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论道!
    陈书对佟月道:“你看,咱们绿儿都这么大了。”

    “是我跟你的孽种,越大我越后悔!”佟月吼道。吴凡仙符剑飞起,从那储物戒之中搜出原本以为是佟月的魂魄,吸入了仙符剑九重妖楼之内,而后仙府剑刺向佟月。绿儿抓住吴凡的手,摇了摇头。绿儿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小时候佟月对她关爱呵护,那是自己亲生娘亲才会给的,绿儿又怎么会忘记佟月教她吹笛子、绘画等等,就算佟月目的不纯,但她依旧是绿儿的娘。绿儿在紫瞳巨木的世界之中,对于佟月的大喊与反击,也不过是内心一种压抑的宣泄。当真正要杀佟月,她是不愿看到。

    吴凡看着绿儿悲伤的面孔,看着她双眼滴血,腹部伤口又开始流血,怒道:“绿儿,我知道,你忘不了她曾经对你的呵护,忘了她曾经对你的教导,忘不了她对你的种种恩情。但,从开始到现在,她只是将你当成她所追求道的牺牲品。她要你牺牲,你为何就不能将她牺牲?杀她,何须愧疚?”

    绿儿就是使劲摇头,紧咬牙根,不想让陈书与佟月听到自己的哭声。

    吴凡怒视陈书:“你下不了手吗?还是需要我杀她分身一样杀了她?还是,你担心你下手,会影响你的道?”

    陈书道:“吴凡,这是我的家事,你走吧!”

    “走?要不是绿儿,你和佟月的事我不会管。绿儿不想你们打起来,又不让我杀佟月。我倒是有个很好的办法,陈书,请展露你男人的魅力,让佟月再给绿儿生个弟弟或妹妹。无论男女都叫青儿!”吴凡说道,他认为这个方法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绿儿听吴凡这样说,本来悲伤痛苦,不禁笑了一下。

    陈书一愣,还能用这种方法解决么?佟月不禁冷笑道:“我已经因为一个绿儿而耽误了天之大道,我还要再给这畜生生一个?我由木灵修炼万年之久,才修炼成人身,铸就人类肉身,又修炼无数无数年月,才有如今成就。要不是遇上他,我早就在仙界了,我还会再犯贱继续耽误自己么?”

    吴凡道:“看你们就是天生一对,真是绝配。古语有云,破镜重圆从古有,何须疑虑反生愁?这可是一种无上的爱,也是一种无上大道。佟月你不是要追求你的道么?想想看,你的道令你这么久都未能追逐上,还让你绞尽心机,最终却是这么个结果。而现在这破镜重圆之道,只要你点头,回到陈书前辈的身边,你就能得道。这世间,想必不会有比这种道还要幸福圆满的。”

    “你以为你真的懂什么道么?”佟月吼道,木狼与楼兰被吴凡杀掉,佟月心中很清楚,这辈子都无法去无尽星空了,这让她感到心灰意冷,但却还是不服输。

    吴凡见佟月陷入自己坐身论道的陷阱,便对佟月道:“这世间,流水为道,飞沙为道,风雨为道,雷电为道,山川为道,沼泽为道,天为道,地为道,无有不道,世间万万道,而你所追逐的道,是为道,但道不可到!只要你做出另外一个抉择,你就会进入不同的道,同样能达到你最终的道。”

    佟月愣住了,吴凡所言,甚为繁奥。陈书再一次愣住了,绿儿双目却是散发出紫色光彩,她可没有想到吴凡还能说出这种玄机之语。但吴凡很清楚,自己就是在瞎掰。坐身论道的取胜之道,往往是处在论道风暴之外,不断往论道风暴之内加料,就会让对手被论道风暴给打败。

    佟月又问:“那你可知,这天道?”

    “古语有云,天若有情天亦老!天道无情,难道真的是道么?你看看俗世凡尘,儒释道,三教九流,天空雄鹰,地上蝼蚁,他们全部都有自己的道,虽然逃不过生老病死,但他们依旧是得道者。但,所谓天道,乃是无情玄道,你不知道它的存在,它却掌握着你,你若偏移它,它就惩罚你?这真的是道么?再我看来,不过是一道桎梏,让人不痛快不逍遥。”吴凡说道。

    佟月道:“但,世间万物,生老病死,都得围着天道来转。若我成就此道,我便超脱轮回,跳出生老病死之外,同样可以掌控这世间万物。我所追逐的,并是我所欲求的。”

    “那不是你成就了天道,而是天道让你成为了它的工具,你超脱生老病死,却依旧超脱不了这无情玄道,也就是你所为的天之道,也为你的最终目标,只是成为天道的附属品与工具。这就是你苦苦追求的,伤害自己家人内心的道。你认为你值得吗?如果,你和陈书前辈,修这破镜重圆之道,你至少修成了一个圆满的道,从而感悟其玄机,触类旁通,悟透其余道,岂不妙哉?”吴凡说着,如舌绽莲花一般,听得佟月似乎很有感触,眼神都柔和了许多。吴凡见状,继续说道:“

    当年,我在那一片海内的世界,飞鸟问我,如果飞鸟爱上了鱼儿,飞鸟会怎么办?如果鱼儿爱上了飞鸟,飞鸟会怎么办?(详见117章)佟月前辈,绿儿的娘亲,你知道怎么办吗?”

    佟月被吴凡这一问,本来还沉思道的所在的她,惊醒过来,不禁道:“飞鸟化作鱼,或者鱼儿化作飞鸟!”

    “不,不需要的。只要飞鸟心中有鱼儿,它每天空中飞行,就像是置身大海之中,如鱼儿游荡于水中。只要鱼儿心中有飞鸟,它在大海之中游行之时,就如翱翔天际。你可知,这世间,真正超脱生老病死的是什么吗?那就是爱。鱼儿与飞鸟心中有彼此,就能超越水与空的界限,在水中也是在空中,在空中也是在水中。”吴凡说道。

    佟月听之,不禁道:“这与道又有什么关系吗?”陈书与绿儿见佟月连飞剑都收起来了,心中都松了口气,绿儿看着吴凡,一颗心的跳动都更加快,一时间都不去管腹部伤口的血滴。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