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7 回仁星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如此修为之人,那女修早就惊骇无比。只要吴凡周身的气息慢个几息收敛,她此刻就是个死人了。求生的本能使得她不能任性,惶恐答道:“仙人,这是回仁星,最大宗门是马家宗,宗主叫马处生。”

    吴凡听到马处生三字,不禁道:“是他啊,都跑这里来了。”女修听吴凡的语气,似乎对那个马处生十分不对口,便壮着胆子道:“他就是个畜生不如的狗贼。”

    吴凡见此女如此,哪还看不出她的意思,只不过,吴凡也由得她,便点头道:“他对自己家的人还是可以的。但对外人,就与其名相当。对于他在回仁星之事,你说具体一些。”吴凡站在一边,女修终于松了一口气,邀请吴凡到道观内院之内,搬了一张有点破旧的紫藤椅请吴凡坐下,而后她就站在一边慢慢说。

    原来马处生当年逃离凤岚星之后,就一直在寻找一个能让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在凤岚星,他认为已经没有他马处生的容身之地,就凭吴凡那飞行起来的诡异速度,一旦被发现还在凤岚星,追杀起来,十有**命不保。故而,马处生离开了凤岚星。只是传送阵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他被传到了这个星域,至于他想回凤岚星都不知道从何走起,星辰大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马处生便在这回仁星之上扎根下来,只不过,这回仁星灵气稀薄,而且各种修炼资源都十分稀缺。马处生星元一级修为已经维持了几百年了,他的寿元是在慢慢减少,他极度渴望着回归凤岚星,至少在那里,他还能去抢到提升修为的资源,增加自己的寿元。马处生可不愿意告别这个花花世界,对于他来说,创造出更多的子孙后代,那就是一种修炼。马处生来这里,却留下不少后代在凤岚星,有好几个都跟他名字一样。他就是想要让自己永垂不朽下去。他是有伟大志向的,是要让这整个星辰大海都知道他马处生的名号。

    马处生渴望着回归凤岚星,却没有了启动传送阵的星蓝石,这回仁星那是一颗星晶也找不到,顶多能挖到一些普通灵石。马处生所带来的修炼资源早在几十年前就耗光,现在只是依靠普通灵石来维持修炼,这对马处生有星元期修为的人来说,那是杯水车薪。马处生都感觉要跌落回化神期修为,因为他现在的星元期修为都已经不够稳固,靠着那点普通灵石来维持,相当困难。

    故而,马处生现在除了等死,什么也做不了。但,马处生是希望自己有千万子孙的。在死之前,他可是要创造出更多属于自己的后代。他身为回仁星第一宗门马家宗的宗主,不断令门人去招收女弟子,不管美丑,他都通吃了。他马家宗,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弟子都是他的后代,这几百年来,他是不曾间断过繁衍运动的。他已经越来越虚弱了,他渴望着有后代能够天赋异禀,不需要依靠任何灵力就能穿越星空,带他回归凤岚星。

    但马处生知道这只是幻想,故而,他只能沉沦在在繁衍运动之中,直到死去,他大吃大喝,他太相信凡间所言,人若死前没吃饱就会做个饿死鬼的。

    马处生经常会发生一些令人不可思议的行为,通常会突然间嚎嚎大哭,又会突然间发火砸东西。越来越不像一个修士。

    只是,马处生对繁衍运动的运动量越来越大,以至于有道宗这种小宗门,都会被马家宗上门问有没有女弟子,有女弟子都会被强行带入马家宗,供马处生享用。这也是为何有道宗现任宗主殷琴琴会装扮成这个样子。这有道宗创建的时间也只有一年,殷琴琴本来是这回仁星上一流宗门剑道宗宗主的孙女,只是剑道宗宗主的修为只有窥虚期修为,当时马处生来到这星球,自创门派,第一打击的对象便是剑道宗。凭借他星元期修为,自然将这剑道宗所有高层都秒杀,剑道宗上下不得不尊他为新宗主,而后剑道宗被直接改名为马家宗。

    马处生控制回仁星俗世朝政的手段也是极为血腥残忍,直接将原来剑道宗扶持起来的人给杀掉,扶持了一些全新的人作为俗世朝政的高层之人,代表马家宗对俗世凡间进行欺压剥削。

    马处生在回仁星的经历,吴凡有了大致了解,这一次,吴凡是不会让他给跑掉了。在这颗星球之上,马处生又能跑哪去呢?

    吴凡问殷琴琴:“那么,你为何要建立这个宗门?”

    殷琴琴缓缓说道:“当时我剑道宗许多弟子都出逃,我也就在出逃的行列之中。”殷琴琴便一一道说。

    殷琴琴与其兄殷明在出逃过程分散,这许多年来,殷琴琴靠着爷爷留下的许多资源,维持着修为的缓慢提升。只是,其兄殷明的消息一直没有。她建立这个有道宗,收了凡间一些弟子,专门习练猥琐的剑法,就是要避开马家宗鹰爪的盯梢。她之所以要建立这有道宗,就是要人手去找她哥哥。要知道,当时爷爷留下的修炼资源全都在她这里,殷明那里只有几年的修炼资源储备。这许多年来的打探,可是一点音信也没有。

    吴凡打断,不禁又问:“这星球的俗世凡间有多少战事?”

    “基本无战事。”殷琴琴回道,她不明白吴凡为何问这个问题。吴凡便道:“去凡间找找吧,只不过这许多年了,你哥哥又没有修炼资源,如果安于本分不去抢的话,那或许已经离开了人世也难说。”

    “不会的,我哥哥肯定没有死。”殷琴琴道。

    吴凡道:“你又如何这般肯定?”吴凡飞冲而去,回头又道:“给个信物,或许我能够碰上你哥哥,我告诉他,你在找他。”

    殷琴琴便即掏出了一把短剑,上刻一个琴字,吴凡落地将她的短剑取走,殷琴琴问道:“大人,您叫什么?”

    “吴凡!”在看时,吴凡已经身在远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