。

    数量太多,吴凡所带动的七彩七情六欲气浪,被这么一围堵之下,气浪被压缩大半。那无数瘴灵顿时欢呼不已,而剩下的几十个瘴灵士在高处指挥,发出怪异的咆哮声,顿时,四面八方有了更多的瘴灵围困而来。这许多瘴灵的围攻之势,使得周边的瘴气都自行往这里凝聚。吴凡站在中心,随着七彩七情六欲气浪被围攻而压缩,并没有刻意继续扩散七情六欲气浪,而是顺着这些瘴灵的意思收拢。

    这样一来,这几十万瘴灵更是欢呼雀跃,那在高地之上指挥的瘴灵士,不禁感觉自己是军事人才,脸上都露出自满的神色。其中一个瘴灵士高声冷笑道:“可怜的人类修士,进入瘴气未知星域还敢主动攻击我们瘴灵一族,那不是作死么?在这瘴气星域,是我们瘴灵族的天下。”

    又一个瘴灵士道:“多亏了我的英明远见,采用围攻的方式,终究将此人给围攻起来。看来,我们又能力去那颗到处都是茄子的星体了。那些茄子,我看着就想吃啊。”

    “你的英明远见,也不撒爆尿自己照照,我呸。”一个瘴灵士不屑道。另一个道:“不要争了,这个人类修士是活不成了,你看他都闭上眼睛等死了呢。”

    “人类为什么都那么丑啊。我比他好看多了啊哈哈。”

    “是吗?人类如此瘦弱,哪如我们瘴灵一样,高大威猛,能在瘴气之中来去如风。”

    “大家不要吵了,看着这个人类修士最后的抵抗,最后的挣扎吧。”

    “是啊,我们已经不知道杀死了多少闯入我们星域之中的人类修士呢,他们死前真是贱啊,为了活下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呢。”

    “是啊,是啊,曾经有几个人类女修士,虽然太丑了,但她们为了活下去,求我们带她们出去,她们什么都愿意做,结过,被我们玩死了呢。”

    “说来还真是享受啊。这个人虽然是个男的,看上去也丑,但我们是不是在他死前,将就一下呢,毕竟人类修士是真的好玩啊。”

    “哈哈……快看,他要坚持不下去了,我们还等什么,上去,趁他没有断气前,让他感受下我们的精华所在。”

    “走!”

    “走!”

    ……

    众瘴灵士说走就走,而吴凡周边的七彩气浪已经被压缩成了一个七彩光环,圈在吴凡的身子中段。吴凡依旧没有睁开双眼,他在算计,他在等待。吴凡的沧龙剑此刻已经快要抵达第三个瘴灵阵仗,吴凡此刻闭着眼一念而动,沧龙剑出现短暂的停顿后,慢速下来,以慢速的方式蓄剑势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