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跪否?
    应易曲此刻见陈能辉力揭,当即令其余几人动手,但陈能辉再次飞出几根金针,同样将那几个人给定住,陈能辉整个人都往前倾了一下,只不过,宁雨薇嘴角带着血迹从百丈外飞回,扶助了陈能辉,陈能辉继续以气御针,守护着正在恢复的吴凡。

    应易曲见此态势,手中法盘一转,四处响起真正仙迷之音,扫了陈能辉与宁雨薇一眼,冷哼道:“老夫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手伤人。但你与吴凡两人,让我见证了下界星系之中,那也是人才辈出,若是不能归我应家所用,那只能死于我应家手中。你这飞针术法,甚为玄妙,老夫观之,颇有感悟。”

    应易曲手中翻飞,爻辞法光化成了无数飞针,在空中一一布局,手法与陈能辉施展九天飞针术之时一模一样。不过,宁雨薇冷笑:“阿辉,你看,有人在你面前玩弄绣花针。”陈能辉道:“就与当年圣手宗那些人一个德性,只不过他还好一点,不会觉得我是在胡乱飞出飞针。”

    “难道不是?”应易曲自认为对陈能辉的飞针之术已然有了不少领悟。宁雨薇指了指陈能辉飞出的一根飞针,对应易曲道:“你的针布下时,有形无神,而且不会颤动。”应易曲仔细一观,他知道陈能辉的飞针飞出之时,能够颤动,本以为自己按照陈能辉的手法布下时,也会颤动,却是发现自己的飞针只是被自己给定在了空中。应易曲道:“要动还不简单。”一念而动,那些爻辞法光所化飞针,尽数颤动起来。

    吴凡在应易曲自以为领悟了陈能辉九天飞针术之时,胸腹部位已经完全恢复,全身已经可以灵活自如。只不过因为施展紫雷神念,耗费太多的元力,吴凡在无数飞针的中心,抓出了大把的星晶。

    应易曲见自己的那些飞针颤动起来,不禁道:“这对了么?”

    宁雨薇道:“如果你认为是对的,那便是对的。”宁雨薇已经暗中给陈能辉恢复了不少元力。然而,应易曲大笑道:“你们的小动作,全在老夫眼中。老夫虽然不会你们的飞针术,但却也不是你们能够耍弄的。”应易曲一挥手,宁雨薇整个人被应易曲所有爻辞法光所化的飞剑刺中。

    应易曲冷然道:“我重孙的神魂若是安然无恙,老夫并不会动怒。你毁他一手一足,你的女人,我便让她世代为厉鬼阴魂!”宁雨薇被刺中,张口呼喊却不能发出声音,脸色被刺痛而扭曲。

    应易曲散发出的气息,那更是强于应归海。在这一刻,陈能辉对宁雨薇的安危极为担忧,面露慌张之色,吴凡周边的银针都有不少倒塌,但吴凡已经握着天武神刀站了起来。陈能辉一喜,当即收回守护吴凡的所有飞针,尽数攻向应易曲。

    “哼!不管你的飞针多玄妙,也不能伤老夫毫发!”应易曲自信满满,苍老的脸上顿时显得神采奕奕。吴凡提刀前冲,却是被应易曲的一道爻辞法光给压得整个身子都深入地下,完全不能动弹。吴凡又恨又急,他的星元之力虽然并未完全恢复,但被应易曲这么压在地下,吴凡很难接受。

    应易曲飞出一个虚化掌影,如龙似虎一般呼啸奔腾而出,将陈能辉的身子给捏住,冷然道:“你,知道什么叫死亡么?”

    “若你重孙神魂安然,你,将如何?”陈能辉虽然被应易曲那手捏住身子,但语气依旧不卑不亢,他现在也不知道还能否将宁雨薇安然解救,将吴凡弄出困境之外,只是他脸上的担忧与慌张都消失,在这个时候,他很清楚,不能表现出一丝颓色,要让宁雨薇的内心始终充满希望,始终相信他陈能辉能够安然解救她,那样宁雨薇才能够镇定下来。

    陈能辉此刻面对着暴走的应易曲,就好像一只苍鹰压住了一只蝼蚁,蝼蚁望天,不知有苍鹰,内心无所畏惧。

    应易曲见陈能辉到了这个境地,还能保持如此神态,内心之中不禁有些佩服,这等人收归应家,那应家的实力必然增加不少,毁之倒不如成就之,使其感恩应家,为应家所用。应易曲回思整个过程,陈能辉对吴凡的救护,那基本上是连命都不要。如果陈能辉不是与吴凡关系特别好,有过过命交情,那就是陈能辉欠吴凡天大人情。不管怎么样,陈能辉这样做,都令应易曲相当佩服。

    故而,陈能辉那个问题,应易曲并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与吴凡,何种关系?”

    “我之所为,你能不知么?若你重孙神魂安然,当如何?”陈能辉再问。

    “我重孙手足消散各一,你,还有恢复之法么?”应易曲道,在应易曲内心之中,可不会如应归海那般,容易走极端,如应易曲这种老古董,行事之时,很难会被意气与热血所左右,哪怕遇到末世危机,他也会抓住问题的根源,走出最有利的一步。如陈能辉这般人才,还有被压在地下无法再反抗的吴凡。应归海很想收入应家为应家所用。

    当陈能辉对应易曲那一问,给予点头答复之时。应易曲却是突发杀机,毁宁雨薇之柔美面容,更是将吴凡整个人抽出地面,一把长剑插入了吴凡的腹部,吴凡完全难以料到应易曲这一招,他现在认为应易曲整一个变态老贼,神经错乱的老贼。吴凡开始感受到腹部的刺痛,如火灼烧,却又无法将其火元吸化,不禁发出阵阵怒啸。

    应易曲转动法盘,对陈能辉喝道:“你若跪下,再将我重孙神魂恢复,我可以饶过你心爱之人,你过命之交!”

    吴凡听言,忍着腹部刺痛,大声喝道:“陈能辉,不能给这老贼下跪,没看到他如此变态么?这种耻辱决不能受之,大丈夫死则死矣,不用管吴某!”吴凡不相信这事有这么容易完结,就应家从斗转星系追自己到这里的做派,那都是睚眦必报之辈。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