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4 又一帝江之后?
    对血红卍字的束缚,帝江后裔表示高度不服,凭什么吴凡就不会被这些血红卍字给束缚,而它是神的后代却会遭到这种束缚。帝江咆哮不已。

    吴凡没有去追遁走的玲珑宝塔,因为当血红殿阁被玲珑宝塔吸合之后,吴凡看到了半个太极阴阳鱼的物事,那正是洛诗所说的星辰魂锁。虽然吴凡是想要通过自身的实力拥有打遍一界之高手,但想想拥有阴阳星辰魂锁,就能够掌控阴阳星界,那还是令人很期待的。没有看到的时候,想法没有那么激动,但看到了实物之后,占有的**真是令吴凡自己都感到吃惊至极。

    吴凡现在是连那把古琴都不放在眼里,而且,被斩断后的八根无色透明锁链会怎么样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一心想要将那阴元星的星辰魂锁给取下来,掌握在自己手中。

    吴凡收起天武神刀,背负身后,踏步而前,一步一步靠近星辰魂锁,当离它一丈之遥时,那个雕像,就如活物一般,动了起来,它四足拨动琴弦,发出阵阵美妙乐音,整个血红光幕笼罩的空间范围内,都响彻了这种声音。那些血红卍字,有规律地排列,后又有规律的旋转或移动,就好像是要随着乐音的节奏而舞动。

    吴凡继续踏步而前,然而随着古琴发出的乐音,那许多血红卍字,以及那些符文光华,都开始对吴凡形成阻碍。仙符剑已经没法再吸取符文光华,吴凡即便念化力,也被血红卍字给阻拦了前进之路。

    吴凡喝道:“看来还是要与帝江后裔一起,将你给摧毁才行。你这个伪帝江,休得阻碍我前进之路。”

    吴凡当即退到了被绑缚地像个大团粽子的帝江后裔身边,吴凡道:“帝江,在冰焰湖泊,你是完全不畏惧星火的。”

    帝江发出咕噜之声,表示是这个意思。吴凡当即引动星火,烧在了绑缚帝江后裔的血红卍字之上,那些血红卍字却似乎不吃星火攻击。吴凡没有办法,对帝江后裔道:“帝江,没有办法了,你忍着点。”

    吴凡当即双掌紫火腾升,烧化那些绑缚帝江后裔的血红卍字,三昧真火对这个血红卍字是有很强攻杀力的,只不过,那个变成活物的雕像,在这一刻突然加快了弹奏节奏,发出阵阵萧杀乐音,那周边许多血红卍字,化成利剑,那许多符文光华也同样凝成飞剑,最令人可怖的是,似乎这种乐音唤醒了地狱凶兽,四处散发出地狱凶兽那阴冷的呼吸之声。

    吴凡当即加快速度烧化,此刻吴凡眉心的玄道珠飞出,但吴凡不想动用它,将其强行收回眉心。吴凡不想依靠这颗珠子,用得太多,亏欠这天地就越多。日后与天道争锋,要是你本身就是天道所培养出来,那还如何去争,本身就在这天地之中,头上为天,足下为地,你如何逆反,成就自己的大道?

    故而,吴凡很清楚,一旦动用玄道珠的攻击力量,比将其内火元给引出来,所产生对道境的亏损是会很大的很大的。故而,不到万不得已,吴凡不会动用这玄道珠,如果有可能,永远不用它,甚至将其送返给天道,或者将其直接摧毁。不欠这天,不欠这地。

    吴凡强行收回了玄道珠,加紧对血红卍字的烧化。最后是帝江后裔被三昧真火烧着了大片,使得它嗷嗷乱叫,往前狂冲时那些绑缚它的血红卍字才算烧尽。

    而这时候,那诸多血红卍字与符文光华所成利剑意境刺射而来,吴凡以血力之拳迎之,一圈圈将其打回血红卍字原形,符文光华原形。而后,吴凡快速往前一冲,追上帝江后裔,将帝江后裔身上的三昧真火尽数吸回。

    帝江后裔才感觉好受了不少,不过,吴凡一拳打在其烧伤处,弄下了许多血滴,飘散在这空间之中。

    帝江后裔知道吴凡用意,并没有发出什么怨愤的声响。而是与吴凡一起,冲向了那个他们认为不伦不类的雕像,看上去还他娘的是个活物。那许多血红卍字全数卷向帝江后裔,吴凡所遭受的攻击,全部来自那活转过来的雕像弹琴发出的攻击。

    很显然,因为他与帝江后裔的速度都很快,他的攻击就会失去很多先机。吴凡与帝江后裔终究靠近那雕像,只不过一靠近,吴凡与帝江后裔便陷入了一个杀阵之中。那杀阵,以血红粒子流的方式将吴凡与帝江后裔困住,而其攻击的方式,就是血红粒子化刀化剑,对吴凡与帝江一顿乱砍乱劈,吴凡与帝江后裔硬扛了这刀剑的砍劈,吴凡可谓是全身都被刀剑砍劈中,毕竟,在这个血红粒子流的杀阵之中,无处不刀剑,吴凡料敌先机完全没有用。

    帝江因为皮粗肉糙,肉身在冰焰湖泊那里淬炼得很是强悍,没受多少伤,好在帝江后裔反应快速,及时一拱吴凡拱到自己背上,施展时空变幻之术,逃出了这个杀阵之外,吴凡当即大赞帝江英明神武,忍着一身的刀剑之伤,一声呼啸,拔出天武神刀,横在身前,施展出天武神通高级篇暴风雷往前推进,当靠近那雕像的时候,更多杀阵涌现,但却被暴风雷的威力直接给碾压过去,散发出阵阵光法破碎的粒子流光。

    帝江后裔本来是要随着吴凡一道冲击的,但它救出吴凡,吴凡施展暴风雷攻向那雕像的时候,它的全身就被血红卍字给束缚住了,气得帝江真是咆哮连连,因为没有头嘴的缘故,这咆哮连连的声音,就好像腹部发出的雷音一般,使得那个雕像愣了一下。

    凭借这愣的一下,吴凡以极为快速的一拳轰在了它身上,整个雕像倒了下去,那许多以血红卍字和符文光华凝成的飞剑,原本要刺入吴凡后心的,因为雕像的倒下,琴弦停止拨动,那些飞剑立即散形,化成了血红卍字与符文光华,还会发出一重重如玻璃碎裂一样的声音,又如吵架双方扔锅瓢碗筷一样的嘈杂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