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0 不懂我,就是差距
    “看来,独孤九阳你是心灰意冷,遇到吴凡这种可恶的小人,竟然拿不出一点应对的方法,来到凡间这里喝闷酒。之前,我们还当独孤九阳你日后定能问鼎整个星辰大海,成为一代伟大星君,现在看来,就像是个牢骚满腹的落魄的浪子,连咸鱼都不如。”闭月冷笑道。

    “我很奇怪,你们两姐妹是不是服侍洛诗的?怎么她喜欢的人,你们却如此不看好?你们有没有摆正你们丫鬟的身份?”独孤九阳反问道,对于吴凡当时对闭月羞花所为,独孤九阳内心之中那是支持的。

    “哼,我们师尊不看好的人,我们自然不会看好。而且,那个恶人,神念很强大,在很远的地方都能探视出我们说过什么,实在是卑鄙无耻。”羞花狠狠道。想起此前被吴凡狠揍了一顿的耻辱,羞花忍不住就一掌拍碎了三人面前的桌子,害得店小二赶紧去汇报给掌柜的,掌柜的当即带领了一帮打手过来,掌柜的冷冷道:“三位客官,本客栈做得是小本生意,何必将怨气发泄到桌子凳子上呢?有什么私人恩怨,请到外面去解决。”

    羞花真是愤怒当头,一眼扫了过去,其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眼前这些人全部气绝身亡。独孤九阳道:“对凡人也如此之恨。可见,如果没有洛神,你们已经不会将洛诗放在眼里。今日,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们两个贱婢活着出城!”

    “原来,你在这等我们姐妹来,就是要解决我们两个么?我们对自己家的小姐自然有分寸,你需要担心什么?凭你星仙期修为,要解决我们两个,就跟痴人说梦一样。”闭月眉头皱起,却是没有将独孤九阳放在眼里。

    “吴凡修为,顶多星灵期,他所凭借的是修为高低么?那是实战之力,道法战技,是极为诡异的速度,快到你们根本没法施展出必杀神通。我独孤九阳自然也可以做到。”独孤九阳突然一掌扇出,却是被闭月一把抓住,冷然道:“独孤九阳,你并不具有吴凡的速度,不具有吴凡那强大的道境,他的道境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强的压力。而你的道境呢?孤星剑道?可惜,道境太弱了。”

    独孤九阳被闭月抓住了,却微笑着:“你们姐妹倾心于我,死在我手中,想必十分乐意。”独孤九阳化出两个身影,分别绕到了闭月与羞花身后,就要一剑刺穿闭月与羞花后心的时候,令他独孤九阳沉醉痴迷的声音响起:“独孤兄弟,何必如此。就算你刺下去,也没有杀掉闭月羞花。”

    独孤九阳猛然抬头而起,看到空中立着的不止是洛诗,还有闭月羞花,那眼前这两个闭月羞花又是什么?

    “独孤九阳,我们家小姐早就看透了你的心思,还想杀我们两个。你都有身外化身,我们姐妹为何就没有呢。”闭月羞花两女的真身在洛诗边上。

    “洛诗,这两个贱婢,你杀了最好,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独孤九阳严肃道。

    洛诗道:“独孤兄弟,你知道你与吴凡的差距在哪吗?吴凡完全有能力击杀她们姐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因为她们是我的丫鬟,却没有下杀手,他始终有自己的底线。”

    “那这又能代表什么?”独孤九阳愤然道。

    “他懂我,而你只是痴迷于我,却始终都不懂我。这就是差距!”洛诗说道。

    独孤九阳英俊的脸上满脸迷惘,这几百年来,追随着洛诗,对于洛诗的生活修炼习性都知道一清二楚,而却因为两个贱婢的死活,说自己不懂她。独孤九阳暗道:“我懂你啊,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不看你的脸面就能感受得到。你高兴的时候,我也可以感受到。你甚至不动声色要打击某一个星球上的人,我都会提前为你解决。我怎么就不懂了你呢。我怎么就不懂?”

    独孤九阳摇头道:“洛诗,我一定会是最懂你的人。给我时间,我可以证明的。”

    “独孤兄弟,几百年前你这样跟我说过,我当时告诉你,我心依旧。现在我还是要跟你说,我心依旧。这几百年来一起战斗杀伐,我确实是很开心的。多情星域别恨星的凌如水,给我了一样东西,你看看。”洛诗弹射出一个手环。

    那手环有碧玉材质,独孤九阳接在手中,当即接受了一些信息,双目猛然睁开,不禁道:“是她为我挡了一剑?方人广这畜生现在在哪?”

    “方某在此!”多情星域别恨星方人广出现,当时方人广与其余三十九人,被吴凡一拳拳打落地面的时候,只有他一人完全避开了吴凡的拳击,只不过,吴凡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方人广可谓隐藏很深,颇有心机。

    独孤九阳看着方人广,样貌上是很英俊的,只是有一点总是令人看不出,就是此人似乎从来都没有怒过,人如其名,人人都喜欢与他亲近做朋友,人脉可谓是只会越来越广。独孤九阳说道:“当时在别恨星的时候,凌如水为我挡了一剑,你应该很清楚吧?”

    “此事都过去几百年了,别恨星一战,出了一个血魔怪,当时是没有办法的,凌如水自己也是心甘情愿为你挡了这一剑,她原本要抛弃自己的宗门与我们一起追随洛诗,因为她见你对洛诗一片痴心,看都不去看她一眼,她的心很凉。所以,那一剑她心甘情愿。

    她曾告诉我,她与你被困在血魔怪体内的时候,与你有了肌肤之亲,那时候,她说能感受到你对她的爱。听到她跟我说这个,你知道我方人广心中的感受吗?我他娘的差点就以剑了结了自己。想我方人广,与她从小青梅竹马,她见到你之后,心就被你给偷了。这个是个永远也忘不掉的痛。

    后面,我对她充满了恨意,一个失去自己身子的人,一个移情别恋的人,我要她死。所以,我策划了那一场灭宗之战,她的宗门全灭了,最终又死在了敌对宗门宗主的剑下,一来她觉得有些对不起我,二来,就是她的心灰意冷,你要了她的人却在痴恋别的女人。那时候,她挡在你的面前,被一剑刺下的时候,她对着我充满了笑,因为她靠着你的时候就感觉有了归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