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珍爱生命,远离大佬
    纸鹤虽小,动作却并不慢。

    它飞快地飞到了蓝若那边。然后,趁他们还没注意,将全部药粉撒下就跑。

    “……”

    没有想到大佬手下,竟有怂成这样的。

    蓝若一无所觉,又示威似的,冲他们这边挥了挥拳头。

    “他在做什么?”洛星辰莫名其妙,“以为人多了不起吗?”

    蠢也不是这么个蠢法吧?

    难道,他以为双生守护兽是摆设?

    夜清尘目光有些沉,“听说,有一种药粉,能够让高星魔兽不能动弹。”

    沈荣脸色一白,他猛地点头,“对对对,飞天佣兵团的确是有个什么药粉。所以就算对上高星魔兽,他们也没在怕的。”

    就是借助着那种药粉,飞天佣兵团完成了很多a级任务,成功跻身成了四大佣兵团之一。

    “真有那种药粉,”洛星辰摇头,“那也得有人撒到守护兽身上才行呀。”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蓝若迅速将带来的一大群人,分为了两支队伍。

    一支人数众多。那些佣兵的脸上满是悲壮。

    “嘶——”罗猛突然瞪大眼睛,“那厮,该不会想用人来堆吧?”

    让自己的同伴们,以生命祭献拖住守护兽,然后再让人趁机将药粉撒上去?

    “这也太……”后面的话罗猛没有来得及说。

    因为,那大批的飞天佣兵们,果然如同他所预料的一样,不要命地往守护兽扑去。

    “卧槽!”竟然真的是这样。

    “他还是不是人!”罗猛猛吸一口气。

    那些不应该都是同伴吗?

    他怎么能,怎么能对同伴这样?

    寒潭附近的惨烈争斗依然在继续。

    飞天佣兵们的鲜血洒遍整个寒潭周围,不仅烈火佣兵团的人看着有点懵,就连剩下的那些冒险者们也看得连连吸气。

    太悲壮了!

    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二三十具飞天佣兵的尸体,但活着的却好似不知害怕为何物,依旧咬着牙往守护兽那边冲。

    “这些人脑子有泡么?”有人目瞪口呆。

    拿命不当命的呀!

    “他们没办法。”沈荣眼中满是不忍,“叛逃的后果,他们承受不起。”

    所以,才明知前面是死路,也不得不往前闯。

    飞天佣兵团的人差点哭出来。

    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年少无知上了飞天这条贼船,想下去的时候已经被人掐住了咽喉。

    他们也不想死的哇。

    “老子和你们拼了!”看大批的同伴凄惨的死去,最后的几个飞天佣兵杀红了眼,大吼着,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诱饵,终于成功地将药粉撒到了守护兽的身上。

    蓝若轻飘飘地扫了一眼满地的狼藉,轻哼,“总算是没有白养他们。”

    余下的佣兵们敢怒不敢言,纷纷快速将头低下,将仇恨的目光掩在暗处。

    蓝若满意地笑了一声,这才抬脚踢了踢动弹不得的九星圣兽,脸上的表情臭屁万分,“猖狂,接着猖狂呀!”

    “敢在小爷面前猖狂,哼!”

    一边凌虐九星圣兽,蓝若的眼光不停地往洛星辰这边瞟。

    “美人儿,见识到哥哥的雄壮身姿了么?”他露出一个淫笑,“哥哥随时等你改变主意哦。”

    夜清尘怒了。

    他身上爆发出一阵寒意。

    众人莫名其妙,只觉得又冷到了骨子里,每个人都哆嗦个不停。

    蓝若也感受到了。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也不敢再往洛星辰的方向瞟了,只狠命地往九星圣兽身上踹。

    说也奇怪,只要不往美人儿方向看,那股寒意立刻就消失了。

    “真是邪门了!”蓝若百思不得其解。

    他求生欲格外强,虽然心中痒痒地不行,却硬是忍着,再没有往洛星辰的方向看。

    “算他有点脑子。”夜清尘冷哼一声,捏成拳头的手,终于松开了。

    烈火佣兵团的人悄悄后退了数十步。

    娘喂,珍爱生命,远离大佬。

    “叫你再和小爷抢东西!”

    在守护兽身上发泄了一番郁气,蓝若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地收回脚,往寒潭中间走去。

    剩下的飞天佣兵们围在他的身边,恶狠狠地盯着周围的所有人。

    若是有人敢动一下,他们就飞快地冲上去将人围殴一顿。

    “卧槽,还有没有天理了?”莫名其妙被殴打了一顿的冒险者很是生气。

    他不过就是背上痒痒,想挠一下而已。

    “闭嘴吧,”周围的冒险者没有好气,“他们可是飞天佣兵团,你能怎么办?”

    的确……不能怎么办。

    冒险者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来。

    罗猛气得快爆炸。

    “这厮真是讨人嫌!”他撸起袖子,恨不得亲自将蓝若的脸按在地上摩擦。

    讨人嫌的蓝若此刻得意万分,“珍珠果,是我了。”

    他得意地将珍珠果举着,对着烈火佣兵团再次挥了挥。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烈火佣兵们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绝望。

    “嘎?”

    蓝若懵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蓝若总觉得,烈火佣兵们看着他的目光,和看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怎么回事?”他开始强烈地感觉到不安,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得意。

    “少,少主!”有佣兵战战兢兢地指了指地上,“那,那两头畜生动了。”

    什么?

    这不能吧?

    他们的药粉不可能只作用那么一点儿时间啊!

    蓝若连忙往地上看去。果然就见那两头九星圣兽挣扎着,竟然慢慢站了起来。它们看着他的眼神分外凶狠。

    “卧槽!”怎么回事!

    然而,更加让蓝若胆战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另外一个佣兵看了远处一会儿,哭丧着脸过来回报,“少,少主,大批魔兽往这里赶过来了。”

    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全部都是发狂的母兽。”

    啥?

    蓝若差点将眼睛瞪出眼眶。

    “现在还是不是母兽发狂的季节吧?”看着远处的滚滚尘埃,蓝若没出息地软了腿。

    他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他的手中一空。

    珍珠果竟然不见了?

    “日你大爷!”到了这个时候,蓝若哪里还不明白,他是着道了?

    “烈火佣兵团,我和你们没完!”他狂吼着,再次丢下飞天佣兵们,转身绝尘而去。

    “嗷呜——”守护兽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最先追了上去。

    两头圣兽愤怒异常,张开嘴就往蓝若屁股上咬。

    “娘喂!”蓝若捂住屁股,三魂快要吓落两魂。

    不带这么刺激的!

    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狼狈的模样,半晌,爆发出一阵激烈的笑声。

    罗猛甚至想追上去看笑话。然而他才一动,就听到夜清尘微微有些严肃的声音,“奇异果成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