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针来,针去
    陈能辉听在耳中,除了圣手宗人说宁雨薇坏话,他隐隐有怒色外,其余完全不能使得他内心产生一点波动。

    刘针等人见陈能辉被飞针钉在了半空,听了这许多话语,目光还是如此淡然,不禁怒道:“看来,你以为本宗主没有办法拿回宗门的玄妙飞针术了。”

    陈能辉缓缓道:“你们竟然都不知道叫什么?还玄妙飞针术?”刘针这些人,看不出陈能辉的九天飞针术的精妙,自然就不知道有九天飞针术的存在,胡乱扯出是圣手宗的玄妙飞针术,这都是刘针等人要让自己站在正义这一边的说辞。

    刘针等人听陈能辉这样说,老脸微红,有几个长老竟然都低下头。陈能辉在窥虚海所得的九天飞针术,刘针等人所在的圣手宗不曾有过,也不曾听圣手宗前辈宗主等人说过。陈能辉这样反驳,他们内心之中是感觉很丢脸的。

    只不过,刘针几乎是瞬间就不脸红了,而是用十分正义的语气说道:“你这圣手宗的叛徒,邪魔外道,习练我宗玄妙飞针术,竟然还有脸问我们叫什么飞针术,你是很想知道这飞针术的名号么?哼,我圣手宗的飞针术名号,你这邪魔外道根本没有资格知道。”

    刘针身后长老听言,不禁同声附和:“是啊,邪魔外道,老实把我圣手宗的玄妙飞针术法交出来,不然,形神俱灭!”

    刘针十分满意身后长老的反应,真是个个都很有觉悟,深悟玄机。

    刘针借众人的附合气势,厉声喝道:“陈能辉,还不归还我宗玄妙飞针术。”

    陈能辉眼神依旧淡然,扫视着眼前这些人。

    刘针见陈能辉这种表现,内心真是不爽到了极点,想当年,本宗主都根本不需要鸟你,你是哪根葱本宗主也不需要在乎,本宗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听说过你。现在你这样看着本宗主?你什么态度?刘针脸色此刻那是相当难看的。

    很显然,刘针此人官本位思想是很严重的,论资排辈的人生作风,就是他这种人所最为习惯的生活姿态,故而,他认为,使用飞针的人,像他这种用得越久,越有身份的人,就应该得到业内人士的尊重崇羡的目光。

    就像现世职场很多老贼,明明没有什么能力了,随便一个年轻人都比他干得好了,却还要对那些年轻小伙子指手画脚,叽叽歪歪,整一个装逼犯的嘴脸。一旦年轻小伙子们偶然一个冷笑,这种老贼就会觉得这小伙子不懂事,要干掉,要滚蛋,比深仇大恨还要更可恨。而那些见到这些老贼就很热情问好,很虚心求教的人,这些老贼脸上就觉得这些才是懂事的后辈,懂得尊重别人,撕开一张满是黄牙的嘴,展开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僵硬,笑得猥琐。

    刘针实在是无法忍受陈能辉这种对他好像是无视的淡然眼神,弹射出两针,穿射过陈能辉两小腿,骨头都穿射了,陈能辉能够感受到剧痛,但,却依旧淡然地望着刘针。刘针喝道:“你这叛徒,就不怕死么?”

    “你不已经说过了?你这个宗主要亲自清理门户?”陈能辉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令刘针等人都愤怒至极,但没有得到他们所认为的九天飞针术,哪能轻易让陈能辉死去?

    刘针冷笑道:“很好,很好,来了十位长老,相信每一位长老都想与你好好交谈。”刘针憋着一口气走到一边。后面的那些长老开始表演。一个个长老轮番上阵对陈能辉施展飞针酷刑,穿射其腿部手臂等,都会完全穿射其骨头的。每一个长老对陈能辉进行飞针酷刑之时,都会说一大堆阴毒的狠话。

    但,陈能辉没有喊一声,即便痛到了识海深处,都不曾喊出,都是那样淡然扫视着眼前十一个圣手宗的人。本来在陈能辉内心之中,对刘针等人没有了恨意,但在这一刻,陈能辉决心要亲手做掉这些人。在针灸医道之中,不允许有这等败类渣滓的存在。这是陈能辉的医道之心所不能容忍的。这些人今日所行,与医道完全背离。

    十个长老或用针刺陈能辉,或直接上前吐唾沫,或恶语相骂……已经完全不像个长老,一轮完毕,却没有使得陈能辉屈服。陈能辉可谓是受尽了耻辱,受尽了针刑。刘针在一边见之,立即上阵,弹射出三枚飞针,怒道:“陈能辉,你这叛徒,要是不把本门的玄妙飞针术交出来,宁雨薇将会在你面前,与我等参悟双修之道!”

    “你,敢?”陈能辉淡然的目光,终于不淡然,而是怒火燃起。

    刘针哈哈大笑穿射出那三针,飞空甩出几巴掌,怒道:“那么,将本宗玄妙飞针术交出来,一切都会美好地结束。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在远空,吴凡神衍虚空,覆盖了整个阳元星。在巨蛮星那里停留了近两月,等到应家之人全数扯走之后,刘针等人擒获陈能辉,到圣手宗十个长老亲自上阵对陈能辉进行针罚结束,吴凡的神念便扫视到了这里。之所以能呆两月,那是因为陈能辉在吴凡带着宁雨薇的时候,暗中射出了一根传讯飞针,吴凡带走宁雨薇之后,那传讯飞针与陈能辉建立联系,吴凡可以通过它知道陈能辉有事没事,不然吴凡不可能如此安心在巨蛮星停留两个月的。

    这一刻,刘针将被飞针钉在半空的陈能辉给猛然摔下,陈能辉双腿早已被穿射了很多细孔,已经难以站立,就要那样跪拜而下,吴凡当即猛烈瞬移,一个瞬移就超过万里,几个瞬移之下,就赶到了陈能辉边上,隔空以法力保持住陈能辉的站立姿势,吴凡冷然扫视着刘针等人,怒道:“谁要陈兄跪下,谁死!”

    吴凡散发出神魂期修为气息,冲击而前,使得刘针突下杀手的飞针都悬停于空不得前进一厘。其余十位长老,当即出手,飞针尽出。吴凡低喝:“针来!”十位长老的飞针猛然加速到吴凡身前,当即调转方向,吴凡再喝:“针去!”

    那十位长老感到诡异至极,明明属于自己的飞针,飞射出去之后,突然间就失去感应,而后被吴凡一喝之下,竟然射向自己,真是见到了鬼。

    刘针的那飞针倒没有被吴凡针来针去给引动,但刘针的脸色一样惊骇无比,就算他刘针施展出最高境界的飞针术,也无法瞬间驾驭十位长老飞出的飞针,回攻十位长老。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