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再现一刀十杀
    吴凡扶助了陈能辉,双手触到了飞针,而且竟然还触及到了一些唾沫一般的物事。吴凡当即问道:“陈兄,这帮孙子用这么低贱的做法,对你吐痰?”

    十位长老之中,是有急性子存在的,其中一人满脸都是愤怒,忍不住就喝道:“你是何人?敢管我宗惩戒之事?”

    “才知道我敢管你宗的事?这痰你们吐得?”吴凡冷然。

    “是又怎么样,我圣手宗之事,轮不到你管。”那长老怒道。

    这有人带头怒对了,另外一个长老也不顾吴凡释放出来的是神魂期气息,大喝道:“你,是什么东西?”

    “你又是什么东西?”吴凡回怼,同时天武神刀出,一个回旋,无声无息,快速绝伦,划破空间,荡出的无形波纹令人难以察觉,如此一刀十杀的绝招便施展开来,快速断十长老之身,血光飞溅当空,血滴飘落,那十长老可是过了一会才惨呼不已。

    而后,吴凡一掌后按,传陈能辉足够行动的元力。吴凡这是第一次隔空传元力给他人,也就是陈能辉这种修炼针灸医道的人,或许能够立即接收吴凡隔空传来的元力。陈能辉一获得这些元力,周身的飞针便缓缓凸出,继而掉落一地。

    吴凡的沧龙剑飞出,让陈能辉用来当拐杖。吴凡便横刀站在一边,接下来的事,陈能辉懂了吴凡的意思,他身上所受的针伤,要由他陈能辉自己来报。要不是见对方人多势大的样子,吴凡这一刀也不会出,留着陈能辉自己来报。

    陈能辉拄着沧龙剑,慢慢吸化吴凡传来的元力,使得自身元力快速得到了恢复。

    一边的刘针已经飞出一把金针,这些金针看上去七彩夺目,陈能辉淡然道:“飞针金盾施展出来,你还算个宗主。这七彩毒针却是异教邪徒的法门,完全不合医道,你,还像个宗主么?你,不怕功德尽失么?”

    “只要心正,用什么针又如何?如你心邪,用本宗玄妙针法,也为世间祸害!”刘针自认为七彩毒针出击,能够将吴凡与陈能辉都击杀。十大长老都被一刀断身,刘针这回是要彻底杀人灭口。

    吴凡听刘针此言,站在一边也不出刀,只是冷笑:“原来刘宗主你还在念着陈兄的那套针法。真是颠倒是非,黑白不分,亏你还这么大年纪了,竟然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啧啧,看看,你还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见过虚伪的,没有见过你这么虚伪的。”

    陈能辉的飞针在吴凡说话之时,已经完全对上了刘针的那七彩毒针。刘针被吴凡的话给刺激到了,不禁大怒:“叛徒的朋友,都是目无尊长之人,一定也是忘恩负义之辈,老夫今日替天行道。”

    又一把七彩飞针飞出,吴凡依旧不动。陈能辉叹了一口气:“我会将你们带回圣手宗的!”陈能辉飞出十一根金针,金针一出,四处竟然仙音阵阵。宁雨薇已经从远空赶来,脸上终究是露出了笑容。她双手舞动,许多银针在空中飞舞,继而成网,分化十一个银网。

    陈能辉十一根金色飞针,刺入十个长老眉心,还有刘针的眉心,继而隐隐颤动,带着十一个人的身子飞空。至于十个长老的下半段身子,陈能辉是飞出了十把银针,将他们上下一半身子给缝合。这飞针缝合之术,看得刘针惊讶无比。已经远远胜过陈能辉破去他七彩毒针的惊讶。

    刘针的七彩毒针突然之间全数爆裂而开,吴凡与陈能辉就被笼罩在七彩烟雾之中。刘针大笑道:“陈能辉,你既然知道这是七彩毒针的来历,却不知道它的厉害么?”

    只是,吴凡与陈能辉从那七彩烟雾之中走了出来。陈能辉不答话,足下飞针往上飘,陈能辉身子渐渐漂浮而起。刘针不禁道:“你,为何未被化脓血而死?”

    吴凡伸出舌头,一颗丹丸在嘴,而后才道:“对你们这些人,我们不是第一次了。自然有防你们的办法。”

    “百毒丸?”刘针十分不甘心的。他就想过炼制百毒丸,只是没有原材料。窥虚海他不是没有去过,只是很多年很多年的事了。身居宗门高层了,基本上都不怎么离开宗门的。

    当刘针等十一人的身子被拖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宁雨薇的十一个银针网已经抛洒过来,一一将刘针等人给套在了银针网之中。陈能辉再飞出一把极为细小的金针,这些金针不同于刺在刘针等人眉心的那十一枚金针,这些金针,飞出之后,就粘在了那十一个银针网之上,银网变金网,散发出金辉,效果等同飞针金盾,金辉一闪,刘针等人不得不闭眼,而且这金网有强大力量威压着,刘针这些人完全没有力量用来挣扎破网了。

    吴凡飞身而起,对陈能辉道:“刘针身上有的东西,陈兄何不取之?”陈能辉道:“他之物,于我无用。那飞针金盾,我成圣手宗宗主之后,便是我之物。”

    吴凡道:“恭喜陈宗主。”

    陈能辉叹道:“可惜,这并非我之所愿。但圣手宗之中,出现七彩毒针之事,已经很久,宗主都用上了,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再者,圣手宗内部想必有不少用心不轨之人混入,我既然知道了,又有能力阻止恶化,当回归整治,天下生灵便可少些死伤。吴兄,此次我与雨薇本是要离开阳元星去别的星球行医了,没想到事有凑巧,刚好回巨蛮星,也算不错。”

    吴凡听言,陈能辉言之坦然,甚为佩服。只不过,吴凡很清楚,陈能辉之志并非是一个圣手宗宗主的位置,他胸怀星辰大海,医行各界大志,此次回圣手宗整顿,或许会对他所追求的医道有所阻碍,毕竟,一旦成了宗主,圣手宗那么多人,上下听之,久而久之,陈能辉或许就会沉醉于权力的漩涡之中。

    但,这是陈能辉自己在医道上要走的路子,吴凡不想干涉,吴凡也相信陈能辉不会被权力所诱惑。吴凡又对一边的宁雨薇道:“薇姐,此前多有冒犯,望见谅!”

    “两月前我还很生气呢,现在我已经并不放在心上了。”宁雨薇微笑着,她见到陈能辉如此安然,而且吴凡之前几个猛烈瞬移,一定是为了陈能辉,她内心之中是很感激吴凡了。玄道之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