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2 帝江碎片
    慕容渊冲击的对象不是吴凡,是因为他看到了雅丽帮助吴凡一起收取镇魂石大山,这就是一种背叛,在他看来,背叛之人比敌人还要可恶,必须先行诛杀。

    吴凡瞬移开后,星魂收七彩大刀,几乎是瞬间就回归吴凡的眉心紫府识海之中。帝江后裔的速度更快,比吴凡的星魂提前到达吴凡双足之下,吴凡伏在帝江后裔的背上,就要令帝江后裔快速挪移而走的时候,吴凡看到慕容渊的仙剑举起,刺向神志还在迷糊之中的雅丽。这令吴凡无法接受,慕容渊应该来攻击自己才对。只不过,因吴凡心中有浩然奥义,见到这种事,不管这个雅丽多么令他厌恶,而且这个女人还要杀自己,只是在这个情况下,还是救一次为好。

    故而,当慕容渊的利剑刺下的时候,吴凡令帝江后裔瞬间靠近了神志迷糊的雅丽,一把将她扯过,一拳打晕。帝江后裔便即施展时空转换之机,在慕容渊一个仙符手印压下的时候消失,那个仙符手印将下方压出了一个万丈深坑,十分可怖。但这令慕容渊更加懊悔,因为这可是要布置镇压地煞冲击口的镇煞格局所需大山用的啊。

    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只是精气神绝佳的年轻修士,真是令慕容渊感到深深的厌恶。他当即飞空而起,弹出几道白光,冷然道:“整个玄虚星已被我封印,你休想逃走。把雅丽送回来,把所有镇魂石送回来,我可以不再追究,我也可向我斗转仙门的长老与仙君等,请求解除你在我仙门之中的通缉。”慕容渊此刻总算是明白,吴凡这个人就是上次那个掠走镇魂石的人。如果对方答应了,慕容渊是一定会按自己说的去做的。

    但吴凡又怎么会相信,即便相信,按照官本位思想这种不是规则的规则来推断,斗转仙门那些老贼,那是要点面子的,还会想别的办法将自己铲除方能解除他们的心头之恨的。再说了,有帝江后裔在,吴凡哪会担忧逃不出去。他感觉慕容渊此刻说得话很搞笑,因为只要帝江后裔一施展时空变幻之法,他就可以随帝江后裔进入那个瘴气未知星域之中,在从其中选一个通天塔,到达别个星球去。

    不过,吴凡这一次可没有打算就这么走了,三十六块上古真神碎片,无论如何也要搞一个过来,跟上次那样实在是有些狼狈的。

    慕容渊相信自己这一喊话,吴凡肯定是听到了。他相信吴凡会做出选择,眼下,他得修复被他仙符手印打出的巨坑,毕竟,这个位置还是要用来摆放十二座镇压镇煞格局大山的。只不过,慕容渊这一仙符手印轰击太猛,都打出了一万丈深了。这已经打通了与玄虚宗山门前的那个地煞冲击口,虽然山门之前的地煞冲击口,被玄虚宗现有高层与斗转仙门的雅琪等几个使者给镇压住了,但地煞从慕容渊这打出的深坑那里涌出。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这就使得慕容渊不得不以自身的仙力来镇压住这一处他一手造就的地煞冲击口,他一边镇压,一边通过仙音法螺,传讯回斗转仙门,要仙门派出更多能手前来支援。

    对于这边的情况,吴凡的神念延伸过来,自然是感知得一清二楚。吴凡不知道斗转仙门为何如此关心玄虚宗的气运。如果玄虚宗倒下来了,他斗转仙门完全可以扶持起另外一个一级道门,这到底是为什么?这玄虚山脉是暗藏什么玄机么?吴凡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要把这百万里的玄虚山脉都给搬走。只不过,想到自己的储物戒全部加起来,也装不下,吴凡自嘲地取消这个幼稚的念头。

    趁着玄虚宗高层与斗转仙门的人,都已经没有足够的手脚腾出来抓他,吴凡便将晕死过去的雅丽一把丢到一处松软草地上后,便与帝江后裔快速靠近了此前所发现的那一块上古真神碎片的所在地,那是远离玄虚宗正山门的一个山体。吴凡与帝江后裔靠近了那上古真神碎片那里。

    吴凡清楚记得上次,那是无法靠近上古神碎片的,就更不用说要将它个拿下了。只不过,这次带来了帝江后裔,那上古真神的碎片竟然没有发出那种强大的气息,吴凡暗道:帝江后裔乃是神鸟帝江之后,在上古洪荒之时,这帝江也是属于天神的。上古真神碎片?难道说这一块碎片是帝江后裔他祖宗帝江的碎片。

    吴凡拍了拍帝江胖墩墩的身子,不禁道:“帝江,看来你祖宗的身子在死前化成了一个铁片,被人敲碎放这里的吧。”帝江后裔听吴凡此言,不禁发出不满的咕噜声,很显然,帝江后裔认为他祖宗帝江那是无可超越的神,怎么可能被人敲碎呢。

    但帝江后裔能明显感受到这四处的亲切,故而,帝江后裔六足踩踏而起,四翼扇动,发出了一种温馨的曲调,听这曲调,吴凡感受到了,与亲人团圆一起用餐时的温馨氛围。吴凡真是越来越佩服帝江后裔的音乐天赋,如此有才的,却是六足四翼,无眼耳鼻舌的鸟怪,实在是太屈才了。吴凡不禁对帝江后裔赞道:“帝江,你的音乐越来越有超脱之感,境界可谓越来越深。你要坚持下去,一定会成为一代伟大的音乐学家伟大的艺术家的。只要你跟着我,就一定会。”

    吴凡在夸赞帝江后裔之后,还是要加上一句,这样帝江后裔才有可能真正被操控在自己的手中,为他吴凡所用。

    帝江自然可以听懂吴凡在夸它,它也就更加卖命地演奏,一番演奏之下,一个闪着各种光华的,犹如瓦片一般的物事,在一边缓缓移动而来,移动到了帝江后裔的身旁,帝江后裔立即变得如撒娇的猫儿,对着那块散发着各色光华的瓦片拱了拱,一个苍老远古的声音响起:“我的孩儿!”帝江后裔顿时六足齐踏,发出阵阵啼哭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