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飞针归元
    当黄金尸魅的燎牙触及吴凡颈脖子的时候,空中几枚银针迅速飞射而下,直接穿射入黄金尸魅的后背,使得黄金尸魅瞬间不能动弹,吴凡本来闭上双眼,此刻猛然睁开,高空之中,是陈能辉与宁雨薇。陈能辉的九天飞针术可以控制黄金尸魅,吴凡内心之中顿时兴奋无比。这就好像在暗黑无边的海中游荡求救,突然望见海灯,海灯那来了一条船儿搭载自己上岸。

    黄金尸魅不能动弹了,应长山没有了战力,应童纯神魂有些裂开,要是不好好休整,神魂将要自行碎灭了。

    眼下陈能辉与宁雨薇的到来,吴凡的处境立即逆转。陈能辉的九天飞针术当真是出神入化,几针弹射之下,带动无边灵气波动,而且这些灵气波动还散发出股股清香。陈能辉一指飞针,将那黄金尸魅给挪移到一边,而后飞出一百零八根银针,在吴凡周身各处落下。但见,吴凡被雷杖打断的身子,竟然在慢慢合拢。

    吴凡那许多流出的血,被陈能辉那些落下且不住颤动的银针,去除杂质污物之后,被引回吴凡体内,吴凡那破烂不堪的胸腹,被几根颤动的银针,引动清香灵气波动,以缓慢的速度恢复。

    而宁雨薇则十分紧张地扫视着四处。

    陈能辉神情也是严肃无比,加快布针速度,吴凡周边里三层外三层全部是细细银针,而且空中都悬停了无数银针。陈能辉这是在施展九天飞针的飞针归元**,此法以气御针之时,念力必须极为集中,一旦施展开来,可以将一个碎末之人还原,其神魂等精神体也可还原。陈能辉没有说一句话,吴凡也还没有高兴到百息,空中便有几个人影冲出,那几个人影冲出之时,陈能辉不得不分出心,将应童纯的神魂给用飞针定住,被宁雨薇引入了一个晶莹玉瓶之中,将其给牢牢罩住。

    吴凡见此变故,再往空中那几个人望去,又是穿着有风雷图文的风雷劲装之人,应家的标志性服饰。这服饰此刻在吴凡眼中,那是丑到了极点。而且那些个人也当真是恶到极限。应易曲与应归海两人亲自来了,他们没有料到,吴凡能够将阴阳法鼎给收走。

    应归海欲图收归儿子神魂,但却被陈能辉的飞针定住,无法回收,只收回了应童纯的肉身。

    应归海一掌轰向陈能辉,但陈能辉十分笃定,一针飞射而出,只不过应归海修为搞过陈能辉几个境界等级,陈能辉的银针,被风雷掌给压成齑粉。陈能辉立即一针刺向应童纯的神魂,使得应童纯的神魂发出凄惨叫声,而且应童纯此刻被陈能辉银针定住,犹如万蝼蚀骨,使得他也不断发出呼救之声,呼救之声就如孩童喊爹娘,令应归海当即投鼠忌器,只是冷然道:“放了我儿。”

    陈能辉不言语,宁雨薇与陈能辉站在一处,共同面对有着星神期修为的应归海。应易曲手中有个法盘,周边爻辞法光闪现,使得他与应归海周身都有爻辞法光闪现,吴凡在陈能辉九天飞针术的辅助下,缓缓恢复,却是没有闭眼养神,而是敏锐地发觉到了这一点,这应易曲,是在通过这些爻辞法光来隔绝上界星系到这下界星系所要受到的法则束缚之力。

    应归海法力高深,一走步之下,都给陈能辉与宁雨薇带来强大威压。陈能辉终究喊出:“你要是再前进一步,你儿子神魂就会因为碎裂而再也无法还原,在我飞针控制下,他也休想引爆,也别想转世轮回。”陈能辉的喊声那是十分平缓的,让人看不出他有脾气,看不出他心中有怒。

    陈能辉现在以气御针动用九天飞针术,落针之后,针身抖动而创造无数玄妙,这得有很高深的养气功夫。他的情绪能够很好地控制,更不会轻易动怒,不然,这九天飞针术施展出来就真的是看上去杂乱无章了。

    应归海看着陈能辉,扫了宁雨薇一眼,一掌轰出,陈能辉当即使得应童纯神魂手臂爆裂而开,一针的功夫就开裂,使得应归海立即停手,陈能辉道:“信了?”

    应归海点头道:“信,但是,应某并非如此简单。”应归海化出一个分身,那分身分化成无数金点,穿透了宁雨薇那晶莹玉瓶,几乎是瞬间就沾染上那些控制住应童纯神魂的银针。即便如此,应归海也无法将应童纯的神魂给拽回,只能阻止陈能辉的那些银针对应童纯的破坏,这是一个僵持状态。

    应归海又化出一个分身,攻向了操控晶莹玉瓶的宁雨薇,本尊则直接轰杀向陈能辉。宁雨薇被应归海一招就打得倒退百丈之外,那晶莹玉瓶当即碎裂而开,继而化作无数晶莹光点飘散。即便如此,应归海依旧无法将应童纯的神魂给收回。应归海大怒,那个分身与本尊一起攻向陈能辉,陈能辉始终站在原处,他此刻是不能动的,要一边以气御针,使得吴凡周边的那些银针不被动摇且能按照他的九天飞针术法来抖动针身;一边要应付应归海的攻击,着实感到十分吃力。

    但在这种情况下,陈能辉飞出了本命飞针,碎应童纯神魂一足。此刻应童纯的神魂看上去就是缺一条胳膊缺一条腿的残废,这令应归海大怒不已,他这一刻不杀掉陈能辉这个用针的人,那是决不罢休的。当应归海眉心之中飞出沾满雷电的飞剑之时,陈能辉眉心之中飞出了一根金色飞针,刺在了应归海的眉心之处,应归海立即无法动弹。

    陈能辉猛吐一口血,使得吴凡周边的那些飞针都有些不稳,但陈能辉立即挺身而立,恢复施展九天飞针术的原样,强行以气御针,护住吴凡。而吴凡上下分开的身子,在这一刻已经合拢,而且那许多流出的鲜血,在被九天飞针去除杂质污物之后,尽数归入体内。吴凡握住了天武神刀,蓄刀势。

    吴凡深知,此刻陈能辉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可见应归海战力之强。好在此刻应归海也被定住了身子。而一边应易曲一直操控着那个法盘,维持着他和应归海周身的爻辞法光,双目却是一直扫视着陈能辉所飞出的所有银针。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