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9 暗黑法螺怪
    最快更新玄道之门最新章节!

    吴凡对帝江的判断,内心是佩服的。吴凡想想便道:“如果你真不愿意去,而错过这一次壮大自己的历练机会,而以为我要你去是要你当炮灰的话,吴某不勉强。”吴凡说完,便瞬移往前冲击。帝江后裔看着吴凡的后背,四只翅膀扇了扇,身子晃了晃,六足胡乱在空中踩了踩,最后还是冲飞而前,追上了吴凡。

    吴凡回头对帝江后裔笑了笑:“帝江,释放你压抑的愤怒,看看这神奇的暗黑波动,有多凶戾,看看你这古神的后代,能否与之相抗?”

    帝江后裔本来是非常不情愿的,但被吴凡这样一说,斗志被激起,最主要的是那波动似乎有意挑衅它,让它热血涤荡沸腾,发出嗷嗷之声。前方尽是一片暗黑,那波动就在这流沙之下的暗黑空间散发出来。吴凡与帝江后裔,以极快的速度冲击而前。

    冲击之时,吴凡天武神刀在背后抖动剧烈,吴凡手往后一按,天武神刀被强行压制下。帝江后裔忍不住一声咆哮,整个身子如一团丹火一样砸入了暗黑空间之中,吴凡往前方投掷出紫色灵石,不过,这暗黑空间的黑暗,直接淹没了紫色灵石的灵光,显得极为诡异。

    暗黑与冰冷,一种恐怖的气息在这暗黑空间弥漫开来,那股异常的波动越来越强烈。吴凡最终将天武神刀拔出,一刀往前猛斩,轰的一声,似乎劈开了前方的一座大山。

    帝江后裔速度太快,已经冲入的暗黑空间的更深层次。帝江后裔此刻是没有任何畏惧,因为它穿梭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阻碍,越是往前越是顺畅。

    吴凡一刀斩出后,同样冲入了暗黑空间的深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颤抖而沙哑的声音发出,竟然在喊吴凡的名字。吴凡自然不会去答应,而是一刀斩向声源来处。只不过,这颤抖而沙哑的声音一开始是来自前方,当吴凡一刀斩下的时候,其声源在左,吴凡一刀往左,其声源立即变在右。如此,四面八方都充满了这个声音的来源。一下之间,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声源来处。

    只不过,吴凡听到前方帝江踩踏出的曲子,便不再理会周边颤抖而沙哑的声音,直接往前前冲,瞬移,瞬移,再瞬移。

    连续几十个瞬移,吴凡才靠近了帝江后裔。吴凡现在一个瞬移就有万里,几十个瞬移,就前进了几十万里。可见这暗黑空间之大。帝江后裔在一处散发着红光的巨**螺之前踩踏六足,扇动四翅。帝江后裔以神念告知吴凡:“声源来自这个传音法螺。”

    吴凡不禁道:“我在几十万里之外都能听到它发出来的声音,看来是个极品传音法宝。”帝江后裔:“不是法宝,是个有生命特征的生灵。”

    吴凡定睛一看,暗黑之中,它能够散发出暗黑元素所掩盖不了的红光,看它整个法螺般的身躯,还真是有细微的动荡。

    吴凡道:“发出如此诡异声音,令人产生幻觉视听。若是生灵,本身邪异,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除之,出现在外面世界,定然是祸患无穷。”吴凡一刀斩落,这法螺怪的红光顿时激荡而起,产生一股可见的声波,硬是将吴凡的天武神刀给扛住了。

    吴凡冷喝,舍弃天武神刀,以拳震九天之威,突破其声波,拳罡之力击碎了它上半部分,狂喷出鲜红的汁液,法螺怪发出一阵悲鸣,它周边的红光显得极为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熄灭。而在这时候,四处突然出现一团又一团的红光。就好像是暗黑之中,点燃了无数盏红色灯笼一般,显得更加诡异与恐怖,四处都有颤抖而沙哑之声发出。

    吴凡神念一扫,方圆万里之内,全数是这种法螺怪。这可如何破之?眼前那被打碎一半的法螺怪欲图溜走,被吴凡天武神刀一刀斩为两半,其内闪发出一阵红色迷雾,就如一件薄纱一般飘然而起,而后化成了一个人的虚影,继而隐没在暗黑之中。

    吴凡对帝江后裔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继续往前。”

    “前方好像是个无底深渊,并没有什么星辰魂锁。”帝江后裔。

    “即便没有星辰魂锁,这个暗黑空间透露出的古怪,就一定隐藏着大秘密。帝江,你我一起征战四处多时,理应为最诚挚的战友。而不是俗套的主仆关系,主人与坐骑这样的关系。”吴凡说道。

    帝江后裔听吴凡这话,没有以往的反感,觉得很有道理,发出嗯嗯的声音,载着吴凡,便猛烈往前狂冲。一路上的法螺怪越来越多,前方之路都是被红光给照亮了。只是往前冲了十万里,也依旧是这样的空间,只不过前方的异常波动明显更为强大。

    波动越强,就越要冲击。吴凡与帝江后裔,都被激起了斗志。

    无论前方有什么!我只一冲一撞。或许,冲撞而前,无视任何强大存在,乃是天武道的精髓所在。

    闭月与羞花两女在阴元星上找了很久没有找到星辰魂锁,来到阴元星上凡间的一个大城之中。此时,独孤九阳也在其中。三人在一个客栈内坐了下来。独孤九阳英俊的脸上,此刻是相当难看的。羞花不禁道:“独孤九阳,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

    独孤九阳道:“洛诗是不是再耍我们?哪来的星辰魂锁?即便她是喜欢那个吴凡,却也不能将我等当成傻子一般耍,这几百年来,抛开我们这些弟兄对她的爱恋,至少一起战斗过,难道洛诗见到吴凡出现了,就完全不需要我们这些人了吗?我们之间就没有一点情义可讲了么?”

    “独孤九阳,我当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令你脸色如此难看?怎么?我们家小姐不好了吗?你若是感觉不好了,可以随时离开。毕竟,我们家小姐可没有说要抛弃你们。我们家小姐重情义,你难道不知么?”

    “重情义吗?你们说的,有了阴元星阳元星的星辰魂锁,掌控阴阳星界,阴阳星界之内的一切都在掌控中,即便她爹也可以被掌控。一个为了一个看上去一点都不值得去爱的男人,而这样将自己的老爹给掌控于手掌之中,这也叫重情义?”独孤九阳冷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