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跪!
    一边宁雨薇也不住喊道:“阿辉,不能跪他,你要是跪了,你的医道圣念都得被毁掉,不可以这样,我所积阴德,即便被杀,魂魄终究是可以入人道轮回,转世为人的,任凭他多恐怖也无法阻止我。所以,阿辉,你决不能跪!我若死,我的来世,你一定可以找到的。”

    应易曲松开了捏住陈能辉的那只手,陈能辉整个人平稳立地,应易曲要看着陈能辉的跪拜动作,跪拜过程。他想看看,一个身怀绝艺之人,能否受辱负重。

    陈能辉看了看宁雨薇,又看了看吴凡,往前踏出一步,严肃地望着应易曲:“你之言,可信?”

    应易曲指了指吴凡:“在我斗转星系之时,当时的情景与此时有些类似,他为了一个胖子,同意放了我重孙神魂,我答应撤走黄金尸魅,也答应了放他。”

    陈能辉便不再多言,盯着应易曲,双腿微微弓起,缓缓下跪。吴凡与宁雨薇都高声喊不可。但陈能辉还是跪下了。吴凡内心之中,怒不可遏,紫火终究被激化,应易曲那把插入他腹部的飞剑,此刻被吴凡三昧真火焚化而尽,吴凡操持天武神刀,欲图斩击,却被应易曲一个爻辞法光飞来,将吴凡周身紫火压灭,整个身子也再次被压入地面。

    应易曲看都没看吴凡,相对吴凡来说,陈能辉这人,他更加欣赏。能屈能伸,有情有义。这等人若是被应家所用,那将会是一个很好的事,而且他对陈能辉的飞针之术,颇有兴趣。

    陈能辉跪下了,宁雨薇痛哭出声,吴凡的头探出地面,怒视着应易曲,此刻,吴凡已经保持了沉默,陈能辉今天要不是不趟这浑水,绝对不会有这跪地之辱,这是自己无能啊。吴凡暗暗发誓:陈兄,日后,这天下人,再无人可以让你跪下,吴某一定可以做到!

    很多年前,吴凡对洛诗说过一定一定的,几次没有做到,吴凡懊悔。现在,吴凡发誓一定,就一定会做到。吴凡由刚才的愤慨,渐渐变得冷静,整个身子虽然被压制在地下,但吴凡此刻,根据对神武道的一些参悟,仰望着星空,窥视星辰奥义,一点点进步的时间都不能浪费,每一刻都要让自己变强变强再变强!

    陈能辉跪下了,宁雨薇被放了,宁雨薇跑到了陈能辉边上,立即将陈能辉扶起,应易曲也没有刻意要陈能辉跪拜多久,对陈能辉道:“我重孙的神魂,修复!”

    陈能辉点头道:“先让他们离开万里之外后,我保证让你重孙神魂无恙。”

    “可以!”应易曲当即撤了压制吴凡的那一道爻辞法光,吴凡猛然冲出地面,但吴凡没有趁机挥刀攻向应易曲,因为面对应易曲,吴凡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而陈能辉以一跪的行动,换来的这次生机,那绝对不能辜负他。吴凡便即将天武神刀插于后背,一念而动,远处沧龙剑飞回,吴凡纵上,看着宁雨薇,宁雨薇却不愿意走,她哭着道:“阿辉,我不放心。我与你一起。”

    宁雨薇狠狠盯了吴凡一眼,然而陈能辉却道:“雨薇,与吴凡先走!”

    “我不!”宁雨薇喊道。陈能辉看了吴凡一眼,吴凡瞬移而至,一掌就把宁雨薇打晕,直接丢入了储物戒。吴凡再也不逗留,快速御剑飞冲而走。因为,吴凡可是还有阴阳法鼎没有归还的。为了安全起劲,吴凡直接飞往原火罗宗所在地的那个星辰传送大阵,吴凡也不顾自己的伤多重,连续十多个瞬移,就到达了那星辰传送阵前,定位好巨蛮星,到达巨蛮星之后,吴凡才将宁雨薇放出,宁雨薇依旧是昏迷之状,为了不让宁雨薇因为在储物戒之中太久而亡,吴凡停顿了一段时间后,再将她收入储物戒之内,而后继续往窥虚海之地而去。

    吴凡与宁雨薇离开之后不久,应易曲才发现遗漏了一件事,那便是阴阳法鼎还在吴凡手中。应易曲的注意力过多放在了陈能辉与陈能辉的九天飞针术上,而且有心要收编陈能辉,脑海之中对阴阳法鼎一事给暂时放在角落了也很正常。

    不过,应易曲相信,要从吴凡手中要回阴阳法鼎,并非难事。应易曲对这一点,有着相当的自信。

    陈能辉没有让应归海,黄金尸魅恢复,依旧以针将其定住,只是对应童纯的神魂,先撤去其身所有飞针,应童纯立即哭喊着应易曲太公太公的不停,也只有在亲人面前,应童纯会展露自己的这一面,而且哭哭啼啼的样子,加上一手一足都没了,令人很是心痛。不过,应易曲所修风雷之道,对此已经没有多大感触,只是在斗转星系,以家族为重,拥有后世子孙那是相当重要,应易曲对应童纯表露了长辈应有的温和慈祥。

    陈能辉稍作休息,对应童纯道:“请安静立于一边。”

    “你!”应童纯神魂那真是愤怒至极,他就恨不得一剑就击毙陈能辉。应易曲道:“纯儿,安静立于一边。你神魂手足若未恢复,即便与肉身相合了,那修为必然大大跌落。”

    应童纯当即安静下来,只是对陈能辉还是不信任,不禁对应易曲道:“太公,此人能够相信么?”

    应易曲道:“太公相信。”

    应童纯道:“可是,这人……”

    “休得多言,安静立好。陈能辉?开始吧!”应易曲其实也不知道陈能辉到底能不能将应童纯的神魂给完全恢复,虽然他内心相信陈能辉可以,但实际上到底可以不可以,还要看实际验证结果。

    陈能辉开始布阵,施展九天飞针术的飞针归元**,这次陈能辉故意加速了布阵手法,应易曲却自认为完全将陈能辉的手法给了然于胸,还希望陈能辉能够再快一点。陈能辉布阵之时,突然之间以阴冷的眼神盯了应童纯一眼,应童纯就好像受到惊吓一般,大喊道:“太公,他……”

    “纯儿,安静立着,不要大惊小怪,一切在你太公的掌握之中。”应易曲此言让应童纯安定不少。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